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18章 请你自重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506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0


  “皇上,这不是你该闹的地方,我是你的皇兄,你进我的府里胡闹算什么?”安子泰用自己的身份压制着安子豪。  安子豪不理会安子泰的叫嚣,等会找到人一切都明白了,他安子泰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辩解不了。  他转头看向飞流说动啊,“开!”  飞流按了按钮,众人看去,这密道里居然空无一人。  安子泰也很诧异,自己是明明把人藏进了这个密道中去的,但是人呢?不会凭空消失了吧?而且这密道只有一个出口,他分明没有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到底怎么回事?  安子豪也同样吃惊地看着飞流,飞流做事情从来都是很慎重的,没有出过差错,怎么今天却出意外了。  “为什么?”安子豪带着面具,冷声问着飞流,声音里带着怒气是那么明显。  飞流本来就不怎么多话,这下更是不能不说了,“属下明明看到她进去的,怎么会没有人。”  其实不光是飞流疑惑,就连安子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会他一定要好好去调查清楚,现在他只能装作什么不知道。  安子泰轻声笑了起来,身上穿着的青绿色的锦袍袖口轻轻地一拂,“皇上,这你要找的人不在这里,你说你这要怎么解释?”  安子豪根本就不会相信古雪乔不在这里,习秋是自己的人,从小跟着自己一起长大,习秋是从来都不会说谎的,退一步来说,如果习秋说了假话,那飞流是绝对不会,两个人都说这古雪乔在这韩王府,那就一定在的。  肯定是安子泰把古雪乔给藏了起来。  想到这里,安子豪抬起头看着安子泰,目光如炬,生生地把安子泰给吓退了。  安子泰哪看过安子豪这般的眼神,在他的印象中,安子豪永远都是那样的傻子模样,自从那场火灾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好好的注意他了,他对安子豪的了解都是通过雍王安子康传递的。  “皇上,难道你都不给我一个解释吗?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却带人来闹着我的府邸,这要是传到太上皇的耳朵里,他会怎么想?”安子泰咳嗽了一声,话语间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慌张,他一点也不惧怕。  “人呢?”安子豪根本就不为所动,他现在是愤怒的,他气着古雪乔哪里不能去非要来到这韩王府,把他安子豪当成了是什么?  “你不是已经查了吗?我怎么知道人在哪里?你真是笑话。”安子泰掩着嘴轻笑两声,掩饰他的尴尬。  “给我去搜。”安子豪淡淡地下着命令。  “你敢!”安子泰听到了安子豪的话之后立刻愤怒了起来,“这里是韩王府,我是你的皇兄,你有什么资格在我的府里胡闹?”  安子泰的这声质问,刚才准备动身搜王府的那些侍卫们谁也不敢动。他们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给我搜。”安子豪完全不理会安子泰的质问,“谁敢不搜给我拉下去斩了。”  “安子豪,你这算什么?在我的府里你也为所欲为?”安子泰涨红了脸,虽然他不怎么管理朝政的事情。但是安子豪这样在他的府里命令着完全不给他面子。  “你只要把人给我交出来,其他的就没事了。”安子豪完全没有理会安子泰的愤怒,要是比愤怒他安子豪要更加愤怒,这个该死的女人,非要在今天搞出一点事情了,是诚心和她过不去吗?  “我说了没有人,你不信。”  “怎么会没有?我的人亲眼看到你和她一起进的韩王府,难道人飞了不成?”  什么?安子泰暗惊,他满脸震惊,怪不得安子豪这么肯定人就在这韩王府呢,原来是他的人看到了,这样就算是自己再百般抵赖也没有用了。  “还不交出来吗?给我搜。”安子豪做事情从来都不会这样决绝,只是今天不一样,他愤怒到了极点,甚至失去了去理智。  安子泰就算是再不高兴,眼见着安子豪的这个阵势,他也阻拦不了。他索性站在一边,任由安子豪的人把他的王府翻了一个遍。  安子豪冷冷地站在那里,飞流站在他的身边也不敢说什么。自己刚才的失误已经为王爷惹了麻烦了。  飞流低着头,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刚刚明明看到了,怎么就消失了呢?这个密室他是从里到外都搜过了,都没有别的出口了,就连机关都没有了。  “怎么样?”看着一群群的人搜查完毕,安子豪焦急地问道,这个女人还真是能藏,  带头的侍卫对着安子豪摇了摇头,他们已经翻遍了整个韩王府也没有找到王爷要找的人。  安子豪更加愤怒了,他的拳头紧握着,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够听到拳头捏碎的声音。  “安子豪,这下你满意了?”安子泰听到是侍卫的话之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以为是古雪乔自己跑走了,在王府里哪个角落里,这下听到侍卫的话之后,他终于安心了。  安子豪不说话,人都没有找到,还能说什么呢?  “怎么?没话说了?刚才不是还很凶狠的吗?”安子泰怎么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的眉毛上扬着,满脸的幸灾乐祸,“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向太上皇禀告的,让太上皇还我一个公道。”  “你……”安子豪其实早就猜到了安子泰会这样了,“要怎么样才能平息?”  安子泰完全占了上风,他怎么肯就这样放过安子豪呢?“今天是你大婚之日,我可以当作你是喝醉了酒来我府里胡闹的,但是你要答应我的条件,我才能放过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安子豪转头看向安子泰,一点也不示弱,即使知道这件事情要被皇帝知道的话会遭受惩罚,他也不想像那些人示弱。  他是要报仇的,如果连这些小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怎么去报仇呢?何况仇人的势力那么强大。  “我想你很聪明,能够让人盯着我韩王府,就凭着这点就能说明你以前不过就在装傻。”安子泰微笑着,那种微笑让人根本就不能觉得心里有什么暖意,反而升起一阵寒意起来。  安子豪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那么轻易容易过关的,飞流站在的安子豪的面前等待着安子豪的命令,只要安子豪一声命下,什么事情他都可以做。  安子豪给飞流一个放心的眼神,让飞流暂时不要动手,他自然有办法,顶多答应安子泰的要求,想着自己在皇帝面前也很有地位的,皇帝对自己也很信任,安子泰是不敢对他做什么的。  就在这时,外面走进来的一个小斯,看着那小厮的装扮倒像是雍王府里的人。  谁都知道雍王和韩王本来关系就好,两家的府邸又是靠在一起,就算是有来往也属于正常的。谁也不会怀疑他们两家私通。  小厮急忙跑到安子泰的面前,他看到安子豪也在这里,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报告事情的时候,安子豪却开口了。  “看来韩王和雍王哥哥走的很近,让我这个做臣弟的好生羡慕。”安子豪的一句话说的不清不楚,却让安子泰的脸色都白了。  “七弟,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完。”安子泰刚才刚才的得意完全没有了,他皱着眉头,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雍王府的小厮来到这里。  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如外界想的那样,雍王为人阴险骄横,安子泰也是没有办法才和雍王亲近的,早几年的时候,安子泰和雍王安子恒根本就不怎么往来,只是在朝堂上有些互动,自然说不上关系有多好。  一直都是雍王想着要拉近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外界才知道这韩王和雍王两个人特别好。  “皇兄,你难道不要先听听雍王府里人的传话吗?”安子豪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满满的好奇和别的味道。  安子泰自然是知道安子豪的意思,他不想让安子豪知道雍王和他说的话,雍王早上安排小厮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他和雍王之间有着交易的。  “不敢说吗?狗奴才!”安子豪冲着跪在地上的雍王府小厮吼道,刚才所有的怒气全部都发在他的身上了。  那小厮平日里就只是在雍王府里,他哪看到过这样的阵势,立刻被吓得全身发抖,颤颤巍巍的。  “怎么?是怕本王知道什么吗?”安子豪双手放在自己的身后,往前走了两步,他的声音比起之前有些轻松,他就是要这样,只有事情发展成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克制住刚才的冒失,安子泰才不会对他有什么动作。  安子豪的心里真是要感谢这位雍王皇兄,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帮助他,看着安子泰的脸色完全变了,安子豪的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个方法是有效果的。  “七弟,今天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你回去吧。”安子泰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了,安子豪现在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也不知道这个时候雍王过来找他有什么事情,万一是那件事情的话,这小厮不会说话反而给安子豪抓住了把柄这样也不好。  安子豪对于安子泰刚才的表现十分满意,他看了安子泰一眼,“那就多谢韩王的好意了,这份情谊我会记住的。”  说完安子豪转身给了飞流一个眼神,走出了韩王府,就好像他没有来过一样。  安子泰就看着安子豪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自己的府邸,他不禁咬牙切齿,就这样放过安子豪他是实在有些不甘心,可是要怎么办才好?  安子泰回过神来,握着自己的手,这样的事情他一定不会就此罢手的,刚才那只是缓兵之计,不知道这雍王府怎么会突然来人了。  “说吧,什么事情?”安子泰冷着脸,本来就不是很高兴,现在那脸看起来更加阴森了,他恨恨地看着地上的小厮,说道,“如果你不能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就算是雍王府的小厮又能怎么样。误了他的事情他照样不放过。  “雍王,雍王让奴才有时间到雍王府一叙,说有重要的事情交代。”小厮低着头十分害怕,就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着,像他们这样的奴才的命在这些皇子的手里根本就如同草芥,一文不值。  “就是这个事情?”安子泰瞪着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厮。皱着眉头。越看这个小厮越不对劲。

但是说不上怎么不对劲。  他想到刚才的事情就很气愤,早知道刚才就不答应安子豪的要求了,“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安子泰再次询问。  “王爷,我家雍王确实是这样跟奴才说的。”那个小厮一直都低着头不敢看他。  安子泰身边的总管看出了端倪,他走到了安子泰的耳朵边上说道,“王爷,我看这个人不像是雍王府的人,雍王府里没有这样的奴才。”毕竟这个总管和雍王府的家丁比较熟悉的。  安子泰惊讶地看着地上的小厮,身上穿着雍王府里奴才的服饰,居然不是雍王府的人?  “说,你究竟是哪边的人?”安子泰更加生气了,那张脸紧绷着,只要稍微一触碰,怒气就会全部都显现在脸上。  “王爷恕罪……王爷赎罪,是厉王府的家丁用银两买通我冒充是雍王府的人的。”那个小厮一直向安子泰磕着头,一声比一声响。  “刚才为什么不说?”安子泰扯着嗓门喊着,安子豪,你居然会使出这一招,真是不简单。  “刚才是碍于皇上在场,小的不敢说。”  “那现在为何招认?”安子泰上去就给的那小厮一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小厮就这样被安子泰踹了几丈之远。  “王爷。”管家上去制止着安子泰,“你要想想刚才为什么皇上过来大闹?肯定是有了对策才敢进来的。”  安子泰想想也是的,就凭着老七的势力,还有他的身份,怎么会直接在他的府里大闹呢?只是这个古雪乔究竟去哪里了?  眼神瞄了一眼被踹的很远的小厮,他恶狠狠地叫道,“来人啊,把他带到密室去严加拷问。,  原本已经接近昏迷的小厮这下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听到严加拷问,他原本就很害怕的心现在更加恐惧了。  他不停地向安子泰磕头,不停地说着自己就是安子豪收买来的,即使安子泰怀疑这个小厮的来历,被他这样一求饶也不怎么怀疑了。  最终安子泰从小厮的嘴里得到了真相,他十分气愤,这个安子豪的心思有这样的缜密,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如果找到古雪乔会这么办?如没有找到又是怎么办?  这口气怎么能够让他就这样咽下去?想着安子豪离开时候的那个得意样子,安子泰握紧了自己的双手,他的身子颤颤地发抖。  管家看到这样,立即走上去安慰着安子泰,并且给安子泰出主意,谁说君子说话要算数的?他安子泰是王爷,又咩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他为什么要遵守约定?这个仇他一定要还给安子豪。  雍王府内。  果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光看那些金碧辉煌的布置,雪乔就很感叹了。虽然安子豪也是王爷,但是他住的地方就和这里相差好多。  雪乔原先住的地方比较平淡,不过青钻绿瓦,一看就很普通,而雍王府几乎都是金砖银瓦。一条条华丽的走廊如此幽深,就连雍王府的女眷都是千挑万选的,比韩王府的人还要漂亮好多。  雪乔没有观赏这些建筑物的心情,她的心七上八下的,刚才在韩王府的时候本来好好的,哪只是安子豪知道她在韩王府硬是杀了过来,她一时害怕的就躲在的韩王的密室里,然而好像并什么时候,他们在门口的争执她听的清清楚楚的,安子豪肯定是知道自己的在这里,所以这次是胸有成竹的。  于是,她悄悄地走了出来,没走多远,雪乔就被一个仆人模样的男人给吸引,这个男人的身材很小,乍一看下去还以为是一个女子,直到那个男人开口说话,雪乔才知道这是一个男人,他告诉雪乔是雍王知道雪乔在韩王府,所以才派自己过来请她去雍王府叙旧的。  雪乔心里冷笑着,想着当时的情景,雪乔的嘴角微微地上扬,因为是低着头,没有人看雪乔整个微笑的动作,她和雍王本来就没有什么交情,整雍王现在把雪乔弄走是什么意思?她是越发地不明白了。  她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安子豪,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可一世,这个就是现在她讨厌安子豪的原因,想要又要回到皇宫,她的心就抗拒着,她不要见到这个男人,见到这个男人她就会做噩梦。他是她噩梦的开始。  于是她就答应了挡着她的那个男人,说着愿意去雍王府。这样好比被安子豪抓到好,要是被安子豪抓到的话,她敢保证安子豪肯定会剥了他的皮的。  雪乔的思绪还在飞扬,转眼间他们就停了下来,那个带头的男人看着雪乔,然后说道,”进去吧,雍王在里面等着你!”  雪乔这才从神游中醒了过来,看了一个那男人,只感觉到那个男的盯着自己看,眼神比较复杂。  “还不进来吗?”就在雪乔犹豫之间,屋里响起了声音,雪乔听着皱了皱眉头,那声音她记得,确实的雍王的声音。  深深吸了一口气,古雪乔走了进去,刚站在门口,雪乔低着头,他到没想那么多,她感觉雍王有些不一样。究竟哪不一样雪乔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到雍王有些让他害怕。  “雪答应,你还真是好难请……”雍王轻笑着,首先打破了沉默。  “雍王殿下说笑了,雪乔现在只是一介布衣了,怎么能担当得起请答应的称号呢?雪乔低着头连忙解释着,她的神情有些紧张,她从来都没有的想过会有今天。  “是本王长得太难看吗?还是雪答应太过骄傲了,看不上我这小小的府邸?”雍王的声音不打,却字字让雪乔感觉到心惊胆寒。  请你有些后悔自己的当初肯定是脑子有点进水了,这才答应了那个突然出现的那个男人,现在好了,就算是自己想要后悔也俩不及了。  “不,不是。”雪乔听到雍王的话之后连忙摇着手,衣服十分惊恐的样子。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你都不看一眼我呢?是因为我太可怕?还是因为我长得难看?”雍王反问,有些好奇地盯着雪乔看着。  “雍王殿下,你可以叫我雪乔,谢谢你带我来这里,只是我并不知道您对我有什么事情?”雪乔索性抬起头,盯着雍王说话的的地方。  雍王坐在书桌上,今天他穿着的是一件稍微带点黄色的长衫,头发被束冠给抓着,加上一张算得上英俊邪魅的笑脸,整个人看上去迷人极了。  雪乔看着雍王的模样有些入迷,甚至忘记了刚才自己说的话,但雍王这绝美的容颜比起安子豪,还是差了一点。  雪乔想到这里的就叹了一口气,怎么好端端的又想起了安子豪那个男人呢?那个男人如此伤害自己,自己早就该忘记了。  雪乔的这副模样落在雍王眼中,令雍王觉得她是在害羞,在几个皇子之中,雍王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自己不仅是皇子的身份,更甚是着西梁的第一美男子,只要是他想要的女人就没有得不到过的。  他对自己的这样的容颜是十分自信,于是他站了起来,“很冒昧地请你来自己的府里一叙,那一日,我只是恰巧知道,你在韩王那里做客而已。”  说话间雍王已经来到的雪乔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雪乔的模样,雍王的心里冷哼一下,比起丞相府的、婉丝的容貌,这个女人并不吸引着他,但是她的神态却又充满了谜一样的气息,再加上婉丝给他的消息,说是她才是安子豪真正喜欢的女人,这让他如何能放过她?  感受到雍王的目光灼灼,雪乔感觉到自己全身都不舒服,这个男人是要搞什么鬼?勾引自己吗?雪乔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她对韩王的印象不坏,所以才大着胆子来到了韩王府准备小住,可是雍王呢?想起本尊以前在皇宫的经历,雪乔不禁有些害怕了。  看着雪乔有些紧张,雍王却轻笑了起来,他更加有自信了。果然,和他预想的那样,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逃脱出他的魅力,尤其是眼前的雪乔。  “雪乔姑娘,你是在害怕本王吗?”雍王低着头问道,一只手已经捏在了雪乔的下巴。  雪乔颤抖着,她的心里也在颤抖,“怎么会呢?我没有害怕,雍王说笑了,我只是好奇雍王殿下为什么会叫雪乔来这里?”  说到这个,雍王便点了点头,心里更了然了,他捏起雪乔的下巴,迫使着雪乔面对着他,“本王的随从正好看到雪乔姑娘你在韩王府里做客,所以本王将你请来了,这雍王府和卿韩王府靠的还是很近的。”  是吗?雪乔自然是知道雍王没有那么好心的,要是真要有那么好心的话,他还会在这里这样看着自己吗?雪乔抬起头,对上了雍王的眼睛,“我想雍王找我来这里并不只是这样的,是吧?”  雍王听到雪乔这样说并没生气,而是大声地笑了起来,眼神里满是赞赏,果然是一个慧黠的女子,只可惜给了老七那个废物了。  “我确实找雪乔姑娘来还有别的事情。”雍王不动声色,他的手抓住了雪乔的胳膊。  雪乔虽然有些厌恶,但是碍于雍王的身份,先是没有动弹,她想起了那时候在宫里,雍王是怎么对待自己的,而如今在这里没有一个人都没有,雍王会不会更加肆无忌惮?  “雍王,你请自重!”雪乔倒抽了一口气,装作一副很吃惊地的样子,“我毕竟是皇上的侍妾,我还是他的女人。”  “你倒现在还惦记着老七吗?这个就是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雍王的声音有所提高,抓着雪乔的手力道有点大,让雪乔感觉到更加不舒服。  雪乔皱着眉头:“雍王,麻烦您自重。”  雪乔除了这样说,也不敢再说其他的,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即使知道雍王对自己有着某种意图,也不能做些什么,现在她可是孤身一人。  安子恒自然不是这样听雪乔的话的,他早就有意思想要把雪乔变成自己的人了,尤其是他刚看到雪乔的时候,他更是有这样的想法,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还不识趣,于是他没有办法才会安排婉丝那个丫头嫁给安子豪来换取情报。  安子豪这段时间在太上皇面前很红,皇权似乎稳固许多,这让他有点不安,尤其是听到太后说道以前的事情,更让他觉得有些不安,这安子豪真的是为了自己权利吗?在他看来好像不是的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