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20章 为你受尽冷风吹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6345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他是要报仇,只是他不是要把韩王扳倒,除了韩王,还有下面那一群看着热闹的人,他要他们一起倒下去。  安子豪冷眼扫过了一群低着头的大臣们,心里冷笑着,“这样一群趋炎附势的人,以后他一个个地弄死。”  看着自己的孩子们在朝堂上痛快吵了一架,皇帝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这本来就是家事,也不知道子泰是怎么回事,非要在朝堂上说这件事情?  “你们,说够了没有?”皇帝冷声制止着下面正吵的火热的两个人。  安子泰被皇帝的话说的立刻就低下了头,他不是不识大体,只是安子豪实在是太气人了,所以他才一时气愤和安子豪在这么多大臣的面前吵了起来。  皇家是极其要面子的,尤其是他们皇子之间的争吵是万万不能让外人知道,每天他们都在处理着这么多的国家大事,如果因为这点小小的家事都还处理不好,岂不是让全西梁的人都在笑话吗  安子豪面具下的嘴轻扯着,也只有那个老东西才敢在这个时候走出来,因为他是最有资格的。魏龄低着头,他其实两个皇子都不会帮的,在他的心目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雍王安子恒,对于雍王,魏龄是誓死追从的,在魏龄的心里的,雍王是皇位的最佳人选,也是他心里唯一的女婿人选。  “丞相是什么意思?”皇帝毕竟是老了,对于魏龄还是信任有嘉的,见魏龄走出来帮着他解决家事了,他自然要把这个摊子扔给魏龄了。  “启禀皇上,老臣是这样认为的,三皇子一时好心邀请七皇子的前王妃的住进自己的府里,那也不能算是,再怎么说三皇子和前皇宫也是从小长大的儿时玩伴,见到自己的妹妹这样伤心,难免有些动情。”魏龄说完看了一眼安子泰。  “爱卿说的极对,但是这子豪也不应该去子泰的府上去闹。”皇帝很满意地看着魏龄,他果然没有看错人,这魏龄一直都是机灵的人,他这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一下。  “这个也是臣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了。”魏龄看着鬼子啊地上的安子豪,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感觉一闪而逝,完全捕捉不到。  “接下去说。”皇帝冷声吩咐着。  “老臣以为七皇子的做法虽然有些过了,但也是一时心急而已……”魏龄接下去说的什么安子豪已经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了,魏龄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只站在那一边,根本就不会顾及他的感受,同样是他的女婿,他作为一个丞相从来没有帮助过他。  安子豪终于看清了这些人的真面目,这些人从来都不会看的起他,而他就算是要做那些大事情也不会找这些人。  安子豪暗自庆幸,幸亏他事先知道了,提前让飞流通知他的人不要出来帮助他说话,这件事情既然发生了,就不要牵扯到其他的事情上面,如果他们都要出来帮助自己的话,肯定也会被连累的,这对他们以后做事很不利。  “好了,都不要讨论了,朕已经决定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以后就不要说这件事情了。”皇帝想一个都不要处罚,这样的家事并不是很好在外臣的面前多说什么。  “太上皇,这样可不好。”雍王安子恒从下面站了出来,一脸的委屈。  “怎么?雍王你也有意见吗?”皇帝的话里透着明显不高兴,本来自己的意思都很清楚了,谁知道雍王却站了出来,这不是打他的脸吗?故意让他难堪?”  雍王知道皇帝的想法,他就是故意出来的,今天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怎么就能这样轻易放过呢?即使是被自己的太上皇给误会,顶多也是挨点骂,丝毫都不影响他的地位,但是对于地上跪着的那位就不一样了。  雍王心里笑了一下,然后对皇帝福了一下身子,继续说道,“以儿臣以为,两个臣弟都不处罚的话很难对众大臣交代,既然这件事情摆在了这里来说,自然是要大臣们心服口服的,所以儿臣以为,三弟说七弟用兵权恐吓着他,那么太上皇和不让三弟回去闭门思过,七弟也回去闭门思过,并且收了七弟手里的兵权呢?”  雍王的话一出,哪还有人敢反对啊,而且雍王的话说的这样漂亮,任由谁也不敢反驳。  安子豪一点也不意外雍王会这样说,雍王之所以会对他如此急单就是因为他手里的兵权,如果这个真是一个好机会,兵权也在这个时候没有了,雍王的日子也过的稍微舒服了吧。  他看了雍王一眼,眼神里尽是冰凉,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安子豪的眼神早就可以杀死好多人了。  “这个提议就非常好。”魏龄首先就同意雍王的话,紧接着那些大臣们谁还敢对雍王的话有意见呢?他们都纷纷的同意了雍王的话。  安子豪从始至终什么话都没有说,他的心里很是清楚,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早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清楚了,这次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的。  安子泰也没有想到原先一场小小的争夺变成了一个国家大事了,即使现在后悔也没有什么用。  “好,就这样决定把,韩王安子泰回去闭门思过,慕王安子豪情节严重,夺取安子豪手里的兵权,在府好生的思过。”看到大臣们都这样说,皇帝也不好在有什么偏坦了,这样的决定也能封住臣子们的悠悠之口。  “谢主隆恩。”除了谢恩,安子豪没有别的选择,这样的结果早就是他想到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就算没有兵权,他还有杀手锏,一点也不影响他要做的事情。  看着雍王得意的面容,安子豪面具下的脸扭曲着,咬牙切齿,雍王安子恒,现在就让你得意一会,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向我跪地求饶的。  雍王府里,雪乔在床边上坐立不安,来到这里已经有两天了,雍王回来跟他说了安子豪的情况,她先开始是不愿意听的,只是这雍王一定要告诉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听完雍王说的话之后也很震惊,这安子豪因为自己而丢失了兵权,雪乔很是后悔,她明白这兵权在这个时代对于一个男人是多么重要,她对安子豪更加内疚了。  她现在好后悔,后悔自己因为一时私心出来,现在却惹出了这么大的祸根,就算是出去也不敢回到皇宫了。  雍王仿佛看的出来雪乔的顾虑,他居然主动提议雪乔愿意给雪乔一个名分,雪乔瞪大了眼睛看着雍王安子恒。  “雍王殿下,你没有喝多把?”雪乔迟疑了一会问着安子恒。  “难道本雍王说娶你为侍妾,你不觉得是你的福气吗?你还在这里推辞?”安子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自己好歹也算是玉树临风这样的把,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就这样一文不值呢?  “不是雍王殿下不好,而是雪乔根本就配不上雍王殿下。”雪乔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语气里满是推辞。  “这个好办,你是怕七弟认出来吗?”安子恒继续问着,越是的办不到的女人对于他来说越是有吸引力。  “这个是自然,我虽然是皇上下堂的妻子,但是也算是皇宫的人,怎么可以嫁两次呢?  在雪乔的心里一直都是觉得自己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尤其是在这个古代的国家,雪乔一直认定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安子豪,自己是安子豪的女人就会一辈子都是安子豪的人,就算是有人拿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不会放弃的。这也真是冤孽。  “你这个*人,本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安子恒说完,一个巴掌甩在了雪乔的脸上。  雪乔捂着自己发烫的脸,她是完全没有想到雍王会这样对自己,尤其是那一巴掌比安子豪的手劲还要大,她差点因为承受不住而晕倒过去。  “多谢王爷的抬爱,我雪乔不需要这样的福气,请雍王殿下自重。”雪乔看着安子恒一脸的认真,她是真的不想跟安子恒再扯上任何的瓜葛了。  安子恒一不高兴就动手打了自己,如果自己真的要跟安子恒在一起的话,那么她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安子恒的脾气比安子豪还要坏,她一定要想办法离开才行。而且,她对雍王心里半点好感都没有。  安子恒没想到雪乔会这样直白地拒绝自己,并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他推向门外,他的心也变得冰凉了起来,但他不甘示弱,两个人就这样沉默地对峙着,气氛更是怪异。  雪乔站在门口,脸上的火辣一阵一阵地传来,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这里实在是太难待着了,其他不说,就凭这里的阴森气愤,那么多的规矩,她就要窒息了。  想起以前和弟弟子在一

起的时候,那快乐的时光,她的心里真的感到幸福,如今自己在这里受着苦也就算了,可是弟弟呢?弟弟是如愿地去上了学校了?还是去报警发了疯地找她去了?在别人眼中,自己已经失踪好久了吧!  见雪乔不再说话了,安子恒有些霸道起来,他一把将雪乔按在了门框上面,嘴就凑了上去,就要亲吻着雪乔的脸。  雪乔被安子恒这样的举动给吓坏了,她一张小脸惨白着,大声尖叫,“雍王殿下,你不能这样。”  安子恒早就对雪乔有意思了,这次又正好雪乔在他的府上,这难道不是天赐的良好的机会吗?为什么要放过她?为什么?安子恒不顾雪乔的喊叫着和反抗,他的手伸到了雪乔的后背上,从上到下慢慢地游走。  雪乔更加惊恐了,她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不让安子恒触碰着自己,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安子恒这样对自己就算是一种对她的侵犯,她怎么肯让一个自己讨厌的男人这样侵犯自己呢?  “雍王殿下,你这样我就要叫了。”古雪乔白着一张脸,纤细的手挡在了她和雍王的胳膊之间。  “你叫就是了,这里是雍王府,不是皇宫,更不是那什么皇宫,如果你的叫声能够制止我,那么就你叫吧。”安子恒一点也不害怕,这里是他的家,谁也不知道这古雪乔在这里,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雍王殿下,如果你现在占了我的便宜,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雪乔的话刚说完,立刻就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十分胀痛。  她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小腹痛哭了起来,踢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想要对她不轨的雍王安子恒。  安子恒看着跪在地上满脸痛苦的雪乔,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他抬起头盯着雪乔的脸,“你这个小*人,给你脸不要脸,有多少女人想要上本雍王的床他们都没有机会,本雍王主动接近你,你还要诅咒我?你是活腻了吗?”  安子恒踢在古雪乔肚子上的那一脚很重,重到雪乔觉得自己都要吐血了,她扭曲的脸全是痛苦的神情,根本就没有再多的力气反驳着安子恒的话了。  “你想怎么样?”  停息了半天,雪乔的脸色不再那么苍白,就连声音也不再那么无力了。  “你还以为你是那皇宫王妃吗?你还以为你不可亲近是不是?”  安子恒用手掐着雪乔的下巴,他毫不留情得咒骂着雪乔,雪乔的下巴已经被安子恒给弄破了。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雪乔不服输的看着安子恒,她瞪着安子恒,一点也不示弱。  “我想要在怎么样?你能够给我怎么样?你就这样还有什么资格?”安子恒满脸的蔑视,刚才只是自己也是冲动而已,现在看到这个女人,他恨不得想要打死她。  雪乔的心里暗笑,男人都是这样的,用到你的时候都是百般讨好你,不用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是,她笑了出来,“雍王殿下,你这样做就不怕皇上吗?我好歹也算是皇宫的侍妾,比不上在你外面抢来的那些女人。”  “你再说一遍试试?”  安子恒被雪乔的话给激怒了,他看着雪乔,就想要把雪乔给吃下去的样子。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是这样对自己的,这个古雪乔真是好大的本事,居然把他拒之千里之外,还这样侮辱着他,他是当朝的雍王,多少人争着巴结,可是这个女人却要把他往外推。  “雍王殿下,你在这里,让臣妾好找啊。”  从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雪乔抬起眼睛看了一眼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正看着自己,打量着自己。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雍王的正妻当朝的雍王妃殿下,雍王妃是魏龄的长女,因为没有出众的容貌,所以并不被雍王和魏龄喜欢,在这个雍王府里,雍王妃也算一个摆设。  雪乔自然是不知道这层关系的,他只是觉得这女人和婉丝有些相似,都是瓜子脸,樱桃嘴,典型的东方古代小女人,但婉丝确实要比眼前的这个女人好看一点。  “你来干什么?”  安子恒看到雍王妃凤美就有些不高兴,自己挑来挑去还是找了一个这样的女人,自己根本就不喜欢她,如果不是母后说丞相的势力强大,有丞相的帮助会让他想要做的事情更加顺利,他哪里会娶她?  凤美向雍王行了一个礼低着头,“本来臣妾是不想要来打扰雍王的,只是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说……”雍王皱着眉头,脸色并不是很好,他的脸上满是嫌弃,雪乔惊讶地发现从始至终雍王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雍王妃一眼。  “婉丝来串门了,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雍王殿下您说。”  凤美是知道婉丝对自己夫君的爱慕之情的,自己也是因为幸运才嫁给了他成为了雍王妃,那时候自己的年岁正好到了出嫁的年龄。  雪乔心里暗想,“婉丝?就是她在皇宫的侧妃婉丝?如果是她的话,那也好办了,如果有机会让这个女人带信给安子豪,安子豪说不定会来救自己的。只是这婉丝能不能帮助自己还说不定,以前他总是跟自己做对,现在岂不是更加……  “要你多嘴?”  凤美并不知道雪乔的身份,她只是殷勤地向安子恒问好,谁知道这样反而让安子恒更加生气了,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奇妙。”  “雍王殿下,这位是?”凤美看着雪乔的样子,有些狐疑,这女人是雍王给带回来的,按照以前的模式,雍王带回来的女人都会被送走,只是这个女人来了几天了,也不见雍王有什么动静。  她从雪乔第一天来到雍王府的时候就知道了,虽然自己做不了什么大主,但是对于雍王的一言一行她必须要了解。雍王的性格阴晴不定,有时候会对你很好,有时候会让你很受伤,对于安子恒的性情,凤美早就习惯了。  “你给我把她关到密室里去,不要让人家知道她在我们雍王府。”说完安子恒就怒气冲冲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婉丝过来了,还是小女孩时,在丞相府的时候就恃宠而骄,现在好不容易见到了安子恒,自然是很开心,远远地看到安子恒从对面走了过来,她立刻飞一样地冲到了安子恒的怀里。而安子恒总是会宠溺地拥抱着她的身子,就还像小时候一样。  这次婉丝和往常一样,安子恒却并不像往常那样宠着她,而是一张脸紧绷着,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  婉丝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安子恒,“雍王哥哥,你这好似怎么了?”对于安子恒的一言一行,婉丝都是十分在意的,尤其是安子恒现在不高兴了,婉丝更加在意。  安子恒话还没有说就先叹了一口气。  婉丝看到这样的安子恒更加担心,她挽着安子恒的手臂担忧地看着安子恒,“雍王哥哥,你有什么烦恼你就出来把。说出来婉丝可以帮助你的。”  婉丝已经想好好了,自从喜欢安子恒的时候她就暗地里发誓要对安子恒好,就算是安子恒想要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是愿意的。只要安子恒说的出来的,或者是要求的,她魏婉丝什么都愿意做。  “前几天在朝堂上,我和你的夫君吵了一架,我怕他还记恨着我,你这样突然到来,好像也不怎么好把?”安子恒故意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对于这些小女孩,他可是得心应手。  “你是说那个没用的男人吗?”在婉丝的心里,除了雍王安子恒,其他的男人都是废物。  “难道你还有别的有用男人?”安子恒吃惊地看着婉丝,眼睛里带着笑意。  婉丝看着安子恒的眼神,立刻意识到安子恒是逗着自己玩的,她冲着安子恒娇嗔了一下,然后说道,“雍王哥哥,你究竟是怎么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害怕七弟会责怪我啊。也不知道七弟最近在府里怎么样了?”安子恒故意这样说,好变相地打听这安子豪的消息。  “雍王哥哥你说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婉丝有点失望。  “难道皇上在宫里不好吗?”安子恒有些不敢相信,这韩王安子泰在家可是很痛苦,整天喝着闷酒,难道安子豪却已经习惯了?他真的不在乎雪乔了?  “当然不是,那个男人不是刚结婚吗?天天在陪着那个夏锦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她身子好虚弱,她自从大婚之后,就一直病歪歪地躺着,瞧着在真像一个病西施。反正啊,宫里的人都叫她西施贵妃。”婉丝满不在乎地告诉安子恒。  听到婉丝的话,安子恒一颗心反而又放了下来,他就是怕安子豪会找到线索,让安子豪知道古雪乔在他这里的话,他的麻烦就不断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