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1章 心痛的夜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102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0


  “雍王哥哥,你怎么会突然关心这个了?”婉丝有些不解,自己一向是帮着雍王打探消息的,只是这雍王突然问道一些不相干的事情,这让他觉得好奇怪。  “没什么,随口问问而已。”  雪乔更加不相信安子恒就是这样随口问问,他是那种不会随便问一些事情的普通男人,自己就是喜欢他这样狂傲的性格,才会答应帮助他的。  这时凤美走了进来,看到婉丝和雍王这样亲昵,凤美的眉头皱了一下,那不高兴也只是一闪而逝,如果稍微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但是这点小小的差别还是被细心的雪乔捕捉到了。  “婉丝妹妹,你怎么会在这里?”凤美当作不知道一样的,语气平静淡然,看着婉丝的手挽着安子恒的手臂。  婉丝被凤美的声音给吸引了,她转头看向凤美,丝毫没有想松开手的意思,当她的眼神扫过雪乔的时候,她的整个小脸都白了。  凤美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婉丝的变化,婉丝从小跟自己一起长大,魏龄对婉丝的宠爱可是比她还要厉害,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遗传到魏龄的外貌,而婉丝遗传了。所以她在丞相府虽然说是长女,却也没有任何权利。  “你怎么在这里?”婉丝没有理会凤美的话,转身看着雪乔的方向,满脸的惊讶。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雪乔轻笑着,她现在的心情真是太好了,原来安子豪也有被人家戴帽子的时候。  “你都看到了什么?”婉丝松开了安子恒的手臂,像是要隐瞒着什么。她的脸是慌张的,见到凤美,她并不担心,因为她知道凤美不能对她怎么样,可是现在看到他们在一起的是雪乔,古雪乔,那个天天她要对付的女人。  婉丝是做梦也没有想到雪乔是在雍王府里,也没有想到她和雍王这么亲昵的动作会被古雪乔看到。  “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雪乔巧妙地说着,她才不会说她只是刚进来,看到他们挽在一起呢。  “你带她来干嘛?”安子恒满脸的怒气,他质问着凤美,恶狠狠地看着凤美。  凤美低着头一副做错事情的样子,“王爷我不知道这个是谁,我只是知道这个女人是王爷带回来的,她刚才跟我请求说要来见见婉丝妹妹,所以我就带来了。”说着凤美看了雪乔一眼。  雪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都哪哪跟哪,这雍王府的人也太能演戏了吧虽然她不知道凤美是什么意思,但是她能够感觉到凤美跟她是在同一个战线上的,所以她很配合凤美的表演。  “怎么不可以?我再怎么说可是皇宫的人,这皇宫的侧王妃来这里,我请求雍王妃这样也不行吗?”雪乔胡乱扯着,只要是能够帮的上雍王妃的,她都可以乱说。  “你不知道她是谁?大姐,你难道不怕他坏了我的事情吗?”婉丝整张脸都扭曲着,她愤怒地看着凤美,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要上去掐死凤美。  “婉丝妹妹,你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会害你呢?”凤美一脸无辜,好像大受委屈一样,“我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啊,她说要求见你,我以为你们是认识的。”  看着凤美在那里哭着,安子恒有些头疼,这都是闹的哪出?  本来他和婉丝的事情凤美就一直容忍着,如果说凤美要报复,他也不怕,男欢女爱都是正常的,吃亏的永远都不会是她,但是被古雪乔看到婉丝和他在一起,这就比较麻烦了。  安子恒摸了一下发痛的头,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看看这一帮女人,真是能够唱一出免费的好戏了。  “雍王哥哥,你可不能让古雪乔这个*人出去,要是出去的话就会坏我们的好事的。”  婉丝实在是太害怕了,她的脸色掩藏不住的是自己害怕的神情,尤其是现在看着古雪乔看着自己的眼神,都能够让她全身发抖。  安子恒可不是没思想的男人,他也断然不会因为婉丝的话而去伤害雪乔,安子恒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这古雪乔留在这里还要有用处的,看安子豪这样在意古雪乔,留着古雪乔肯定是没错儿的。  “你这么快就想灭口了吗?魏婉丝,这样好像有点早了吧?”雪乔走到婉丝的身边看着婉丝,那种眼神让婉丝全身都不舒服。  “你想怎么样?”婉丝的身子在颤抖着,这件事要是被安子豪知道的话,连累了雍王不说,她自己还要被关进了猪笼里。  在那个时代最忌讳的就是女子背着自己的男人偷人了,平常百姓家尚且是浸猪笼,而婉丝算是丞相的女儿,要是被爆出偷人的话,后果真的不敢想。  “我不想怎么样,你这么害怕干嘛?我又不能把你吃掉!”雪乔笑着,一直都笑着,她的手轻轻地拍打这婉丝的肩膀,婉丝感觉到整个身子都已经站不稳了,她现在的腿早就已经吓的软了。  “你说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婉丝终于妥协了,可面对雪乔不动声色的威胁,她有些害怕了。  “我没什么要求,我现在都想回到皇宫,我多么的恨安子豪,你不知道吗?”  雪乔的眼睛一转,现在就是要让他们相信自己不会跑掉。这样才有机会出去,如果自己急切想要出去的话,那么她的计划就会失败。  “既然你不想回到皇宫,那你就会告诉王爷这件事了?”婉丝有些不放心,她自己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了。  “那是自然,我只是被雍王殿下请过来小住一段时间而已,至于你跟雍王殿下的关系,不就是妹妹与哥哥的关系吗?难道还有别的吗?”雪乔故作惊讶的看着婉丝,一副看不懂婉丝说什么的样子。  既然雪乔都这样装了,婉丝也不傻,立即明白了雪乔的意思,“本来我和雍王哥哥就是这样的兄妹情谊,是不是啊?姐姐。”说着婉丝破天慌地走到凤美的面前,挽着她的手撒娇道。  安子恒看着雪乔的眼神有些变化,怪不得安子豪会对这个女人如此上心,这个女人确实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该怎么样利用手里的资源。  魏凤美看到雪乔这样说,本来是想着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育下魏婉丝的,现在古雪乔这样说,她自然不好发做,现在古雪乔还是住在这里的,所以没关系,她会和古雪乔处好关系,看古雪乔好像特别讨厌婉丝,那不是正和自己志同道合吗?  “是啊!”  没有办法,魏凤美尴尬地笑着,帮着魏婉丝解围,她的心里一直都不甘心,魏婉丝和雍王在一起时从来都不顾他的感受,他们之间的事情她在成亲前就知道了,只是希望他们会收敛一点,但是婉丝从来都不会把她放在眼里,那么她又何必把婉丝当成是亲妹妹呢。  “姐姐说的对。古雪乔,你看,连我姐姐都给我证明了,你可不要乱说!”婉丝相信了雪乔的话,她认为自己做的已经是的很好了,至少能够摆平雪乔了,只要雪乔不乱说,就没有人会知道她跟雍王的这个关系了。  婉丝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眼里的不屑闪得十分快。,这个姐姐一直都是软弱的,她其实早就知道了。反正她也不在乎,雍王哥哥是她魏婉丝一个人的,她为了雍王嫁给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这样的牺牲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的,难道姐姐还不能理解吗?  “好的,成交。只是我想麻烦一下婉丝妹妹,回去让习秋放心,我在这里很好,如果婉丝妹妹不方便说我在哪里的话,就不要说了。”雪乔很贴心地为了婉丝着想,让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雍王的心里更是奇怪,刚才还特别反抗他的雪乔,怎么会变得如此好心,还说会住在这里?不过即使她不打算住在这里,那他也会把她强留在这里的。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因为他发现他好像有点喜欢上这个古雪乔了。  安子恒始终认为在劝西梁也找不到像这样的女人了,聪明还识大体,关键是对自己忠心,这样的女人谁不喜欢了,只是自己晚了一点,好像古雪乔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兴趣是可以培养的嘛!再说,他有这个时间,也等得起。  魏凤美也笑着看魏婉丝,一边还取笑她,“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像一个小孩子。”  “哪有?姐姐,我已经长大了!”不明所以的魏婉丝还依偎在魏凤美的怀里撒娇。  魏凤美满脸的嫌恶,但是也表现的不怎么明显。只是这一切都没有逃得过古雪乔的眼睛,这让她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的心里更是呵呵呵了。  雍王府的这场偶遇,就这样愉快地结束了。魏婉丝自然是高高兴兴地回到了皇宫。一进皇宫,她就看到了夏锦淇,夏锦淇正闲适地在园子里散步。  “贵妃姐姐,你今天的心情这么好,在这里散步啊。”婉丝主动上去打着招呼,她觉得夏锦淇这个女人很好控制,至少比雪乔那个女人好对付一点。  说着,婉丝立刻带着恬淡的笑容走到了夏锦淇的身边。  “婉丝,看来你今天的心情也不错啊,看你笑的很开心,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夏锦淇不动声色地问着。她早就派人钉在了婉丝的苑子里,她的人从婉丝出去的那一刻就开始跟踪她了。  “是啊,今天回了一趟丞相府,见到了娘,娘看到我可开心了……”婉丝毫无心机地说着,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夏锦淇说道,“贵妃娘娘,我都忘记了你的事情,你远离了自己的父母。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故意说这些的。”  夏锦淇故意低着头,虽然听着魏婉丝说着这些的时候自己的心有点痛,但她眼里的痛苦一闪而逝,现在不是难受的时候,她要的东西还没

有到手,自己也没到暴露的时候。  “没关系的,婉丝妹妹,锦淇也想要有个家,也想要娘来疼锦淇。”夏锦淇低着声音对着婉丝说道,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她有多么痛苦的样子,说完夏锦淇还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她的心里很是明白,魏婉丝究竟去了哪里,只是她不揭穿,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要用得上魏婉丝,自己必须要跟她保持这样亲密的关系。  自己的这个小动作,效果非常好,魏婉丝完全相信了她,魏婉丝一边内疚地看着她,一边安慰着她说道,“你不要伤心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以后不跟你说了。”  “不是的,是锦淇不好,锦淇不该提起这个事情,这样也影响了容姐姐的心情。”夏锦淇立刻主动承认着自己的错误,这样更加让魏婉丝觉得很内疚。  “才不是,你不要这样难受,最近皇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像也不怎么高兴。”婉丝故意扯着这样事情。刚才回来的时候,雍王哥哥特别关照她,让她多多打听安子豪的事情。这是她心里的头等大事。  “是啊,都是雪乔,总是要趁着那个时候离家出走,其实她不喜欢我大可说啊,为什么要走呢?”说道这里,夏锦淇整个脸都憋屈着,一副很受伤的样子。  魏婉丝看着夏锦淇这样,心里冷笑着,这个傻妞还在这里内疚,人家早就投靠了雍王哥哥了,还管什么安子豪,心里虽然这样想的,但是婉丝嘴上不能这样说,夏锦淇现在是安子豪的的新欢,而自己却还是这皇宫的侧王妃。  “这王爷也是的,整天在府里喝着闷酒,都是那个女人搞的。”婉丝不用说明白夏锦淇就知道指的是谁了。”  “这谁说不是呢?你说雪乔姐姐她是何必呢?”夏锦淇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知道古雪乔在哪里,只是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你看到了雪乔姐姐了吗?”夏锦淇显得很高兴,其实心里恨死了古雪乔,恨不得要杀了她才好,那是一种多大的侮辱了啊,在她的婚礼上,安子豪居然为了找她而抛弃了她。  虽然这几天她装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比较痛的,这些事情是她绝对不想要发生的,她代表的是楚国的面子。  “是啊,贵妃娘娘你可不要乱说啊,我怕皇上知道了会再去找她,你也知道她自己是多么累赘了,还想要害别人,不离开皇宫多好,这样就不会一直倒霉了……”婉丝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去。  “婉丝,你还没有说雪乔她在哪里呢?我还在想是不是要把她给接回来?”夏锦淇笑着说着,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她在雍王府,你不要乱说,娘娘,还是不要把她接回来了,你看看皇上对她的在乎,回来只会威胁到你的位置而已。”说完婉丝满意地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夏锦淇之后走向了自己的苑子。  “雍王府?她什么时候和雍王勾搭上了?这件事情千万不要皇上知道,这样的话皇上肯定要去接的,说不定还要闹的沸沸扬扬的,这不好了……”  夏锦淇自言自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夏锦淇的的心里的终于轻松了一点,现在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阻止安子豪去雍王府好了。  在皇宫的密室里,安子豪正坐在桌子上喝着刚刚江辰希送过来的美酒,他的身边坐着一位相貌堂堂的白衣男人,这个男人身材提拔,英姿飒爽,玉树临风,一看就忍不住让人多回头一下,十分的吸引人。  “你究竟把雪乔怎么样了?”嘉盛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安子豪,这个男人这样霸道,肯定一点也不把古雪乔当成女人吧。  “没怎么样,朕能把我的女人怎么样?只是她把朕怎么样了……”说到这里,安子豪苦笑着,这个女人让他欢喜让他也很忧愁,自己明明不怎么在乎她,为什么每次她做的事情却能牵扯着他的心呢。  “臣是跟皇上说过的,臣和雪乔从小红梅竹马,皇上要好好对待雪乔,这样的事情难道皇上忘记了吗?我们的合作方式可是建立在雪乔的幸福之上的,而不是皇上给的什么好的条件上的。”  嘉盛面无表情地说着,现在的他看起来有点生气,想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失踪了,前几天在朝堂之上,他虽然着急,可是心里却没有敢说什么,今天是雪乔失踪后的第五天了,他也私下安排探子去寻找雪乔的,但是都毫无结果。  “你也来威胁朕吗?朕才会觉得比较恼火呢,那个该死的女人让朕手里兵权全部都没有了,我该去找谁?”这个也是安子豪喝闷酒的原因之一,这个女人害的他差点就不能复仇了,好在有萧王安子韬在帮着自己,要不然自己真的是翻不了身。  安子豪皱着眉头,她实在是想不通了,这个女人究竟是去了哪里了?就算他找了好多地方,也没有见到这个女人,她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安子豪的贴身侍卫飞流走了进来,看飞流的表情,好像是很着急的样子,安子豪也跟着飞流皱着眉头,“怎么回事?”  “找到了。”飞流简单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好像婉嫔娘娘今天看到了。”  这句话一说,两个男人都跳了起来,安子豪抓住了飞流的身子摇晃着,“你说,人究竟在哪里?”  飞流没有想到安子豪会这样激动,他跟着安子豪这么久,也没有看到过安子豪这样。  “快说。”安子豪已经等不下去了,他一定要知道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要不然他不会善罢甘休了,他已经想好了,要把那个女人给吊起来打这样才能够解气。  “雍王府。”飞流简单地说了这两个字,然后退到了一边等待着安子豪的吩咐。  “你说什么?雍王府?”安子豪和嘉盛不约而同,“为什么人会在雍王府?”  “这个,小的也不知道,只是刚才准备进来告诉皇上时,经过花园婉嫔娘娘和贵妃娘娘说起的。具体在不在还要确定一下。”有了上次的事情,飞流也不敢这么确定了,上次自己胡乱确定的事情给王爷也惹了不少麻烦呢。  “那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去查?”安子豪十分愤怒,就算是脸上带着面具也不能隐藏他的愤怒。  飞流接到命令之后转身就走了出去,头也不回,这个可是他将功赎罪的机会了,他不可能会放弃的,就算是消息是假的,也能证古雪乔现在还活着。  过了一会,飞流就回到了密室,他清楚更加确认地告诉的安子豪的古雪乔确实是在雍王府的,他也看到了雪乔的身影,那个身影没有错,正是古雪乔的身影。  “那要怎么办?怎么会在雍王府?”嘉盛更加着急了,他是一直对古雪乔喜欢的,现在好不容易找了古雪乔,她不会就这样让他走掉的。  “你问得好奇怪,朕怎么会知道,怪不得朕到处找都找不到人,原来在雍王府。”安子豪看着飞流咬牙切齿,恨不得要把古雪乔给撕碎,这个女人心机还真是够深的,他是查过她的,居然没有查出来古雪乔居然是雍王府的人。  “皇上,我还有话要说。”飞流犹豫了片刻,决定还是跟安子豪把话给说清楚了。  “嗯。”安子豪冷冷地嗯了一下,满身都带着怒气,如果可以,他一定要带着古雪乔一起报仇。  “看雪答应那个样子像是被囚禁在那里了。”飞流的话如同一个定时炸弹在安子豪的脑海里一下炸开了。  “你说什么?”  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嘉盛,他对古雪乔的消息太敏感了,“你再说一遍。”  嘉盛也走到了小秋子的身边。  “我已经确认过了,皇上,雪乔夫人真是厉王被囚禁的,因为在屋子的外面站了好多的侍卫,如果是自己住在厉王府的话,还能有那么多的侍卫把守?”小秋子皱着眉头。  安子豪想想也是对的,如果真的是古雪乔自己去的话,还能有那么多侍卫吗?  “皇上,他说的也对,我了解雪乔,她不是那样的女人,也许也只有一个可能,”嘉盛也帮着安子豪分析着。现在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救出雪乔出来。  “是的,也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厉王府的人趁着雍王府的人不注意,把雪乔夫人给带走了。”  小秋子也猜测着,除了这个可能好像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了。他记得他是亲眼看到雍王把古雪乔带到了密室里藏起来了,就那么一会的时间,人还能跑了吗?  安子豪想到他们说的话,也认为只有这个可能了,除了这个可能好像也没有什么了。  但是问题来,要怎么样才能把雪乔给救回来呢?这个现实棘手的问题了。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小秋子的轻声地问着面前两个同样很出色的男人。  “这个我们要好好想一想,好好算一算。”嘉盛不是像那中武夫一样没有头脑,反而嘉盛的心还是很细腻的。  安子豪也同意嘉盛的话,这是一个机会,他要想想要怎么样把古雪乔给救回来,还要连带厉王一起扳倒的。”  密室里陷入了一阵沉静,谁也没有说话。每个人都思考着要怎么样处理这样的情况。  几天之后,雍清宫突然着火了,有外面的传闻说是西楚的余党做的,为了报复安子豪,总之这件事情无论是在外界还是在朝政都闹的轰轰烈烈的,已经退居别宫养老的太上皇还特此为了这件事情安慰了安子豪。人们都在议论这可能是太上皇和皇上要重解冰冻了。就连魏婉丝和夏锦淇都不知道这着火是怎么回事,他们被安子豪安排在最后面的房间里了,所以根本就没有生命危险。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