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定情之物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9920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3:26


  “当然。”宋莲伸手将蓝色之泪从脖颈拿了出来,展现在他的面前,依然是镇定自若的说道:“当年你和连老夫人将它作为定情之物,被世人传为一段佳话,但同时也成为了很多人竞相争抢的焦点,这是否也是把连家推到了风口浪尖呢?”  “大胆,你一个无知小辈,有什么资格谈论我们之间的爱情,你懂得始至不渝是什么意思吗?”连老爷子瞬间被她激怒,大声的斥责起来。  “老爷子,你先稍安勿躁。”宋莲根本不理会他的暴跳如雷,仍然是双眼平静如水的看着他:“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代沟,我肯定是不会理解你和连老夫人的爱情,但是我知道,那是情到深处的见证。”  “那么,你真的可以说你很了解我们这一代人的感情吗?”宋莲不慌不忙的反问着,眼中是绝对的坚定。  “我走的路比你们吃的盐都多,你这样顶嘴难道是小辈对长辈应有的态度吗?”连老爷子避开了她的问题,越发的愤怒起来。  “老爷子,那我说你倚老卖老,会不会也不太合适呢?”宋莲挑了挑两道好看的柳眉,淡淡的说着。  “这就是你进入连家的态度吗?你这样心机深重的女人,上次我主动让你成为我们家的孙媳妇,你是怎么说的,为什么现在又改口了?”  连老爷子的剑眉倒竖了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她,毫无半分退让之势。  “我说过,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是吗?”宋莲也不示弱,见招拆招的接着他的话。  她看到老爷子被自己气得有些发逗,转脸瞟了眼连洛,而人家却早已翘起二郎坐在了一边,像看戏般的盯着她和老爷子,意犹未尽的样子。  “两个人就是两个家庭,你这么伶牙俐齿难道不懂得这个道理吗?除非你嫁给洛儿后永远不进连家的门,否则你就得面对我。”连老爷子冷笑一声,淡淡的说着,眼中露了一丝得意。  “老爷子,你是阿洛的爷爷,我既然答应了他的求婚,当然也应该叫你一声爷爷,但是你这样直接给了我下马威,我不知道是否有资格叫出那两个字。”宋莲无奈的笑了一下,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口吻自然了软了下来。  他说的没错,毕竟他们之间有连洛存在,自己今天反驳他也只是告诉他,自己是因为对他的孙子动了情才点头的,不为他们家的其它物质因素。  “爷爷,怎么样,我给你选的这个孙媳妇儿还不错吧,不但有胆有谋,而且懂得适可而止,虽然年轻,气势可是一点儿也没输给你,和奶奶是不是很像?”  坐在一看戏的连洛终于开口了。  “嗯,不错,你的眼光确实很独道,就是温柔还欠缺点儿。”连老爷子一张严肃的面孔瞬间笑容可掬了起来,乐呵呵的看着宋莲。  “还真是一家奇葩。”宋莲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无语的摇了摇头,轻声的嘟囔起来。  原来搞了半天是连老爷子对自己的考验,还真是虚惊一场。  连家的人真的是不能按常用理去分析,这明显是爷孙俩提前商量好的,刚才却像真事儿一样,如果不是自己心理素质够强,也许会拂袖而去,到那时,是不是就代表着自己和连洛之间完了?  越想越懊恼,她的脸色开始变得越发平静冷漠起来,这是她生气的标志。  “莲莲,怎么被爷爷说了两句不开心了吗?”看到她的样子,连洛趁着老爷子去洗手间的空当,温柔的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怕我图谋你们连家的钱财吗?”宋莲毫不避讳自己的不悦,冷眼看着他。  “是。”连洛倒是直接,坦诚的点了点头:“我们以后是一家人,毕竟要让彼此没有隔阂,否则生活在互相的猜忌中会很累,不是吗?”  “嗯,也对。”宋莲并不是个小气的人,理解地回应一声,然后又将俏脸附在了他的耳旁,低声问道:“那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智勇双全,你没有发现老爷子几次都要是躲闪你的问题,他答不上来。”连洛一双桃花眼笑得弯成了两道美月,迷人无比。  “这就好,真是搞不懂,为什么样你们家里人相处都要这样针锋相对一下,然后才能相睦下去。”宋莲耸了耸肩,真是奇怪的连家人。  他们在外人看起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作风,其实是怎样的,也许只有了解他们的人才知道,那是最直接的生存之道,更主要的是他们很少会主动的去攻击别人,但总是被别人逼着不得已而占了上风。  “宋小姐,这条蓝色之泪的秘密我想你已经知道,等你正式过门儿之后,我希望你可以开启它,帮洛儿将连式更好的经营下去。”  因为宋莲第一次正式的到老宅见家长,所以连老爷子是非常的重视,早已经命人备了一桌的好饭菜招待她,这倒是她所没有想到的。  席间听到老爷子的话,宋莲自然了是明白,他想让自己打开蓝色之泪,将国外的那家企业并入连氏集团,然后让连洛的财团更加壮大。  虽然她不知道项链里暗含的那家工厂有多大,可是有一点她很清楚,那绝对是一家非常有份量的企业,否则陈夫人当初也不会想尽办法要争夺它。  “老爷子,我……”宋莲抿了抿嘴,柔声的回答道。  “你都是连家准孙媳妇儿了,怎么还这样叫我呢?”连老爷子再次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脸上却是和蔼的说着。  “叫爷爷。”连洛坐在一旁,看到宋莲的脸泛起一阵羞涩,也是面色温和的低声提醒着。  “爷爷。”老爷子都这样说了,还有他在身旁低语,宋莲当然是不再说什么样,轻声而有些不好意思的唤道。  “嗯,这才对。”连老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桌子中间的一个菜说道:“水晶桂花糕,那是洛儿从小最爱吃的,不知你是否也爱吃,尝尝。”  “我夹给你。”连洛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语气依然温柔,筷子已经伸了过去,夹了一块放入宋莲面前的菜碟中。  既然是老爷子钦点,不管爱不爱吃宋莲都是要尝一口,还好她并不是一个挑食的人,只是她很奇怪,从来没有听说连洛喜欢吃这个菜,而且一般像桂花糕之类的应该是女的才爱吃的才对。  心里是各种的琢磨,宋莲还是勉强吃着。  虽然她是个不会随意看人脸色行事的人,但是她懂得一点,家和万事兴,所以绝对不会失了应有的对长辈的尊敬。  “这是爷爷昨晚特意打电话问我你爱吃什么然后命人包的。”  “老爷……哦,爷爷,谢谢。”一桌子的菜肴,宋莲竟然有些紧张,所以并没有细看上面究竟都摆了些什么。  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的她,自从同意了连洛的求婚,竟然感觉自己都对自己陌生了。  “你们两个有缘,都爱吃和水晶有关的美食。”  连老爷子轻叹一声,声音从未有过的柔声一片:“洛儿,当初你妈的离开我没有出面阻止,一是出于私心,想为了家里能安宁些,二也是为了她着想,如果她一直住在连家,她会被慕容兰欺负得根本没法抬头,反而会受很多的委屈。”  “爷爷,这些在她离开人世时也告诉过我,她很感谢你当年能赶她出连家,让她拥有了享受自由的机会,只是她后来得了抑郁症,根本没办法摆脱心理的折腾,也许天堂是她最好的选择。”  连洛淡淡的说着,反而嘴角露出了一个淡笑。  看来他已经对何氏的死释怀,没有了最初的愤怒,此时他说得云淡风清。  宋莲冲着他点了点头,两个人的手牵在了一起。  “宋小姐,一定要和洛儿永远幸福的生活下去,直到白头偕老。”连老爷子动容的看着自己的幺孙。  这是自己第一次主动的与他谈论何氏,那个自从嫁进连家就没享过什么福的女人。  其实对她,自己的心里是有很多的抱歉,可是为了整个家的安宁,必须要有人牺牲才行,所以当时在何氏提出要一笔钱时,他并没有拒绝,而是欣然给了。  “我们会努力的。”宋莲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是她第一次在连家老宅感觉到了温馨的感觉,没有了针锋相对,只有彼此的唏嘘与祝福。  “对了,还有一点我得提醒你,在你和洛儿大婚前,一定要看好蓝色之泪,不要让它再有任何闪失。”连老爷子深情的看着她脖劲上的项链,意味深长的说着。  “老爷子,要不然我把它放在你这里吧,由你来保管,因为它对我来说有些沉重。”想到之前因为蓝色之泪的各种争斗,宋莲仍然是心有余悸。  “这是作为连家的媳妇儿必须接受的考验,你可以的,我相信。”连老爷子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转而看向连洛:“估计她会和你奶奶一样,那个秘密是不会打开的。”  “其实我也有同感。”后者也是笑了笑,附和着。  宋莲本性与世无争,她从来不会对物质产生欲望,就是开办学校也是想实现自己的价值,否则她也不会有建立希望小学的想法。  “这样挺好,生活会更简单一点。”连老爷子似有深意的说着,稍事犹豫,还是接着说道:“你大嫂现在也听说了蓝色之泪的消息,昨天还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没有给她。”  “她不是已经准备另嫁他人了吗,难道连氏的股份还满足不了她的胃口吗?”连洛冷哼一声,想到连明琰老婆的那张嘴脸,不由得恨上心头。  连明琰的尸骨未寒,她便跑到老宅来和连老爷子要股份,要属于连明琰的那份财产。  想到她膝下无子,娘家也败落了,老爷子心头不忍,便给了她足够此生富足生活的资本,而那些已经远远超出了她应有的。  可没过多久,她已经穿着娇艳的出入上流社会的场所欢声笑语,毫无半点悲伤之情,而且很快便又有了绯闻男友,是个一事无成的小混混,油头粉面。  这毕竟是她私人的事情,自己也是知道他们两个夫妻是貌合神离,便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毕竟没有自己,连明琰也不会死。  相安无事的这样下去本是挺好,没想到她现在竟然又跑出来要蓝色之泪,还真是一个不知足的女人。  “爷爷老了,很多事情不想再烦心了,所以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吧。”连老爷子深叹一声,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再次伤心起来,微皱着眉头,缓声说着。  “嗯,放心吧,我会处理。”连洛点了点头,知道老爷子这是隔辈亲作祟,不想再面对那个女人,让她触及自己过多的伤心处。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去找连明琰的前妻,后者竟然主动的找上了他。  连明琰的老婆,乔木家的二小姐乔木月,也算是洛城一枝花,刚成年时就因出色的姿色和冷傲的性格备受外界关注,只是在敢和连家大少结婚后,乔木家的生意却出现了意外,一夜间倾家荡产。  当时她也求过连明琰帮忙,让乔木家渡过难关,可是却被无情的拒绝,从此以后她便和连明琰再无任何情份。  “大嫂,怎么突然来办公室了呢?”  虽然连明琰已死,可毕竟他们没离过婚,连洛再看不上她,也是要尊称一声大嫂的,辈份不能乱。  “阿洛,瞧你说的,许久没见,大嫂来看看你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嘛。”乔木月眼中是风情万种,因为保养得当,穿得又其前卫,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般媚人。  “哦,这我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了。”连洛挑了挑眉毛,幽幽的接着话,毫无半分温度。  “一家人说这些就太见外了。”乔木月在他的办公定里左右的环顾着,好像对每一个角落都很感兴趣似的,转了好几圈,才斜着身子坐在了屋中的沙发里。  “听爷爷说,大嫂前几天给他打电话了?”连洛可不想一直和她打哑迷,便直接说道。  “是啊,自从你大哥死后,我也不好总去老宅问安,偶尔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老爷子的身体,也算是尽孝了。”乔木月比连家大少奶奶时少了一些稳重,更多了一些浪荡,她的话语与言行让连洛不觉微皱起眉头。  “爷爷年事已高,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是很悲惨的事情了,所以我们还是少去打扰他清静的生活比较好。”连洛一双桃花眼深邃的审视着她,语气似有所感。  “阿洛,你这话是怪我打扰了老爷子的清静吗?难道问安也错了?”乔木月听他的话,两只眼睛瞬间立了起来,扯起嗓子问道。  “大嫂,瞧你误解了不是,我只是说,有些事情,咱们不需要让他知道,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虽然阿洛能力有限,不过帮自己家人还是义不容辞的。”  连洛笑得很淡了很冷,话说得委婉,却是暗中带箭。  他的暗示很明显。乔木月快改嫁了,那以后就不是连家的媳妇儿了,她再有什么事也和连家没太大的关系了,如果不是当初老爷子不忍看她的眼泪,给了她一些连氏集团的股份,她就真的是和连家再无瓜葛了。  “这是自然,毕竟我们还有共同的利益被牵扯着,就算是我和别人结了婚,手里的那些股份还在,咱们也断不了关系。”  乔木月也是大家小姐出生,自然听得出他的话外音,不紧不慢的接着话,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阿洛,大嫂再婚,你可一定要来喝杯喜酒啊。”  “只要我在洛城,自然是要去,就算人不到礼也是要到。”连洛嘴角上翘,脸上的肌肉没有半分的改变。  “嗯,整个连家数你最体恤人了,理解大嫂的不易,身为一个单身女人的苦衷。”乔木月看到他一个劲儿的顺着自己说话,倒有几分唏嘘起来。 

 自从连明琰死后,她不愿再回那个死气沉沉的别墅,便搬到了外面和自己的情人同居,却被很多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本来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是她却自认没做错什么,反而认为是连家的人暗中诋毁她,给她小鞋穿,所以对连家的意见是与日俱增。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情人吵架,喝到酒吧里喝闷酒,却看到墙壁上的电视里正在播有关连家四少求婚的消息,她起初只是打心眼里的鄙视,可是等她听到连家传家宝的时候,瞬间微醉的大脑清醒了过来。  连家竟然给历代的儿媳会传下来一个稀世罕见的传家宝,她竟然一点不知情。  作为长房长孙的她,无论如何应该是首要人选,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件事情?  心头不满,她第一时间便给连老爷子挂去了电话:“爷爷,我是小月。”  天生一副娇嗲的嗓音,连老爷子难得听到她的声音,脸上还是不由得眉开眼笑了起来:“小月,有些日子没见你了,最近好吗?”  “还是那样,明琰不在了,生活也没什么指望了,过一天算一天吧。”在他的面前,乔木月总是装得很是可怜凄惨。  “唉,委屈了你了。”连老爷子听到她的话,不由得长叹一声,声音很是低落。  “好像是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连老爷子想到宋莲,虽然之前自己已经同意过她和自己孙子的交往,可还有有些抵触情绪。  “哦,这个老四,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家里人一声,刚才我看到电视里说他求婚了,直接轰动了整个洛城。”乔木月信誓旦旦的说着,很是不满的语气。  “哦?这么轰动?”连老爷子问。  “是啊,而且里面还说他送给了那女人一串连家的传家宝,爷爷,咱们连家的传家宝是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呢?”乔木月拐了半天,终于说到了真正的目标,声音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小月,你说什么样传家宝?”连老爷子自然知道她在问什么,却装起了糊涂反问道。  “爷爷,别装糊涂了,老四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乔木月对他的态度很是不满,语气变得不再恭敬,反而质问起来。  “哦,你是说蓝色之泪吗?”连老爷子糊弄不过去,便了不再回避,对她的态度也不介意,反而是和蔼的说道:“那本是你奶奶留下来的,当年被人偷走了,阿洛刚找回来。”  “是这样,那按理来说传家宝不是应该传给长房长孙的吗?怎么现在被他占去了?”乔木月还真担心他不承认,现在既然认了,那她更不会善罢甘休。  “小月,不是你想的那样,它是传给连氏集团的继承者的。”连老爷子一向重视家和万事兴的理念,所以不希望家里人出现内斗的情况,便温和的解释起来。  “是这样啊,还真是巧,明琰刚死,这个宝贝就浮出水面了。”乔木月的风凉话说得再明显不过了,任谁都会听得懂,连老爷子自然也有些不快起来。  “小月,别闹了,这件事情在琰儿生前也是知道的,而且他也一直在帮我找它,难道他一点儿也没有告诉你吗?”  本来,老爷子是看在大孙子的面子上,对大孙媳妇非常的疼惜,可是听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说话,诺大的年龄,面子和里子都是挂不住的。  “哦,是啊,爷爷你这么一说,小月倒是想起了一些,瞧我这脑子。”乔木月是个漂亮的女人,更是一个察言观色的高手,她自然听得出老爷子的怒意,忙改了口吻。  现在自己还不能和连家闹僵,尤其是这个老爷子,没有他帮自己撑着腰,自己在连氏集团的那些股份很快便会被连洛抢了去,这点她还是很清楚的。  “想起来就好,就这样吧,有时间回来看看。”连老爷子性格直率得很,不高兴就是不高兴了,立刻说完挂了电话。  这也就是起初他对连洛和宋莲的探望很是不领情的样子。  求婚他不反对,年轻人的张扬他也不介意,毕竟每个人的生活态度不同,做事方法也不同,可是关系到连家的内部团结,他就不能坐视不管了。  思绪回到现实,乔木月一双眼睛画得有些过于的精致,反而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  “大嫂言重了,爷爷才是最疼你的人。”连洛却是淡淡的纠正着她的话,将她戴在自己头上的光环摘了下去。  “爷爷对我的好,我自然是心里有数。”乔木月说着却冷笑了一声,让他看着是非常的不舒服。  “大嫂,你今天来不是只想来请我喝喜酒的吧?”连洛嘴角轻翘,双眼阴鸷的看着她问道。  “既然你问了,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了。”乔木月却是娇笑一声,用手轻轻拍了拍脸颊,嗲嗲的说道:“阿洛,听说你求婚的时候是拿连家的传家宝求婚的,可有此事?”  “是啊,怎么了?”连洛的眼底瞬间闪过一丝精光。  还真是个贪婪的女人,竟然亲自上门要东西来了。  “我听爷爷说了,那可是奶奶传下来的,你怎么能这样随意就送给那个女人呢?”乔木月从来没有叫爷爷奶奶叫得这么亲切,令人动容。  “大嫂,在你和大哥订婚后我就这样尊称你了,可没有叫过你‘那个女人’,所以……”连洛隐讳的说出了自己的不满,声音渐渐冷了下去。  宋莲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从她嘴里说出来好像很不堪的样子,他自然不会任由她胡言乱语。  “哦,是啊,大嫂我失言了,那位……叫什么来着?”乔木月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她也不想直接和连洛翻脸,毕竟他在连家是最难缠的一个,她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  “宋莲。”连洛抿了抿嘴,坚定而清晰的说出了两个字。  “哦,是,宋莲小姐。”乔木月讪笑了起来,以掩饰自己怕尴尬:“阿洛,传家宝一向是传长房长孙的,你这样擅自的送出去,好像不太妥吧?”  “有吗?我感觉没什么不妥的,而且爷爷也是这个意思。”连洛心里冷笑着,坐进了诺大的老板椅中,微眯的双眼看着她。  “爷爷的意思?”乔木月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锋芒,身子坐直了起来。  “这个大哥也应该是知道的,当初爷爷给我和大哥做了约定,谁先找到蓝色之泪,谁就继任连氏集团,成为继承人,而项链是只传继承人的,难道大哥没有告诉过你吗?”  连洛的最后一句话是故意问的,他明知道乔木月和连明琰两夫妻名存实亡,可还是借机给她一点小小的警告,不要胡乱生事,因为她并不占理。  “这个你大哥当然说过,可是我认为这个约定完全不公平。”乔木月当然也听连老爷子问过同样的问题,早已经心里有了计较,淡淡的说着。  “那大嫂的意思是?”连洛没想到她在这样的解释面前还想抵赖,心里不由得赞叹起她的脸皮之厚。  “你们当初立字据了吗?”乔木月听到他的话软了下来,以为自己的话已经有了效果,他准备退让了,所以眼放精光的问道。  “没有,口头协议。”连洛摇了摇头,实话实说着。  连家的男人,说一不二,就是连明琰那样的小人也是从来不会食言,只要是说到就会做到,一家人的事情,根本不需要什么字据。  “这就对了,你现在这么说,你大哥又不在了,具体是什么情况也没有对质了,我好像记得明琰说过,是无论谁拿到那个宝贝,虽然是可以继承连氏集团,可是东西还是要传给长孙才是。”  乔木月说得是摇头摆尾,就好像她的话就是圣旨般,一字千金。  “大嫂,你要是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就像你说的,大哥已经死了,死无对证。”连洛语气阴森了起来,看着她那有些过于白的脸,冷冷的说道:“如果你非要坚持自己的说法,那我不介意我们按照正常的途径解决这个问题。”  他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乔木月再不甘心就去法院起诉,他会奉陪到底。  乔木月当然不会那么傻,她现在一没有证据,二没有支持者,就这样起诉,估计最后也是白费力气,根本什么也得不到。  “阿洛,咱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我怎么可能那么唯利是图呢。”浅笑一声,娇美的俏脸露出一丝狡黠:“现在东西你也送了,自然没有理由再要回来,连家人可是说一不二的,所以干脆你将那宝贝的价值折现兑现我算了,这样我也就不追究了。”  “大嫂,你不感觉这样亏大了吗?”连洛听到她的话,竟然被气笑了。  还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女人,还好她不知道蓝色之泪的秘密,否则它的市价有多少,自己根本兑现不了。  “都说了,我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大嫂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乔木月听到连洛的问话是直摇头,话语真诚而恳切。  “我不同意。”连洛收起了笑容,英俊的脸庞已经是阴云密布,冷冷的说道。  “连洛,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真的要闹翻脸吗?”乔木月此时也不再伪装,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大声的喊叫起来。  “乔木月,我是敬你才尊称你一句大嫂,如果你这样咄咄逼人,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连洛已经不准备再给她留面子,言语自然也很是不客气起来。  “呸,什么大嫂,你们全家合起伙来骗我,竟然还说敬我,真是天大的笑话。”乔木月冷哼着,满眼的鄙视神情。  本是一张好看的脸庞,因为愤怒,脸上的粉底反而出现了裂纹。  “你这样想,我也无可奈何,但有句丑话我要先说在前头,别再去打扰爷爷的清静,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连洛看到她的样子,再没有半点雍容之态,反而像个泼妇般嚣张。  “是我的就得归我,我不会做出半分的让步。”乔木月目光充血,阴冷的说着,毫不示弱的盯着她。  连家的祖传宝贝就该归她,连明琰那么多年对她的冷落,她都忍了,现在他死了,自己不能再有半分的妥协。  “你要坚持这样,那我也没有办法。”连洛冷冷的看着她,声音低沉的说完,按下了办公桌上的内线说道:“请乔木小姐出去。”  “好的,总裁。”夏薇儿还是第一次听到连洛这样无情的轰一个人出办公室,忙穿着细跟皮鞋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黑衣的保镖。  “连洛,你等着,看咱俩谁笑到最后。”乔木月一看这排场,知道自己再拗下去也没有用,今天是只身前来,没有一个帮手,自己讨不到半分的便宜,狠狠的说完转身主动的走了出去。  “以后不许她再进入我的办公室。”连洛厉声对夏薇儿吩咐一声,后者赶忙点头答应道:“是。”  冲着下属摆了摆手,所有人都退出去后,他才再次慵懒的倒在皮椅里,冷漠的自喃着。“不自量力的女人。”  这件事情就这样没有了下文,连洛也没有往心里去。  乔木月,虽然嚣张跋扈,可是却生性胆小,从来是贪生怕死之辈,以她势利短浅的眼光也绝对做不出什么惊人的举动,更不敢真的去法院告诉连家,因为她知道根本就赢不了这个官司。  可是就在几天后,未来武术学校却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所有的老师集体食物中毒了。  几十号老师,除了宋莲、宋燮和西亚和教务主任及其中一个新来的代课老师,所有人都住进了医院。  当天西亚临时外出去找陈泽去了,宋莲和宋燮兄妹俩因为外出办事,没有在学校食堂吃饭,教务主任和那名新来的老师也是在外面吃的,而其他的人都没有幸免。  “这是怎么回事?”宋莲接到消息时,眉头瞬间拧成了一股麻花状。  “怎么了?”一旁宋燮看到她的样子,好不解的问道,以为她接到了什么有关家长投诉之类的电话。  “所有老师食物中毒了。”他们两个已经办完了事情,正在回学校的路上,所以宋莲忙对司机说道:“小刘,快些回学校。”  “食物中毒?!”宋燮一脸茫然的重复着,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  学校里前前后后共有四十多位老师,大部分还都是住宿员工,所以为了照顾好他们的身体与饮食,宋莲特意聘请了四星级酒店的大餐来餐厅掌勺,所有的餐具与食材都是提前与一些绿色供应商洽谈好了的,每天定时送来,根本不可能会出现食物中毒的事情。  “是啊,教务主任暂时让学生们都回家了,有一批老师已经送去医院了。”宋莲点头继续说着,已经看到学校的楼下仍然停着三辆救护车在那里。  “小莲,别急,这件事情太蹊跷了。”宋燮同样是皱起了两道剑眉,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学校开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个环节自己也都亲自把过关,如果不是有人暗中使坏,是绝对不会有任何差池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先看看有没有人伤势严重,接下来我们再去调查。”宋莲点了点头,轿车已经停稳了下来,她一个健步下了车。  “小莲,我刚接到消息就赶来了,怎么会这样?”西亚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她的红色小跑车还停在不远处。  “我也不清楚,上楼去看看吧。”宋莲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径直朝里走去,顺势丢下一句。  往日热闹异常的教学楼里没有了一个学生的影子,显出一副萧条的景象。  来到教师就餐区,里面歪歪扭扭的还躺着几个老师,其他人估计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莲莲,你回来了。”连洛看到她们走进来,平静的打着招呼。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