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古代言情 > 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正文 第117章 不听话的女人

书名:一生挚爱:天价皇后 作者:杰子范 本章字数:7682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2:39


  酒馆的小二陆续上着菜,看着这满桌的菜肴,雪乔早就忘记了先前的不开心,掌柜的听说是韩王驾到,特地过来给韩王请安,像他们这样的酒馆能够让一个皇子过来赏光已经是天大的荣幸了。  寒暄了几句,虽然老板看着雪乔的眼神有些奇怪,这个丫鬟打扮的女人究竟是谁?居然能和王爷坐在一起吃饭,聪明的老板也不说穿,这些事情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说不好可是杀头大罪,他可承受不起这样的罪责。  雪乔满意地看着这满桌的菜肴,她看了一眼安子泰,询问着安子泰能不能吃,安子泰朝着她点了点头,为了讨好雪乔,安子泰甚至让习秋和素儿也坐在来一起吃了起来。  安子泰的算盘打的是很好,今天是安子豪大婚的日子,也是雪乔被抛弃的日子,只要自己对美人多加关心,那雪乔自然会回到自己的身边。  “你们今天怎么出来了?”安子泰趁着这个机会询问着雪乔。  因为安子泰对自己的大度,雪乔对他有些好感了,不再那么厌恶了,再怎么说这安子泰说不定是本尊喜欢的男人,她就是这样猜测的。  “我只是觉得王府里太吵了,想出来走走。”雪乔完全不提在王府里受到的委屈,这些事情也不是雪乔该和安子泰说的事情。  “真是这样吗?如果有什么委屈的话,可以跟我说,你以前可是把我当成了倾诉对象的……”安子泰温柔地看着雪乔,甚至还夹菜放在雪乔的碗里,宛如一个大哥哥。  他知道雪乔已经不记得他了。聪明如他,怎么不会抓住这个机会借此讨好雪乔呢?  “是吗?”雪乔有些不确定,如果真的是本尊对他有好感的话,为什么她一点也不能感知呢?她可是继承了本尊所有的回忆。  “我说话你不相信?”安子泰反问。  “不是的,王爷你不要误会我家主子。”素儿毕竟是很单纯,她以为安子泰是真心想要帮助她们,看着安子泰质疑雪乔,她倒是有些替雪乔着急了。  “那是什么?”安子泰反问。  “因为我家主子不想待在王府里看王爷成婚。”素儿想都没有想把这件事就直率地说了出来。  “素儿……”雪乔厉声呵斥着她,她也太不上规矩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说给一个外人听呢。这怎么说也算是安子豪的家事。  自己只不过是被安子豪贬成了侍妾而已,又不是被安子豪给休了。如果这话传到安子豪的耳朵里,是不是败坏他的名声啊?这败坏王爷名声的事情她可不干了。嘿……雪乔觉得自己不可思议,这个时候了,怎么还对安子豪这样忠心耿耿呢?难道自己天生有受虐的倾向?呵呵……  “本来就是嘛。”素儿嘟着嘴,安子泰王爷对他们又不错,对雪乔又是那样关心,干嘛不能说?她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话总是被习秋和雪乔阻止。  “没关系,让她说吧。”安子泰得到自己想要的话之后,笑着帮着素儿打着圆场。  “韩王殿下,你不要听素儿胡说,这丫头就是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你不要放在心上,只是因为王府里太吵了,而且我也很久没有出来了,所以才出来的。”雪乔尴尬解释着,她看着安子泰的眼睛,希望安子泰能够相信她。  “如果真的受了什么委屈你大可以跟我说,我会是你最好的倾诉对象。”安子泰可明显不相信雪乔的话。  “韩王殿下,真的没有。”雪乔还想解释,可是话刚说了一半却被安子泰制止了。  “雪乔,你如果真的把我当成哥哥的话就叫我泰哥哥,这样我会感觉到亲切一点。”说完安子泰看着雪乔,眼睛说不上来的柔情。  习秋和素儿看到了也怔在了那里,这韩王殿下是不是对雪乔真的有意思?  雪乔的小脸红彤彤的,她低着头一直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菜,原本还觉得很美味的菜肴现在在她的嘴里却很无味,这安子泰看着她的眼神实在是太火辣了,她本能的想要逃避。  “怎么?不答应吗?”安子泰笑着问道,毕竟自己是皇子,都已经主动这样说了,这个女人还不答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讨好着这个女人。  “不,不是。”见到安子泰这样自嘲,雪乔立刻摇头,虽然她不是不愿意叫安子泰哥哥,但是也不是特想叫他啊。  “不是就好,我以为你会嫌弃我呢。”说着安子泰的眼神暗了下来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安子泰是了解雪乔的,以前总是看着雪乔在将军府被其他的人给欺负,虽然她胆小懦弱,却有着一颗善良的心,最见不得人家哭了。  那时候他还小,被邀请到了将军府做客,他是亲眼看到当时将军的女儿扮着委屈怎么欺负雪乔的,那是很冷的冬天,外面还下着厚厚的雪。将军的大女儿,安子泰到现在还没有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只记得嘉将军那时候叫她欢儿,那个欢儿一直哭着,雪乔比较善良,她看着姐姐哭泣就去好心安慰着欢儿,结果欢儿告诉雪乔她的首饰掉在了苑子里的湖里,那是太后御赐给她的,她特别喜欢,只是因为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这么冷的天气她也不敢去捡了。  这件事要是让皇后知道的话便是杀九族的大罪了。  雪乔也很着急,虽然将军府的人对自己不好,那是因为自己的身世不好,从小她便知道自己克死了母亲,母亲是父亲的一个侍妾,身份什么的都不及大夫人,所以雪乔从小就更是没有地位,即使是将军府的小姐,过的却是丫头的生活。  欢儿哀求着雪乔,让雪乔下去帮她捡回那个首饰,她不敢让其他的家丁知道这些事情,万一传到嘉将军的耳朵里欢儿肯定会被打死。  雪乔想都没有想便答应了,欢儿带着雪乔来到了那个湖边,安子泰也偷偷地跟着他们来到了这个湖边上,看到那个首饰确实躺在那个湖面上,因为太冷,湖面都结着厚厚的一层冰。  欢儿跟雪乔说她不敢下去,让雪乔帮忙,雪乔看着那冰面有些犹豫,欢儿继续哄骗着雪乔,这个冰面结了那么一层厚的冰,雪乔又那么瘦弱,她下去肯定没事的。  雪乔真的信了欢儿的话,她慢慢地走下了湖面,弯腰捡起在不原处的首饰,正在她很高兴的像欢儿的展示的时候,冰面突然裂开了,欢儿的神情也不再像刚才那样伤心了,她看着雪乔在冰水里泡着,一脸得意。  雪乔在水里尖叫着,本来她的身子就很单薄,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冰冻。  “快点给我。”周围走来了几个孩童,他们看着湖里的雪乔没有一丝同情。  “我就说了,我有本事让她下去。”欢儿得意洋洋地对着周围的公子小姐们说道,“你们都输了,以后你们都要听我的了。”  安子泰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在打赌,他奋力走了出来,对着那群孩子呵斥到。“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样会害死她的。”  “她不过是一个*人生的孩子,那么贱的命死了也就罢了。”欢儿完全不在乎雪乔的死活。  “是吗?那本王也命令你下去陪着她,”安子泰突然冷声说着,“既然她的命这么不值钱,你的命在本王面前也不是很值钱,你下去陪着她吧。”  听到安子泰这样说,欢儿的脸都惨白了,那些打赌的孩童们早就跪了下来,“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欢儿站在那里,双腿发抖,让她下去不是让她去死吗?她立刻也跪了下来向安子泰求饶。  最后是嘉将军知道了这件事情,命令家丁们把水里的雪乔救上来这件事才罢休。  后来雪乔看到他一直都粘着他,她对他的爱慕他是知道的,只是当时他根本就看不上她。  哪知道她再次溺水之后却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如此吸引着安子泰。安子泰现在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娶了雪乔,让安子豪得了大便宜。  “泰……泰哥哥。”雪乔看不了安子泰这个样子,但她还是不习惯叫一个陌生的男人哥哥。  “不习惯吗?没事可以慢慢来。你小时候可是追着本王的身后叫着我哥哥呢。”安子泰满意地看着雪乔,现在不习惯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时间的。  雪乔低头看着碗里的食物,她不希望气氛变的这样尴尬,这个韩王一直说自己小时候是如此粘着她,她真的可以相信吗?她在心里打着问号。  “今天是皇上大婚,他同意你出来?”喝了一口酒,安子泰有意无意地问。  听到这话,雪乔原本还算美好的心情一下子跌入了低谷,他们能不能不要在今天提安子豪大婚的事情啊?他成亲跟她有什么关系?他们不过算是陌生人了,要是在二十一世纪的话,他们早就没什么关系。  “我不需要在宫里,我已经不是雪答应了,我也懒得搭理这样的是非。”雪乔虽然说道的很轻松,但安子泰还是能听到雪乔话里的悲伤。  “如果觉得难受的话就来我府里暂住几天把,我府里比较清静。”安子泰提议道。  “不可以的,主子。”习秋听到安子泰的提议立刻阻止着。  雪乔看着习秋焦急地眼神,她有些犹豫。安子泰的意见不是不可以,她本来就想走了。离开皇宫那个令她伤心的地方。只是习秋竭力阻止着自己。  “难道本王的王府不及皇宫吗?”安子泰的声音有些高,他皱着眉头,猛地拍了一下桌子。那响声把雪乔吓了一跳。  “不是,习秋是担心我不回去王爷会怪罪于我。”雪乔随便扯了一个借口。  “是吗?安子豪还有心思问这你吗?”安子泰冷笑着,满是嘲笑,“雪乔,你还不了解吗?他要是真的把你放在心上的话还会这样对你?你真是太天真的了。”  “主子,你不可以去韩王府,你要是去了我无法交代。”习秋就差跪下来给雪乔磕头求着雪乔了。  习秋很清楚当初安子豪吩咐自己跟着雪乔的时候交代了些什么,虽然自己越来约喜欢雪乔,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自己是皇宫的人,不是韩王府的人。  素儿坐在一旁看着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刚才还很好的气氛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了这样。  深深地思考了一下,雪乔抬起头看着安子泰,“泰哥哥,我去你那里赞住几天。”雪乔不是不想回到皇宫,而是那皇宫有她太多的伤心的回忆,她住在那里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安子豪那个男人,想到安子豪她就会想到安子豪对她的伤害。  

“主子。”习秋是根本没有想到雪乔会答应安子豪的要求,这主子难道不知道韩王一直是跟王爷对着干的吗?怎么就会答应了韩王的要求呢、  “别说了,我决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改变的。”雪乔制止了习秋的劝说,她想好了,去韩王府。  习秋站起来转身就走了出去,她要赶快回去跟王爷报告,王爷知道了肯定会十分生气的。  安子泰听到了雪乔的决定之后自然是很高兴,他站起来扶着雪乔,十分殷勤,这只是第一步,还有的剩下慢慢来。  皇宫里依旧还是那么热闹,安子豪穿着火红的嫁衣,接受大臣的敬酒。  习秋走在了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着安子豪这个样子,也不知道他在不在意雪乔。  江辰希眼尖地看到了习秋在门口徘徊,他走上去,“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在竹园吗?”  习秋看着江辰希,眼睛里冒着水汽,江辰希立刻知道有事情了,“你快说,什么事情。”  “我要找王爷。”  “不行,王爷现在不能见你,你要以大局为重,今天是王爷大婚的日子,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要等会再说。”江辰希以为是雪乔怎么了,他知道习秋对雪乔的爱护。  “江辰希,真的是天大的事情。”习秋都快要急哭了,这是江辰希第一次看到习秋这样着急。  他的心不由得跟着掉了起来。  “说,什么事情?雪乔主子出事了?”以雪乔的个性不会是因为王爷结婚她自杀了吧。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发生过,看习秋这个样子八成是的了,那他也要召集一些人手,等会忙起来的时候可以抓紧时间一点。  “不是。是主子,她…”  “你倒是快说啊,你是想要急死我吗?”江辰希催促着习秋,习秋平时很冷静,这幅样子他还真没有看到过。  “主子她住进了韩王府了。”习秋终于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安子豪坐在主座上,冷声问着跪在地上的习秋,刚才江辰希神色慌张的过来报告,他以为是自己喝醉酒听错了,原来竟是真的!  “皇上,主子她……她被接进了韩王府。”习秋颤抖着身子,低着头不敢看安子豪,就算是这样她都能感觉到安子豪的眼神都能把她杀死了。  “怎么出去的?”安子豪的声音不高,透着满满的怒气,只要稍微不注意,就会完全爆发。  江辰希此刻站在安子豪的身边,他担忧地看着跪在地上发抖的习秋,她自从被吩咐跟在古雪乔的后面,这个丫头就从来没有做对事情过。  “是主子说闷,我们才穿了丫头的衣服从后门出去的。”习秋低着头回答,她的声音一直不停地颤抖着。  “很好,学会造反了是吧?”安子豪此刻十分愤怒,如果现在古雪乔在他身边的话。他肯定会把古雪乔给撕的粉碎,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非要在这个时候给他惹麻烦。  “皇上,你去找下主子吧,主子好像心意已决,她一心想要去住在韩王府了,不回来了。”习秋一边求着安子豪一边给安子豪磕着头。  “接?我为什么要去接?她要去便去就是了。”他安子豪才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韩王府里。  “主子是被韩王逼的,皇上求求你去把主子接回来吧。”习秋就是不希望雪乔住在韩王府,她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啊,皇上,雪乔主子再怎么说也算是答应,如果住在韩王府,要是被雍王参一本,皇上您苦心经营的事情可都要白费了。”江辰希看着地上的习秋比较可怜,不忍心她这样才出口帮助习秋的。  安子豪的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却不是这样想,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背着他出宫,还要住在韩王府,她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啊?这样要是让别的皇弟知道他的颜面往哪放?  安子豪的心里对古雪乔再次厌恶了起来。  江辰希刚才说的很有道理,自己已经一步一步地接近成功了,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让皇上对他大失所望,那也不值得。  想着想着还是古雪乔这个女人坏事,她肯定是上天派来克他的,每次自己计划的好好的,都要被这个女人给打断,他记得上次也是因为什么事情,自己的计划也被打断了。  想着安子豪的身上散发着寒冷的气息,他周围的气氛一下子不知道冷了多少。  “还不走?跪在这里有用?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会好好地教育你们。你们这些丫头都已经要上天了。”安子豪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的理智,他怒声骂着跪在低声的习秋,转身出去了。  风园里,夏锦淇正满心欢喜的等待着安子豪过来掀起她的红盖头,她幻想着等会和安子豪喝交杯酒,一起吃长生果的场景。  “娘娘,娘娘……”夏锦淇的铁生丫头绯儿着急地跑了进来,惹的夏锦淇一阵不高兴。  “怎么了?这样冒冒失失的,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夏锦淇盖着红盖头,虽然看不出她的表情却能感觉的出夏锦淇满脸的不厌烦。  “娘娘,皇上,皇上他……”因为跑的太急了,绯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  夏锦淇听到了安子豪的名字,立刻不顾所有的礼节,她自己掀起了盖头,“皇上怎么了?”  “皇上,皇上他出府了。”好不容易一口大踹气。绯儿一次性说完了。  “为什么出去?”夏锦淇绝美的脸上满是惊讶。  “是因为古雪乔那个女人,据说那她出了宫,而且还住进了韩王的府里,真是不知廉耻。”绯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夏锦淇的脸色,今天是夏锦淇大喜的日子,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不会有什么好的心情。  “有事古雪乔,都到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要给我惹麻烦。”夏锦淇把红色的盖头猛地仍在了地上。  “娘娘,这盖头不能……”绯儿惊呼。  “不能怎么样?皇上都在在这里了,我还要盖头干什么?”夏锦淇满身的怒气,此刻她恨不得撕碎了古雪乔。  “娘娘你这是生的什么气?”门口婉丝站在那里,一脸悠闲地看着屋子内的场景,这真是太过瘾了。不过她也不能总是看热闹,总要表演一下,如能趁机搅局更好。  “你来看我的笑话吗?”夏锦淇本来就生气,现在自己的丑样被婉丝看到了,她也不想再装下去了。  “我自然不是来看娘娘的笑话的,我是来帮助您的。”婉丝轻笑着,“古雪乔这是故意的,你知道吗?”  “什么意思?”夏锦淇坐在大红色的桌子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魏婉丝。  “你想,今天谁都知道是什么日子,皇上亲自颁发的圣旨,太妃们送你上的花轿,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和皇上大婚,为什么古雪乔会这样,难道聪明如你没有想到吗?”婉丝没有说穿。她看着的夏锦淇,这样的事情还是含糊一点比较好,说穿了真没意思。  “我懂你的意思了,我是不会放过古雪乔那个女人的,她那么有心机,可竟公然去韩王府,她也不怕子豪会被全京城的人笑话吗?”在婉丝的面前,夏锦淇觉得还要稍微收敛一点为好,。虽然她知道婉丝和古雪乔不和睦,但是她也知道魏婉丝也不是什么好人。  “只要我们联手,她古雪乔必死无疑。”婉丝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自己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一个和夏锦淇志同道合的时机。  “我什么和你联手?”端起桌上的交杯酒,夏锦淇仰头一口喝了下去。  “因为你和我一样很讨厌古雪乔。”  “你喜欢韩王爷?”夏锦淇竖着眉毛突然问着婉丝。  “娘娘,你是想我事成之后,我会跟你抢?”婉丝也不是很笨。“这个你绝对放心,婉丝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做的。但是如果换做是古雪乔的话,我可不敢保证。”  “好,成交。”夏锦淇突然答应了魏婉丝的要求,她就是喜欢和聪明的女人合作,这样才会事半功倍。  魏婉丝笑着举起酒杯和夏锦淇碰了一下,这样她们就算是达成了联盟,古雪乔这下你一定死定了?  安子豪怒气冲冲地冲进了韩王府。韩王的府抵坐落在京城的中心位置,和雍王的府邸差不了几步。  韩王府的小斯早就去禀告安子泰,安子泰正在韩王府门口等待着安子豪的出现。  “皇上,你来的这么匆忙,是有什么事情吗?你看看你,还穿着大红的喜袍。”安子泰吃惊地看着安子豪,一副不知道他为什么来的样子。  “你少说废话,把人交出来。”安子豪压着沉沉的怒气,一点不想跟安子泰多说什么。只要想到古雪乔跟在安子泰身后的样子,他就气得要发狂。  “你在说什么?皇上您是不是在怪罪本王没有去宫里?那我跟您道歉。”安子泰说着立刻给安子豪做了一个辑,谁都知道安子泰是一个偏偏君子,她本来就长着一副书生的模样。  “少在这里假惺惺的,快点把古雪乔给我交出来。”安子豪已经忍了很久了。  “你是说雪答应?”  “快点交出来。”站在门口,安子豪怒气冲冲地和安子泰对峙。  “皇上,您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说这雪答应怎么会在我这里呢?这说出去也不是很好,你不要名声,我还要呢。”安子泰故意这样说着,看着安子豪的眼神满是戏谑。  安子豪也不傻,他在来之前早就派飞流过来调查了,刚才飞流回来告诉他人确实是在这韩王府。  “飞流,给我去搜。”安子豪冷声吩咐着飞流,飞流得到命令之后直接冲进了韩王府。  “不可以!”看着安子豪来硬的了,安子泰有些担忧,他也有些害怕,虽然知道他这个皇帝有名无实,大权还是在太上皇手里。  “你藏了我皇宫的人,这样的事情你都敢做,我有什么不敢的?”安子豪冷笑着,他是铁了心了,而且人就确定在这韩王府里,肯定跑不了。  飞流已经径直往安子泰的密道方向跑去,安子泰更是紧张了起来,这雪乔刚来他王府没有多久,探子就来汇报说皇上过来了,情急之下他被古雪乔藏在了密道里,这飞流居然知道,还查出来了。  飞流站在密道的门口等待着安子豪的吩咐,安子豪知道古雪乔就藏在这里面,他已经想好了见到古雪乔之后,怎么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