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百密一疏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6788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5


  “怎么样了?”宋莲冲他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一片狼藉的食堂大厅,本是摆放得很整齐的餐桌餐椅此时是乱七八糟,教学主任正在和两个厨子说着什么。  连洛早于他们赶到的现场,还带了很多手下,积极的安排与布署,整个事件因为救助及时,没有造成一个人死亡。  “严重的已经都送到医院急救了,这几个情况不是很严重,等待最后的救援。”  “阿洛,辛苦了。”宋莲深情的看了他一眼,一一看视过躺在地上的几个老师,向教学主任走去。  “主任,查出来什么没有?”  “宋校长,我和厨房每个人都谈过话了,大家都是按平时的步骤来准备的饭菜,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教学主任是一个非常尽职的年近五十的男人,梳得溜光的头发一丝不苟。  “好,你辛苦了,回去歇歇吧,这里交给我。”宋莲冲着他点了点头,看到他的嘴唇有些干裂,知道他因为着急,肯定很久都没喝口水了,便体恤的说道。  “怎么安心得了,我再四处去看看,也许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教学主任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再次走进了后厨。  宋莲的眼中却现出一丝深邃。  “西亚,召开记者招待会,暂停学校的一切教学与招生工作,等查明真相再重新安排开课。”她对不远处在安排中毒老师的西亚说着,转头又看向站在自己旁边的连洛。  “你有什么意见?”  “太蹊跷。”连洛砸了砸嘴,只是幽幽的说出了这一个字。  确实,整个事件看起来是意外,可是仔细的分析起来会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  因为自己是个严谨的人,所以学校里的每个环节都安排得绝对合情合理,特别是像老师的吃住问题上,特别花了大价钱将一部分教室进行了装修,让每个住在学校里的都感觉到家的温暖。  可是就是这样的费尽心思,还是百密一疏,竟然会出现全校中毒的事件,真的是让人无法接受。  “哥,得麻烦你去和今天送食材的供应商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宋莲点了点头,看向宋燮说道。  “小莲,你放心吧,我正准备去一趟。”后者点了点头,径直向外走去。  “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怀疑?”连洛看到她只是一一的安排着,表情却很是沉稳,不见半分的慌张之色。  “没有。”宋莲摇摇头:“未来才刚刚有了雏形,我不能让它就这样销声匿迹。  “莲莲,其实有的时候很多事情不要过于执着,一条路不通再换个方向走也不错。”连洛知道她的执念是什么。  未来武术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是最后能够查明一切,找出真凶,可是它的影响力肯定会大大受损,它的未来真的会岌岌可危。  “不撞南墙不回头是一种选择,而我的选择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宋莲却是缓缓摇了摇头,坚定的说着。  她始终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她不相信未来学校积极的面对此次事件,大众还会误解它的真诚,会认为孩子在这个学校上学并不安全。  更重要的一点她心里很清楚,如果就这样放弃它,不想永远生活在连洛的羽翼之下,她要有自己的生活,要有自己的追求。  安于做一名有钱人家的富太太,那是很多女人的梦想,可她不喜欢那样的状态。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除了花钱再想不到其它更好的生活方式,那样的日子想想都让人感觉恐怖。我就是南墙,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放心吧,。”连洛一双桃花眼,温柔一片的看着她,目光坚定的替她打着气。  宋莲紧紧纠着的心,被他这句话说得开始慢慢融化,这个男人总是这样无条件的为自己排除着一切防碍。  作为专业商业间谍出身的宋莲和西亚,还有前身是国际刑警的宋燮,此次学校食堂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对他们来说并不难查清楚。  他们甚至对一些线索的敏感程度,有时甚至比警察还灵敏,所以就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始作俑者已经初露端倪,很快,经过他们严密的逻辑分析与快速准确的定位,整个事件始末基本掌握清楚。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始作俑者竟然是与未来学校没有任何瓜葛的连家大少的夫人。  “怎么会是她?”西亚面对这个结论,实在是难以置信。  当然,不只是她,宋莲和宋燮同样是无语到了极点。  要说起来,宋莲和乔木月既然成为妯娌,她究竟为什么要这样暗中下黑手。  “小莲,是不  是你以前和她有过什么过结?”宋燮看着自己的妹妹,轻声的问着。  “说实话,我似乎没有与她真正的见过面,我连她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宋莲这话倒说得是真的。  “其实很简单,她一定是和连洛有过节,所以转嫁到你的身上。”西亚却是幽幽的说着,一语惊醒了梦中人。  对啊,连洛,虽然连明琰已死,可是他们怎么也是一家人过,而豪门内斗宋莲也并不陌生,夫妻上阵也是常有的事情。  她这个时候对学校下手,摆明了是想陷害自己,那么和自己有关的人,现在连洛应该是最醒目的了。  她真正的目的是连洛,她想为她的老公报仇?  可是,明明连明琰和他老婆的关系并不好,怎么他老婆会突然冒出来想为他报仇呢?似乎有点讲不通啊。  西亚看着宋莲一双黝黑的眼眸不停的转动着,知道她在分析着所有的联系。  “小莲,别在这里浪费脑细胞了,直接去找连洛问一下,看看他是什么意见,毕竟那是他的大嫂,我们如果擅自反击,伤害了她也不好说。”  “确实是这么回事,那我现在就去。”宋莲不再耽搁,转身便和办公室外走去,正巧不巧,撞进了一个刚走进来的宽阔的胸膛里。  “你都是一校之长了,竟然还这样冒冒失失的。”连洛低沉而好听的大提声嗓音响起,让空旷的教学楼内有了微弱的回音。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西亚和宋燮看到他,也走了过去。  “哦?你们有事找我?”连洛听到西亚的话,双眼微眯,淡淡的环顾着面前的三个人。  “是的,坐下来说吧。”宋莲对他点了点头,看了看其他人,招呼着大家都坐到了办公室内的沙发处。  “是不是你们查到幕后黑手了?”连洛是多么聪明的人,看到他们的神情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直接问道。  “是的。”宋莲也不隐瞒他,点头回答着。  “那人和我们连家有关。”连洛继续着自己的疑问,却与真相是那样的相近。  “连洛,难怪你生意能做得那么好,一语中的,你这脑子,真的是无人能比了。”西亚由最初对他的不屑,到今天的崇拜,她真的是对这位连家四少的发达大脑佩服之至。  他不仅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想别人想不到的观点,做别人办不到的事情。  “多谢夸奖。”连洛对她的点赞是悉数全收,稍稍停顿了一下,看向宋莲又说道:“那么让我来继续推测一下,那个人其实就是连家人。”  “是的。”宋莲再次点了点头,缓声的回答着。  “告诉我,他是谁?”连洛停止了猜测,而是直接看着宋莲,冷声问道。  宋莲能够看到他眼底的怒火,不由得有些犹豫起来。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在挑拔他们叔嫂之间的关系呢?  “是你的大嫂乔木月。”西亚看到她有些顾及,便抢了话头,直接说道。  “乔木月?”连洛一张好看的五官此时冷若冰霜,让周围的气氛都跟着降了许多。  “是的。”宋莲听到西亚已经说了,便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再次抬起眼敛看向他。  “莲莲,你确定这件事情和乔木月有关?”连洛同样是定定的看着她,两道剑眉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直接原因是学校里新来的那名老师杜康,而那个人是一个叫王羽轮的人的好友……”宋莲再次点了下头,开始缓声说道经。  “王羽轮就是乔木月现任的男朋友。”连洛当然对乔木月正在交往的人不陌生。  自从连明琰死后,她的表现过于的不屑一顾,这让他非常的气恼,于是便派了专人24小时盯着她,自然对她的现状是了如指掌。  “是的。”宋莲看到他知道乔木月的私人交际,于是便不再开口,只是安静的等着他的回答。  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太透,但是很多人却要看透。  随着对连洛的越来越了解,她知道,有的时候,自己的话说一半他便会理解,知道自己想要怎样的答复,于是便抿起了嘴唇。  “这件事情你们想怎么处理?”连洛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给出自己的态度,根本就不管宋莲等人的意见,可是此时,他却反问道。  “这个取决于你,毕竟她是你们连家的人。”宋莲稍事停顿,说出了大家的顾虑。  “首先,我想说,她不是我们连家的人;其实,我会说,如果你们拿不定主意,那么这件事情交给我,让我来处理。”  连洛慵懒的说着,目光深邃的让人看不到他的想法。  “当然,我处理之后的结果,无论如何你们不能有异议。”  “放心吧,不会有异议的。刚才本来小莲也是准备去和你说这件事情,你既然来了,那就由你全权

负责吧,学校里老师身体在逐渐的恢复,我们三个还忙着安抚军心呢。”  西亚大大咧咧的说着,站起伸了个懒腰便向外走去。  “我也出去转转。”宋燮看到西亚主动的离开,便立刻明白了,她是想给宋莲和连洛留下私人空间进一步的做决定,于是也站起了身子。  “哥,把每个出院的老师这几天的工资补发了吧,虽然他们没有上班,可是毕竟是学校的责任,在校一天,就不能拖欠他们的所得。”  宋莲抬起头看向他,轻柔的说道。  “好的。”宋燮这才答应一声,向外走去。  “莲莲,对不起。”连洛的心里早已经是懊悔不已。  那天乔木月去办公室找自己,自己并没有特别的上心,他想着依她一个女人,再怎么也搞不出什么风浪来。  没想到她不但搞出了风浪,而且还有置人于死地的狠毒,只不过她迫害的不是自己,而是宋莲,自己最在乎的女人。  “她是冲着你做的这些事情,是吧?”宋莲淡淡的开了口,口吻轻缓而柔美。  “是的。”现在轮到连洛回答她了,语气中却多了些愧疚。  “她是不是曾试图对你不利,但是却没有成功?”宋莲继续问着,目光坚定而冷漠。  “她和我要蓝色之泪,我没有答案。”连洛轻摇了摇头,给出了真正的答案。  “原来是这样,她想毒死我,那连家暂时就她一个媳妇儿可以得到项链了,可惜我却没吃,逃过了一劫,整个学校的老师却遭了殃。”  宋莲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眼底冒出两团怒火。  “应该是这样,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狠毒,竟然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连洛轻叹一声,同样是感叹起乔木月的阴辣。  还发她下手的不是爷爷,否则以他那年迈的身体,如果中了那些阴招,也许就真的永远离开了。  越想越心有余悸,他的两只拳头握得青筋暴露。  “是啊,早知如此,我会直接将蓝色之泪给她的。”宋莲看了看挂在脖子上的项坠,一阵心凉。  本以为对于蓝色之泪的争夺暂时告一段落,没有陈晋明及陈氏人员的垂涎,这串菱形宝石的项链不会再有人想要,都怪自己太天真了,根本就不应该每天佩戴着它,那样别人看不到,也许就不会再迫害未来学校了。  “她是个阴狠的女人,你给她她会要求更多,永远都是贪婪无厌的。”连洛摇了摇头,否定了她的说法。  “还好这次没事,如果有人意外死亡,就是拿十个蓝色之泪来,我的心也难安。”  宋莲咬了咬银牙,低沉而缓慢的说着,目光中竟然有层水雾。  此时,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她想想才开始后怕起来。  她办学校是想帮助更多的孩子们强健身体,可是有人却利用它来达到个人的私欲,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莲莲,放心吧,我会努力将一切的损失挽回到最小,相信我。”连洛看到露出脆弱的她的样子,心都缩在了一直,起身走到她身旁,有力的将她搂入了怀中。  此时的宋莲再没有坚强的一面,只有如受小绵羊般的委屈与温顺。  在洛城的某个高档公寓楼中,乔木月已经有三天没有出门了。  她每天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的不安中度过。  王羽轮拿着她开出的300万的支票又不见了踪影,每次都是这样,她其实已经习惯了。不过这次不同,这次他是去除掉宋莲的,除掉那个防碍自己拿到蓝色之泪项链的女人。  她找人详细的调查过那个叫宋莲的女人,竟然做过连洛的贴身保镖,而且德林安全顾问公司里,好像表现非常的优秀。  她担心这么厉害的一个女人是否真的能让王羽轮得手。  经过这几天的新闻报道,她已经可以肯定,这次宋莲逃过了一劫,可是她的小男朋友却迟迟未归,让她是坐立不安。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乔木月不由得的了个冷颤:“谁?”  “是我,阿轮。”王羽轮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满满的疲惫感传下她的耳中,她是一阵心痛。  女人就是重情义,无论男人对她做了什么,一旦动了心就再难狠下心不再理他。  一年前,他的父亲看他实在是死狗扶不上墙,而且还隔三差五叫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厮混,于是便将他赶出了家门。  也不是净身出户,当时给了他一百万,让他做为启动资金去创业。  可是一百万,对于乔木月来说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他更是不知道该拿一百万怎么去创业,反而将那些狐朋狗友集结在一起,又开始花天酒地的生活。  但是一百万,怎么可能经得住他们的消费,不到三天便全部花光了。  他百无聊赖的泡在酒吧里喝酒,却不想看到一个女的单独喝得东倒西歪,又见她跌跌撞撞的结了帐向外走去,便突发善心,跑过去扶了她一把,让她站直。  当时他看清了她的面貌后也不同得吃了一惊,美艳动人,却没有半分的幼稚气息,满满的成熟女人的味道,再看她的脸又感觉才二十多岁。  心里不禁对她产生了深厚的兴趣。  “站好。”可谁知道他不说还好,刚说那女的直接整个身子躺和了他,柔然的女体象团火似的撩拨着他的秘境,呼出的热气吹在他的脸上,让他整个人都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就这样,借着送那女的回家之名,他和她混在了那张硕大的床单里。  第二天当那女的清醒之后,他才知道那女的是洛城赫赫有名的连家大少的少奶奶,已经为人妻,年龄肯定比看上去要长几岁,可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依然对乔木月是各种的照顾与呵护。  一来二去,两个人竟然开始你侬我侬起来,感情渐入佳境,一度信誓旦旦的说要结婚,要白头偕老。  当然,里面很大的原因是,乔木月愿意拿出钱来供他挥霍消遣,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从来不会吝啬,也不会问他是怎么花的,就像是只没完没了可以取到钞票的取款机。  没有了父亲的供养,竟然又傍上了花容月貌还超有钱的女金主,他自然不愿意再和她分开。  后来连明琰死了,他是大拍双手,终于可以将金主取回家,将她所有的钱据为己有了。  就在前几天,他听乔木月说未来学校的老板娘宋莲拿了她一串价值连城的项链,他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连家的传家宝,那可不是用千或是万来棤它的价值的,哪个不到几万甚至几十万,甚至还会更高。  想到这里,他便主动请缨,让宋莲发生意外,然后帮乔木月成为最终的赢家,自己便可以也分一杯羹。  正巧得很,他的一个同学杜康来到了洛城,还主动联系了他,告诉他,现在在未来武术学校当实习老师。  未来,他听到这两个字热血沸腾,便热情的款待了老同学,然后酒过三巡说出了自己的相法。  起初杜康是不同意的,可是经不住老同学的各种诱惑和承诺,所以这才答案替他做手脚,当然最后的报酬也是丰厚的。  “阿轮,你怎么才回来?”乔木月将思绪拉回到现实,不再耽误时间,快速的打开了房门。  “连洛,你怎么来了?”第一眼,她便看到一个身着高端定制的西服,眉眼清晰笔直,薄唇略圆的脸,先是一愣便很快的回过神来。  “乔木月,这个男的说是认识你,而且还和你关系甚密,我看他在街上流浪,就帮你带来了。”连洛嘴角微微上翘着,语气慵懒而随意,同时放开了王羽轮。  “月月。”后者的双手刚放开,他便感觉所叫的人并没有表现出往日的惊喜与主动,他以为她是生气了,于是便旁若无人的准备亲她。  “干什么?”乔木月却是一返常态,用力的给了他一个耳光,恶狠狠的大叫起来。  “乔木月,你疯了吗?”王羽轮吃惊的看着她,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用手指指着她:“我只是为了达到你想要的目的,在外面多住了几天罢了。”  其实他并没有说实话,因为在杜康落网后,他并没有理视,反而是拿着手中的余钱去找人快乐潇洒去了,直到被连洛的人发现时,他刚刚被赌坊里的老板赶了出来,因为他已经身无分文。  “阿洛,我不认识这个人,送他坐牢或理让他家里交钱赔偿,随你决定吧。”  乔木月毫不羞涩的看着他,说得斩钉截铁。  “哦,原来如此,那就让下面的人将他送到警察局去吧,骚扰单身女性,还图谋不轨。”连洛淡淡的念着,促狭的看向她。  “阿洛,算了,一个小孩子也不懂得什么,告诉他以后别接触我就行了,省得被花刺所刺伤。”乔木月看到王羽轮的反应,是心急如焚得想向他解释,可是碍于连洛在,她只好继续演戏下去。  当年在她嫁进连家的时候,曾经答过一个协议,主要是指如果两个人中途因为脾气不合等原因离婚了,那她不得拿走连氏集团的一针一线,只能和到八百万的分手费。  相比于庞大的连氏金融帝哥,八百万只是杯水车薪,乔木月当然不会愿意,所以直到现在,她依然坚持着单身的说词,想着再两天,律师就将连氏集团的股份全部收入囊中。  那样自己就不用再伪装,做一个敢爱敢呢,和王羽轮长相厮守的女人。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