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共执一生(剧终!)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4418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5


  乔木月对王羽轮正眼连瞧都未瞧,但心里却是心急如焚,她没有十全的把握,更不敢赌王羽轮在听到这些后,会不会真的跟自己翻脸。  没忍住,看了眼一直一言不发的王羽轮,只见他面色阴沉,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乔木月心中心虚不已,可是她又无法,她只能这么做,因为站在她面前不是只有王羽轮一人,还有连洛,一个随时都能抓住自己把柄的人。  而且,现在的一个不小心,或许自己谋划许久的事情,会因为此时一个小细节而全盘攻破,是很有可能连她自己名节不保,东山不再。  乔木月一狠心,瞪了一眼王羽轮,看着连洛,委屈的表情尽显,“阿洛,一个玩世不恭,一事无成的小孩子而已,就放了他吧?”  连洛听后,只是一笑,而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王羽轮,若有所思道:“我记得前些日子在家里的时候,爷爷说过你是要准备结婚的人了,不知道大嫂中意之人是谁啊?”  话刚说完,连洛明显的看到乔木月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随即便又是一笑,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哦不,瞧我这记性,既然大嫂都是准备结婚的了人,阿洛是不能再称呼大嫂了。”  乔木月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但下一秒她的手却被王羽轮拉了过去。  王羽轮拉着乔木月的手,含情脉脉,但眼睛里却是满眼的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乔木月见着王羽轮这番模样,再看了眼连洛,只见连洛已经走进屋内,旁若无人的做到沙发上,似看非看的看向俩人这边,面部表情很让人捉摸不透。  乔木月心怕连洛会看出什么,但她不知道所有的事情,连洛心里已经一清二楚。乔木月想就势打掉王羽轮搭在自己手上的手,但奈何王羽轮握的太紧,乔木月看的出来,王羽轮是真的懂了性子,她从未见到这种模样的王羽轮。  “月月,你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吗?”王羽轮看着乔木月,依旧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乔木月虽然心里犹如冲动的猛兽,她是比谁都想第一时间去跟王羽轮解释这件事情的真想,亲口告诉他其实她的这些话都是无可奈何,可是当着连洛的面,她不能这么做。  王羽轮见乔木月并不说话,瞳眸中含了一分阴冷,他随即甩掉乔木月的手,冷眼说道:“看来,我不过是你寂寞难耐时的玩偶,想了就花钱玩玩,不需要了,就一手甩开,互不相干,是吗?”  乔木月听后,瞪着眼睛,她从未把王羽轮当成需之即来弃之即去的玩偶,就算是有,那也是与王羽轮刚相识的时候,彼此双方都不懂,加之王羽轮是个需财的赌徒,而她正巧又是那个能给予王羽轮所需的财神爷,曾经的彼此需要,让乔木月也万没有想到,她真的会依赖上这个嗜财如命的赌徒。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乔木月拼命解释。  倒是一直坐在身后沙发上的连洛听此,看似无意的立马接上一句,“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你们不是素不相识吗?”  乔木月一惊,他知道连洛十分聪明,刚才是自己一激动,竟露出了马脚,想着如何补救,“我们不认识,阿洛,是你想多了。”  “但愿是我想多了。”连洛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一本书,随意翻看着。  似乎已经忍耐很久的王羽轮,直直的站在乔木月身旁,在乔木月转头看向自己的那一刹那,他脚下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而乔木月似乎也擦觉到了王羽轮对自己的刻意的远离。  乔木月心里下意识的慌了神儿,她立马拉住王羽轮的胳膊,说道:“是你想多了,我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相信我,好吗?”  王羽轮狠狠甩开乔木月的手,而沙发上的连洛翻着书的手突然停下,似是发现什么一样,眼睛看着书页不到几秒,便立马挪开。  “乔木月,你让我相信你?现在你那什么让我相信你?你骗了我这么久,你于心何在,若当初没有你,现在我王羽轮会更好!”王羽轮愤恨的看向乔木月,他是万没有想到乔木月会因为一个陌生人,从进门开始就一口否认自己,那么决绝。  乔木月听此,见事情已经没有了再隐瞒下去的可能,加之王羽轮竟然出口如此没良心,这么多年来,王羽轮在自己这里要风有风,要雨得雨。  他是赌徒,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是个被驱赶出家族的不孝子,但乔木月呢,她没有对他冷眼相看,没有嫌弃他,反而每每都满足他,几十万,几百万,哪一次她连眉头都不曾眨一下。  后来,乔木月才想明白,原来爱一个人,陷得越深,就越盲目,盲目到充满了金钱的交易都不曾发觉。  可是她现在后悔了,她不该去爱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从来爱钱不爱自己的放浪之人,她也自责,她不该用金钱去购买人生,以及她只身的幸福。  “王羽轮,你怎么不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一身充满铜臭的皮囊,不务正业,如果没有我拿钱供你吃喝玩乐嫖赌,你觉得你还能活到现在这幅人模狗样吗!”乔木月几近发狂的冲着王羽轮怒吼。  她绝望到了极点,也深知这番话说完,连洛就会彻底揭发自己,连同自己的人生,以及连家的资产。  可是,现在想来,似乎连当初的八百万分手费也得不到了。  乔木月说完,人已经颓废到了地上,王羽轮怒瞪着地上的乔木月,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的女人,那个供了自己多年的女人,可是心里却一丝愧疚以及感恩都没有。  在他的眼里,乔木月这种心思毒辣,不择手段的女人对他来说,早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况且,乔木月指使自己下毒之事,更能看出这个女人的心狠,可是,他当初眼里只有她的钱,就没想到,今天的乔木月为了钱能害人姓名,明天的自己也会照样被她六亲不认。  王羽轮越想越失望,他望了眼地上的乔木月,“从今天开始,一刀两断,是生死灭,天涯各一方!”  说完,一摔门,大步离去。  王羽轮最后的这句话,在乔木月的脑海中徘徊了许久,是啊,总

说金钱是万恶的来源,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连洛一挑眉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乔木月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何必演戏?这件事情我们早已经知道了。”  乔木月冷笑着抬起头,“我们?”  连洛听后,邪魅的笑了笑。  乔木月转头,笑意更加绝望和张扬,“是宋莲吧?哼,也就只有她能这么做了!”  连洛弯下身子,一字一句,“乔木月,我敬你曾是连家的大少奶奶,才会对你这么客气,宋莲是跟我说过,但她却不肯告诉我下毒之人的名字,若不是我查到现在,你觉得你还会或者留在这里跟你的情夫逍遥法外吗?”  “这么说,你是要公报私仇了?”  “但可惜,我不是你这种心思深沉的人,放心吧,连家允诺你的八百万分手费,会一分不少的给你,但连家会对外宣布真相,乔木月私通奸夫,不贞洁,逐出家谱。”  连洛说完,便同王羽轮那般,大步离开了乔木月的住所。  连洛从乔木月处所出来后,便直接开车去了宋莲的学校,他想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宋莲,让她放心。  连洛开着车,把今天的事,用短信发给了父亲。  到了学校,直奔宋莲的办公室,一推门,便见宋莲和西亚俩人正在吃饭。  西亚一见连洛,便立马做垂头丧气模样,撅着小嘴,十分不满的看着宋莲,责怪道:“看吧看吧,说曹操曹操就到,连吃个饭都不能清净清净。”  宋莲用筷子头敲了敲西亚的头,“吃你的饭,哪来那么多毛病。”  西亚嘴巴撅的更高,又转头看向走来连洛,说道:“你怎么老是出现在小莲身边啊,你们俩还没结婚呢,这点时间都不把小莲留给我,太不地道了。”  西亚说着,夹起一块红烧肉塞到嘴里,愤愤着接着说道:“再说了,按规矩,人家结婚之前都是不允许新郎新娘见面的,你俩可倒好,形影不离的。”  连洛走到桌边,也不客气,拿起份米饭就吃了起来,全然不理会西亚的疯言疯语,倒是十分好奇的问宋莲,“就你们俩人吃饭,怎么买了三人的份?还有人要来吗?”  连洛刚说完,西亚又插嘴说道:“你还知道不是你的饭啊,拿起来就吃,吃上了才问小莲。”  宋莲看了眼西亚,笑着看着连洛,说道:“你听她胡说,不是买给别人的,你吃吧。”  “那,今天的饭谁买的?”连洛突然严肃起来。  宋莲和西亚没想到连洛的语气会突然间这么生硬,西亚心中忐忑,该不会是自己刚才的玩笑开大了吧,但也不至于一个大男人为了一份饭就生气,没道理啊。  宋莲回道:“我买的,怎么了?不对你的胃口吗?”  连洛的脸色就更阴沉了,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要停的意思,只听他嘟囔道:“你究竟是买给谁的?”  宋莲一听,当即就笑了,感情这家伙是吃醋了啊,没想到连洛居然会把西亚的玩笑话当真,真是好笑。  宋莲憋着笑,西亚一脸愧疚,十分尴尬,对连洛说道:“今天和小莲去买饭,她知道你午饭一定会来,又怕你不吃饭来,所以才多买一份,是怕你来这没饭吃。”  连洛恍然大悟,看了眼宋莲,觉得心里暖暖的,没想到这个女人,表面上看起来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但心里面还是在乎自己的。  “学校里有食堂,不用这么麻烦的。”连洛吃着水煮鱼,面带着笑。  宋莲有些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道:“食堂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真的害怕。”  连洛听此,宋莲在他的心里越扎越深,一向刚强坚毅的宋莲,说一不二,如今对自己却是这般在乎,连洛大口吃着饭,哪怕她是害怕食堂的事也好,还是在乎自己也好,总之,他认定她了。  “呦呦呦,我可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连世界共享的氧气都被你俩给吸干了,我都觉的有窒息感了。”西亚在连洛和宋莲眉目传情眉来眼去的时刻,毫不客气的抬起筷子,狠狠掐着碗边。  说完,又全然不顾二人投来的愤怒目光,端着饭菜径直走出了办公室。她还想好好吃顿午饭呢,可不想跟这俩人待在一起,真是生命都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啊。  连洛和宋莲俩人吃完午饭后,连洛便陪着宋莲一起去了教室巡察。  连洛走在宋莲身后,突然说道:“我们结婚吧?”  走在前面一心检查教室的宋莲,似乎并没有听到连洛的这句话。连洛见宋莲一直没有反应,想来是自己声音太小,加之教室这边太过吵闹,便咳了咳,把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大声说道:“宋莲,我们结婚吧!”  好巧不巧,连洛还未说出口,四周的声音便小了下来,原因是学生们见着曾经风靡一时的这对情侣走了过来,个个也都闭嘴往俩人这边看来。故然,连洛的这声大喊,不仅解决的宋莲听不到的问题,更是像学生们传达了一种呼喊起来的信号。  果然,给力的学生们,在听到连洛的这句话后,纷纷鼓掌起哄,本来井然有序的上课时间,被这么一闹,顿时炸开了锅。  宋莲在学生们一口同声的“答应他”“嫁给他”的起哄中涨红了脸。  正巧这时,西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见了这番场面,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这俩人又闹起了好事。  宋莲见西亚走了出来,急忙转头就跑,连洛见此,也跟上了宋莲。可怜的西亚,心中怒吼一声苍天,无可奈何投入到了疏散学生们的工作中,“别看了别看了,回去上课!”  “怎么?没见过谈恋爱的啊?”  “年纪轻轻,瞎凑什么热闹,快回去上课!”  。。。。。。  宋莲一口气跑到花园,连洛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宋莲,“跟我结婚,我们再生一个武术学校好不好?”  宋莲羞红着脸,任由连洛温暖的抱着,“别胡说!”  五年后。  宋莲牵着嘟嘟的小手,轻轻推开奢华的办公室门,指着正坐在椅子上忙工作的连洛说道:“去,找爸爸去。”  (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