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19章 一时糊涂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5360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0


  “雍王殿下,”雪乔小声地叫着安子恒,刚才她可是说了许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呢,希望安子恒能够明白。  安子恒被雪乔的叫声拉回了思绪,刚才他在干嘛?他居然走神了,安子恒冷声哼了一声之后,“你在这里的好好休息吧,本王只是想留你暂住几日,等事情全部都平息了之后,我自然会放你出去的。”  “为什么?”雪乔的反应极快,他想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安子恒会抓着她进雍王府里。  安子恒猛地抓住了的请你的额下吧,这次他并没有留情的,恶狠狠地对着雪乔说道,“你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么啊?本王说的话你还怀疑吗?“  “这个自然不敢。”雪乔知道安子恒有些的生气了,现在自己在他的府上,自然要安静一点了。  安子恒很生气,他不是生气雪乔的态度,而是生自己的气,他的脸色很不好,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老七的女人有兴趣,刚才更是在她的面前走神,这一点都不像她的风格。  想着想着,安子恒的全身冒着火气,他恶狠狠地一甩自己的衣袖,走了出去。只听到他在门口吩咐着那些看门的侍卫,“给我好好地看着。”  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安子恒已经走了很远了,雪乔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可真是难熬死了,自已是不是傻了?在皇宫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这样折腾,这下好了,把自己折腾到这雍王府了。  本来雍王和安子豪就是死敌,也不知道安子豪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更加不知道安子豪会不会在乎自己的失踪。  想到这里雪乔就一阵懊悔,又是安子豪的那个男人,自己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男人,从来到这个世界,她就跟这个男人扯上拉关系,这辈子一直跟着他在一起,她有点不情愿。  雪乔想着想着,眉头也皱了起来,她慢慢地走到床边,他叹了一口气,坐在床边上,幸亏刚才雍王安子恒并没有对自己怎么样,看她的样子对自己还算是客气,只是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要想着的怎么样出去。如果真的能够出去,她愿意呆在皇宫里一辈子了。  安子豪回到皇宫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那个巡夜的人敲打着自己的手上的锣鼓,报着时辰,安子豪听到之后眉头自然粥了起来,现在已经是申时了,再过一段时间就要天亮了,可是那个女人依旧丝毫没有音讯,就算留着飞流在哪里看着韩王府的一举一动,注意着她的消息,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来。  安子豪一边想着一边往风园走了过来,今天是他和夏锦淇大婚的日子,自己又因为这样的事情耽误了好久,心里更是愧对夏锦淇。  刚进内屋的门口,安子豪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惹怒了,这个究竟算什么?他们结婚用的瓷器还有别的什么都被夏锦淇给摔碎了。  “怎么回事?”看着那满地的碎片,安子豪的脸色并不怎么好,不是他舍不得这些地上的东西,而是这个习惯不好。  他的声音里透着冷漠,透着失望,原本坐在最床边上的夏锦淇还生着闷气,她原本以为安子豪回来会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没想到安子豪回来会是这样的态度,这让她更加委屈。  夏锦淇低着头,眼泪刷刷的就下来了,所有的委屈全部都倾泻下来,她嘤嘤低的哭着,声音慢慢地变大了起来。整个房间里都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安子豪有些不耐烦了,自己本来还有点愧疚的,现在看到夏锦淇这样的态度,安子豪除了愤怒还是愤怒,他原本以为夏锦淇是懂自己的,即使是他刚回来,他也希望夏锦淇不要计较这么多,以前的夏锦淇给安子豪的印象可不是这样的,那么一个温暖而明媚的女子,带着一丝单纯,一丝羞怯,哪像想着像一个泼妇一样?  “你哭够了没有?”安子豪皱着眉头走到了夏锦淇的面前,安子豪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现在更加不好。  夏锦淇低着头哭泣,她原本以为安子豪会心疼自己,觉得对不起她而拥抱着她,看来是她想错了,安子豪只是生气而已。  夏锦淇也不笨女人,知道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去讨好安子豪了,于是她擦干了眼泪,抬起头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看着安子豪,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安子豪觉得自己很内疚,觉得他会对不起她夏锦淇,这样他在这个王府的地位就更加牢靠了,所以她才会故意这样。摔了满地的瓷片,她一点也不心疼。可是事与愿违,她感觉到安子豪根本就没丝毫的歉意。  她擦干了眼泪,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安子豪,眼眶里的泪水好像只要努力一下就能哭出来,“难道子豪不你不喜欢锦淇了吗?”  “怎么会?你想太多了。”安子豪叹了一口气,这女人有时候根本就捉摸不透,不过今天的事情完全是自己的错。  于是他改变了自己刚才的态度,对夏锦淇说道,“今天的事情,是朕的错,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怎么会呢?锦淇只是觉得委屈,难道是有什么事情比我们大婚更加重要吗?”夏锦淇低垂着眼眸,严禁里闪过一道精明的光,犹豫是着头,安子豪并没有注意到他眼神的变化,更没有注意到夏锦淇微微上扬的嘴角。  “你放心……以后本王会好好对你的,锦淇你就不要伤心了。”安子豪的态度柔软了,他自然就怜惜夏锦淇起来,反过来一想也是,今天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别人都不会接受。只是夏锦淇发了一点小脾气而已,他也是可以容忍的。  “皇上,是锦淇的错,锦淇不应该嫉妒……嫉妒皇上在今天这个日子去找雪乔姐姐,锦淇既然是宫里的贵妃,自然要以王府的颜面着想,以后这样的事情锦淇再也不发脾气了。”夏锦淇依偎在安子豪的身上撒娇,眼神里露出一道凛冽的寒光,安子豪并没有察觉到。  古雪乔!我楚国锦淇不会再让你有任何能翻身的机会!我在此发誓,你不会有!你已经是安子豪的下堂妃,我一定要将你狠狠踩在我的脚下!你就等着瞧吧!安子豪,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安子泰想了一晚上,觉得还是不行,安子豪的事情给了他很大的侮辱,他一定要给安子豪一点厉害尝尝。  翌日一大早,上早朝时,安子泰就向太上皇奏明昨天发生的事情。  按理说今天是安子豪大婚的第二天,安子豪根本就不用上朝,只要早些带着锦淇去宫里,见一下太上皇和太后就可以了。但夏锦淇一掀开帷幔,就发现江辰希睁着一双眼,迷迷糊糊地站在风园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皇上,江辰希站在那里好久了,你不问下他出来什么事情吗?”其实,夏锦淇早就知道江辰希来了,只是看着安子豪睡的那么熟,她没想打扰他。  昨晚的事情到现在还让她的脸颊发红,她现在终于如愿了,成了安子豪唯一宠爱的女人。绯儿告诉她,以前安子豪虽然也有很多女人,但从来没有这样上心过,可想而知安子豪对她还是比较特别的。  想到这里,夏锦淇的小脸更加红了,本来就好看的脸蛋越发明亮照人。  安子豪斜坐在床上,皱着眉头,江辰希不是重要的事情不会来到这里的,而且还一直等着他,他低声问着夏

锦淇,语气中含了责备,“你怎么不早点把我叫醒?”  “那是我怕你没睡好,想让你多睡一点时间而已嘛。”夏锦淇低着头嘟着嘴,她没有想到安子豪会怪她,她的心里也是一阵委屈。  “让江辰希进来吧,锦淇,我不是怪你,我是想让你分清楚什么是重要的事情,什么不是。你懂吗?”安子豪叹了一口气,夏锦淇已经这样大度了,自己也没有理由再怪她了,不是说过要宠着她一辈子的吗?  江辰希低着头走进了屋内,安子豪看着江辰希,眼神里满是询问,“怎么回事?”  “韩王去太后宫里了,据宫里的人说,韩王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太上皇,皇上您要有麻烦了。”  安子豪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韩王果然不守信用,这是要对他开始动手了吗?  夏锦淇被江辰希的话吓的掉了手上的碗筷,那青花瓷的小碗啪的一下,立刻粉身碎骨,看着地上的碎片,她的脸更加惨白了,“皇上,这昨天是什么事情?韩王为什么会参奏你啊?”  安子豪看着夏锦淇这样关心他,忍不住心里一阵感动,他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看错了,夏锦淇是真心爱他的,总比起那个一直给他惹麻烦的女人好太多了。  想到古雪乔安子豪的脸色就不怎么好,都是那个女人,没事乱跑什么?自己对她不好吗?  安子豪闷着声音不说话,全身的气息让夏锦淇和江辰希也不敢再出声。  即使夏锦淇很好奇,也不敢再问下去,她很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性格,即使再宠爱自己,也不会纵容自己做什么的,而且现在事情还没有开始,自己不能就这么快暴露出来。  果然没有多久,太后宫里就来人了,安子豪过去了,由于害怕夏锦淇被连累了,安子豪特地嘱咐夏锦淇在风苑等待着他回来,他甚至还安慰着夏锦淇,自己没事。  夏锦淇心里很高兴,安子豪对自己这样就说明自己在安子豪的心里的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早上的时候她已经问过了府里的宫女们,宫女们告诉她昨晚安子豪回来的时候并没有把古雪乔带回来,这就说明安子豪并没有找到古雪乔,这也是一个好消息。  明黄色的大殿上,群臣全部都低着头一声不敢坑,那最高的位置坐着的是这个国家权利最高的男人,他正瞪着双目愤怒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他们是一对父子,坐着的是太上皇,跪着的竟然是皇上。这样的场景,实在是诡异。  过来半晌,皇帝大声对着地上的男人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安子豪低着头,看不清面具下的容颜,他的心里冷笑着,今天韩王终于对自己下手了,自己真是愚蠢,居然昨天还相信了他。  “儿臣无话可说。”安子豪也不想辩解,那些事情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他现在辩解也无济于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承认,说不定还有一丝缓机。  “太上皇,皇弟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是明显对儿臣的条形,他是要让儿臣在西梁丢尽了颜面。”安子泰立刻走到了朝堂的正中央,看起来十分的委屈可怜,自己堂堂一个三王爷居然被一个傻傻的七王爷给欺负了,还有比这个更加可怜的吗?  “请太上皇为儿臣做主。”见皇帝因为听了安子泰的话之后更加生气,皇帝的整个脸已经要扭曲了。  安子豪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做主?迟早有一天他会让安子泰之后这样做的后果,他平心静气地跪在了地上,等待着皇帝的质问。  这样的情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还记得小时候母妃在的时候皇帝那慈祥的笑容,现在呢?安子豪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他瞬间就觉得恨,无尽的恨,当年那个男人说着多少爱着自己母妃的话,那时候他就在旁边听着,他以为那个男人会和母妃一样爱着自己,可谁知太不从人愿,他想的那些根本就是幻想,是怎么样都不能实现的。  “你既然无话可说,朕就当你承认了与子泰之间的事情,你真是胆大包天,作为皇族你居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你有没有把我们皇族的脸面放在心上?”皇帝说着就随手拿起桌上的金黄色的茶盅往安子豪的方向砸去。  茶盅不偏不移的砸中了安子豪的头,因为有面具挡着,那茶盅跳了一下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儿臣不想辩解,去韩王府闹是而成的错,可是韩王兄也没有考虑儿臣的感受。”安子豪依旧笔直的跪在朝堂的中央,现在对于他来说没有人能够救他,他只能自救。  听到安子豪的话,安子泰有些不知所错,他知道安子豪要开始说什么了。  “说!”皇帝对安子豪还是有感情的,他听到安子豪这样说,立刻想到了给机会给安子豪,这个孩子他有点对不起他,当年那场大火之后他就没问过那个孩子,连那孩子毁容了他都不曾在意过,没想到这孩子对自己还是那么衷心,让他有些内疚。  “儿皇是因为韩王兄带走了儿臣的前任王妃去府里小住,儿臣才会一时冲动跑进韩王府里胡闹的。”安子豪低着头不看龙椅上的皇帝,面具挡着脸让他看起来的更加伤心。  果然这样的话把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安子泰,朝堂上一片议论纷纷,安子泰的脸白一阵绿一阵的,他在心里懊恼着,都怪自己一时冲动,把雪乔领会了自己的府里,现在却给你安子豪缓解的机会。  “子泰,此事当真?”皇帝愤怒的声音一发出,安子泰立刻就跪在了地上,全身颤抖着。  “父皇,子泰也是一时糊涂,看着雪答应在伤心,安慰他才让她到我的府里去小住的。”  “你凭什么?”安子豪继续追问。  安子泰无言以对,本来就是他自己先错在先,还能怎么去辩解安子豪的话,他转头看了一眼朝堂下雍王安子恒,他正以一种看好戏目光看着自己,完全没有想要帮着自己的意思。”  他对雍王有些失望,当初说好的联盟的事情就这样被他给甩了,还能再说什么吗?安子泰突然笑了起来,“七弟,你不是也在我府上找了雪答应了吗?我是邀请她不错,可是她并没有答应和我回来小住,我想你是误会了吧。”  说道这个,安子豪愣了一下,这不愧是在皇族长大的孩子,随机应变的本领还是很大的,刚刚明明就可以弄死安子泰的,可是很快就让他想到了解决办法。  安子豪并没有回答安子泰,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衣袖,今天他还是穿了一身红色的朝服过来的,因为是刚过大婚,西梁的规矩就是男子在大婚后三天都要穿着红色衣服,这是他和新人相爱的一种表示。  见到安子豪不出声了,安子泰才放下一颗吊着的心,至于这古雪乔去哪了他还真不知道,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时候,安子泰带着一丝冷笑,轻扯着自己的嘴角对着安子豪继续说道,“子豪,你就是趁着太上皇对你的宠爱,给你实质的兵权,所以你才会对我百般威胁,甚至在我的府上都能发号施令,你这是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自然没有。”  这句话是安子豪在心里说的,表面他一副很乖顺的样子,就算是安子泰的手指到了他的鼻子上,他也没有半点反驳。现在还不是时候。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