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10089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5


  “原来你一直在留意着陈氏集团。”陈夫人抬起双眼定定的看着他,眼神中多了几分欣慰。  “怎么可能不留意。”连老爷子似无意的回应了一句,却是万分的感慨:“放手吧,满足于安享天伦之乐的日子是个很好的选择。”  连洛看着爷爷这样循循善诱的说着,好像在带着一个迷路了的孩子回家,声音很轻缓,却似一股甘泉流入心间。  他知道,老爷子的话已经在陈夫人的心中已经有了悸动,他看得到她眼中的动摇。  “连洛,陈晋明究竟给你下了什么迷药,让你摆着巨大的利益都不动心,难道仅仅是为了那个叫宋莲的女人吗?”  片刻的沉默,陈夫人却突然抬头看向连洛,声音冷漠的问着。  虽然她问得很直接,可是却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锋芒,口吻也略显得温柔了许多。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是爷爷从小教育我们的道理。”  “哦?听起来似乎你对他的评价还挺高。”陈夫人挑了挑两道修饰完美的柳眉,有些挑衅的说着。  “至少他是难得一个让我有挑战欲望的人。”连洛并没有否认她的话,而是做了小小的修正。  他从来没有将陈晋明放在眼里过,因为相比于他的从商手腕儿,后者还略显稚嫩。  但是就宋莲的事情来说,陈晋明虽然阴险,但并没有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即便中间一度准备派她前往南非执行任务,那也只是上司对下属安排的工作罢了。  所以总的来说,他对陈晋明并没有什么敌意,毕竟人在这社会上生存,总是要适应某些生存法则的,只不过大家选择的走路方式不同罢了。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的胸襟。”陈夫人长叹一声,对面这张年轻俊美的脸庞上露出的坚定与刚毅令她折服。  其实,连尧横的话说得很直接,但还是略显含蓄了些。  她心里自然明白陈氏集团这几年的发展,并不是没有起色那么简单,而是在走下坡路,但是想到自己的亲孙子竟然用那样阴险的手段抢走了自己的心头肉,她还是有些不甘。  “陈夫人,我承认你是一位女中豪杰,叱诧商界多年,将陈氏从最初的一个小公司发展为今天这样的跨国企业,无论手段如何吧,大家都是会竖大拇指的。”  连洛听到她的夸赞不禁莞尔,竟然面色柔和的看着她说道:“但是时代在进步,你不得不承认你的思想已经与现实在脱节,固守陈规是不可行的,如果陈氏集团再次回到你的手里,你才是真的将它毁了。”  “虽然陈晋明在过去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波折,他的能力有待考量,不过从德林的发展来看,他还有些资质的,谁也说不准他在掌控陈氏之后,几年后的历练他不会做出一凡大事业,从而让陈氏集团起死回生。”  “作为竞争对手,你真的这样看好他吗?难道不担心陈氏集团崛起之后对连氏再次不利吗?”陈夫人此行本来是想搬救兵的,可是似乎却并不如意,她发现连家的这一老一小反而在说服她接受现实。  “怎么会不利,别忘了我也是陈氏的董事之一,商人一切以利益为目的,从来不会嫌弃钱越赚越多。”连洛不着痕迹的露出一丝惊蛰的目光,似笑非笑的继续说着:“更何况,连氏集团是永远不会被陈氏超过的,这点毋庸置疑。”  “连家的人吃人不吐骨头,今天我算是领教了,你这个年轻人的野心还真不小。”陈夫人看到他眼中的精光,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说得很淡然,很平静,但是他的话却象一支利箭直穿入她的心里,他就像是个把握十足的猎人,在等着他的猎物长到最佳状态,然后才会动手将它制服。  “作为男人,征服世界是他的使命,更何况适者生存,这就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不是吗?”连洛一双桃花眼笑意浓浓,幽幽的说着。  之前他很不喜欢陈夫人,感觉这个老女人过于的毒辣阴险,可是今天对她的印象却有了些改观。  她的老道与咄咄逼人是多年经商形成的,可是她的性格却很是直爽,总能一针见血的点破对方的想法。  “连尧横,没想到和你比了这么多年,你竟然还留了一手,暗中培养起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孙子。”陈夫人此时再次显现出了大众所熟知的微笑面容,语气舒服而和蔼,让人看不出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这点你倒是说错了,我最初的期望可不是他,只不过一个人成败只在一念之间,他有今天的成绩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连老爷子轻摇了摇头,也不避讳自己的幺孙,坦然相告。  “夸你一句你就喘了起来,难道连家还有更优秀的晚辈吗?”陈夫人不屑的轻哼一声,对他的话是嗤之以鼻。  没有了急切想收回陈氏的执念,她的样子就像是个卖萌的老太太,让人忍俊不禁起来。  连洛心里对她又多了一层定位,性格洒脱,不拘小节。  “就是你刚才说的,他为了得到连氏害死的那个人啊。”连老爷子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痛定思痛,现在的心结已经完全打开,可以毫不顾及的谈到连明琰。  “真是个怪老头儿,孙子死了你竟然能说得如此轻松随意,好像他不是你连家的人似的。”陈夫人不满的暼了他一眼,目光越发的鄙视起来。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我只是一个望子成龙的家长,看得到他的表面却看不到他的内心。”  稍事停顿,连老爷子还是有些动容的深吸了口气:“如果可以让时间倒流,我会少关注些他的成绩,而去多关注一些他的人品,毕竟一家人其乐融融才是至关重要的,再多的名利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爷爷……”连洛看到老爷子的心情有些低落,立刻出声想安慰一句,却被对方摆了摆手制止。  “洛儿,你一直做得很好,虽然爷爷误会了你很多,不过你至少把握住了你的原则,可惜琰儿他不行,他的心已经背叛了他的人。”  连老爷子再次抬眼看向陈夫人,轻缓的说着:“老有所依,还是家破人亡,我想你在你的孙子陈景恒身上也是深有体会,别再让悲剧重演了。”  陈景恒,老爷子竟然对连氏和陈氏的争斗了然于心。  连洛的心里不由得一惊,自己还怕他担心从没有向他提过一个字,没想到得来全部遇功夫。  “我和你不一样。”陈夫人眼中虽然悸动,可嘴上却还是很不屑的轻哼一声,矢口否认着。  “也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最心痛的经历,难道这还不够吗?”连老爷子苦笑着又摇了摇头,缓缓站起了身子。  “爷爷,是准备要回去了吗?”连洛忙伸手搀扶着他起身,恭敬的问着。  “回去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我想陈夫人也没有热情的要留我们过夜。”连老爷子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女人,淡淡的说着:“谢谢你今天的盛情款待,如果在洛城能多住些天,我请你去家里喝茶。”  “免了。”陈夫人仍然是不屑的眼神,口吻却是多了几分俏皮。  “挺了,又省了。”连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再回头,迈步径直向门外而去。  而此时已经有连家老宅的人迎了进来,搀扶着老爷子离去。  家人一老,如有一宝,看着这两个老头儿老太太斗嘴,连洛感觉今天来得倒也挺值,能看到两个老顽童的真性情表现,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陈夫人,如果没什么事,那连某也告辞了。”连洛看着老爷子走出屋子,这才转身看向陈夫人,谦卑的说着,态度完全是一个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连洛,拥有一个同盟合作者总比多一个竞争对手来得好,不是吗?”陈夫人定定的看着他,略显狭长的眼睛柔光一片,脸色凝重异常的说道。  “建议不错,我会考虑一下。”连洛自然知道她话中有话的意思。  最终她确实还是心系陈氏,在向着自己的陈家人说话。  她担心他会用连氏集团去制压陈氏,说明她已经想通了一切,不再想着夺回公司,而是决定让陈晋明放手去做,将陈氏发扬光大。  拿得起放得下,这就是做大事的人应有的胸襟。  连洛再次恭敬的向陈夫人略行一礼,转身尾随着连老爷子的身影而去。  因为连氏集团与陈氏集团的暗斗,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老爷子了,今日一见感觉又苍老了一些,便不由得心生怜悯,想多尽尽孝道,将其送回老宅。  而屋内的陈夫人,仍然归然不动的坐在椅子里,透过玻璃窗看着漆黑的夜发呆。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看着连家这爷孙两的互动,举手投足间透着温馨与对彼此的信任和牵挂。  虽然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语言,而且都在各抒己见,根本不受对方的约束与影响,不过从他们的眼神里,她能够体会得到他们的交流,那种因血缘的纽带而紧紧牵连着的感情,让人看着羡慕不已。  回想她的一生,自从陈先生去世之后,自己独立的撑着整个家族,因为责任,因为压力,在家里她不允许任何人的异议与反驳,除了服从还是服从,久而久之她已经麻木,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唯我独大的方式。  她此时才意识到,因为自己的独断,自己和家里的子孙们间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现在如果没有经济的挂钩,也许那些孩子们对自己会形同陌路,根本就不愿与自己相认。  “连尧横,最终我还是败给了你,不是钱,而是人。”  宋莲按照连洛的安排,住进了后者在闹市区一个高级住宅小区里的公寓内,宋燮在妹妹的努力劝说下也搬了进去,毕竟兄妹重逢不久,彼此都想多些时间相处。  “真是土豪,这公寓比别墅毫不逊色。”西亚的辞职申请还没有被批准,便请了假过来帮她收拾新居,刚进门便开始感叹起来。  上下三层的复式楼,欧氏简约的设计,从装修到家具的摆放,处处都透露着主人的性格与生活习惯,高端而大气,低调而奢华。  “宋小姐好。”早早已经有三个家佣站在门口迎接着他们,看到他们进来,忙开始张罗起来,端茶倒水的,带着参观整个公寓安排房间的。  而她和宋燮的行李,也已经有专人负责,早早的搬了进来。  “你们好。”宋莲冲每个人点头微笑。  她知道,这几个都是负责守护这座公寓的家佣,起码短时间之内,她便要和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自然要留个好印象,彼此间好照应着。  “宋小姐,这是连先生特意下令留你的房间,不但光线充足安静,而且和他的房间相邻,也方便你们平日里的来回走动。”  一个被称作何婶的佣人看样子是三个家佣里的总负责人,说话倒是温柔得很,但语言表达很好,丝毫没有半分的拖泥带水。  “连先生的房间?他也住在这里?”宋莲还没有发问,西亚首先瞪大了眼睛,吃惊的抢过了话头。  “是的,先生的行李已经搬来了,说是今天公司里有事,晚些就回来。”何婶点了点头,脸上是八颗牙的微笑,有礼而到位。  “这是什么,妇唱夫随吗?”西亚转头看向同样是诧异的宋莲,促狭的笑了起来。  “瞎说什么呢。”宋莲本已经不好意思起来,听到她的问话脸越发的感觉烫得厉害。  “怕什么,反正早晚是一家人,更何况你们又没住在一起,先做邻居也挺好。”恢复了洒脱本性的西亚一向是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  “西亚,越说越离谱了。”宋莲被她说得脸越发红了起来,旁边的何婶直看着她笑,不由得气恼,准备去捂起他的嘴。  “小莲,其实阿洛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反正你也有意,不如试着接受他。”一直沉默的宋燮竟然也开了口,开始帮连洛做起了说客。  “你们这一个个是怎么了?都被他收买了吗?”宋莲看了眼自己的哥哥,嘴巴瞬间嘟了起来:“我可是要做一番自己事业的人,怎么能在儿女私情上徘徊。”  “小女人,你呀,也就适合做个贤惠的家族主妇了。”西亚的玩笑仍然在继续,搭着她的话,笑声像银铃般响彻了整个屋子。  “说什么呢这么好笑?”不知何时,连洛竟然已经进了客厅,站在楼下仰着头,看着他们在二楼打闹嬉戏。  “连先生,回来了。”何婶看到正主驾到,越发笑得灿烂了起来,恭敬的打着招呼。  “何婶,大家的房间都看过了吗?”连洛的心情似乎也不错,面色温和的冲着她点了点头,问着。  “刚看过宋小姐的房间,宋先生的安排在三楼,还没有上去。”何婶一五一十的回答着,还不忘眼中带笑的看了眼宋莲。  这可是连家以后的真正女主人,她自然会不失时机的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连洛,你不是公司里有事吗,怎么这个时候跑回来了,想小莲了?”西亚爬在二楼的栏杆上,将矛头指向了刚进来的男人,直呼其名的问了起来。  “这你都知道。”连洛眼睛一斜,并没有回避她的问题,而是选择了直接面对。  “唉,郎有情妾不一定有意,小莲人家是要创业的人,你不一定能抱得美人归了。”西亚似乎来了劲头,语气拖得很长,话中有话的暼了眼宋莲,又看向连洛,眼中却满是笑意。  “你个人来疯,还没完没了了。”宋莲被她说得再次难为情起来,又跑去要捂她的嘴。  “嗯,女人就应该有点自己的事情做,我也不喜欢养个游手好闲的老婆。”连洛话接得却是大方坦荡,一点儿也不介意的样子。  “变态吧,你是工作狂,要把小莲也变成工作狂啊?”西亚看着他,声音提高了一些,首先倒抗议起来。  “错,西亚小姐,我虽然是个工

作狂,但是和陈泽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一些,不是吗?”连洛大大咧咧的坐进客厅的沙发中,看着他们陆续走下来,嘴巴仍然不停的说着。  “那,不可同日而语。”西亚知道,他的话外音是她在间接的骂陈泽变态,她当然是不会承认的,忙想着词开始反驳。  “都是男人,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怎么会不一样呢?”连洛促狭的看着她,一双桃花眼中满是得意。  “就是不一样,更何况,他再忙以后也会有我陪着,我们一起搞研究,起码形影不离啊。”西亚想了想,一咬牙一跺脚,话说得有理有据,再无半分羞涩之意。  “哦?听起来不错啊。”连洛笑意更深的看着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那个,现在八字还没撇,说这些太早。”西亚知道自己又有些口无遮拦,竟然公开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了与陈泽的关系,瞬间吐了吐舌头,心里是直后悔。  她在陈泽面前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如果后者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交往理由,自己是绝对不会公开两个人的恋情的。  当时陈泽是急得满头大汗,她是他此生最重要的女人,他愿与她一起到老……各种的说词都没有让她点头。  没想到今天却被连洛几句话逼得说得露了馅,可惜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去了,这下陈泽也不用再费尽心机想理由了。  “好了,西亚,别和他争了,你根本说不过他。”宋莲看到西亚的表情,瞬间怜悯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劝导道。  连洛的口才自己不知道领教过多少回,就是死人都能让他说活了,西亚平日里恶作剧逗嘴还好,要真较量上根本就不会是他的对手。  “小莲,终于有个人能罩着你,不会让你再吃哑巴亏了,我以后也不敢再拿你寻开心了。”西亚一脸的委屈,好像终于悔悟了似的。  “怎么会,我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宋莲看着她的样子,一下搂住了她,笑着说道。  “没有良心的女人。”连洛却很不满意的暼了她一眼,虽然是自喃,可大家也都是听得见的:“我刚帮你解了围,竟然翻脸不认人。”  “连先生,你这是在吃醋吗?”西亚同样的抱了抱宋莲,听到他的话,瞬间是心花怒放起来。  “太酸,我喜欢喝三分之一加糖的咖啡。”连洛别有深意的看了宋莲一眼,轻轻挑了挑自己的两道好看的眉毛。  “光顾着说话了,我现在就去给先生冲咖啡。”何婶本是安静的站在一旁笑看着他们逗嘴,听到这里立刻回过神来,忙说着走了开去。  “唉,妖孽一样的男人,还好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否则肯定是挡不住你这张帅得一蹋糊涂的俊脸。”西亚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看到他和宋莲眼神的互动,再次开口促狭起来。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妖孽当然要配妖孽了,你是怪才,咱俩不合适。”连洛却是随意的接着话,玩笑开得恰到好处,引得众人会心一笑。  西亚听到连洛的话,再次咯咯笑了起来,还真是一副邻牙利齿的好口才,今天是自己第一次和他交锋,却被他的气度与谈吐折服,不卑不亢,始终稳如泰山。  “小莲,考验结束,通过。”她收起刚才促狭的表情,低声将嘴唇附在宋莲的耳边,浅笑着。  原来这么半天自己是被她试探的,女人的心思还真是让人看不懂,要是自己定力差点儿,肯定会接不住她的各种招数。  连洛无奈的摇了摇头,显得有些哭笑不得。  “小莲,你准备开培训班,选好地址了吗?”宋燮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他们,等大家都静了下来,他才开口缓声看向宋莲。  “差不多了,准备去找老板洽谈价钱。”宋莲点了点头,再次恢复了莲静冷漠的神情。  “我已经帮你找好了,你只要出房租准备设备然后就去招人吧。”连洛再次开了腔。  “你找到了?在什么地方,你要知道,办学校是要讲究地理位置和人气的。”西亚挑了挑眉毛,仍然对刚才自己败给他的事情耿耿于怀。  “耀森集团最瞩目的位置。”连洛看她开始掰手指头,准备给自己细数的样子,不由得轻笑出声,直接说道。  他们现在所住的位置就在耀森集团旁边,上下班什么的都很方便,连的士都不用打。  当初宋莲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经过一番考察,不论是租金还是各项开销,都比其它地方要高许多,她估算了一下自己手里的资金,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了,因为她不想依靠连洛。  “我不同意。”宋莲看到好姐妹没了言语,她的头却直摇了起来。  “为什么?”连洛本来认为是很好的安排,却没想到当事人直接否定,不解的看向她。  “我没有那么多钱。”宋莲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顾虑,直接说了出来。  “先欠着。”听到她的理由,连洛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是不想让自己帮她,想自食其力。  “哇噻,你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竟然还喜欢打白条。”西亚被这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逗乐了。  挺好的一件事情,怎么被他们说得像过家家似的随意呢?  “西亚,别闹。”宋莲严肃的瞪了她一眼,倒是很认真的样子,后者瞬间闭起了嘴巴,不敢再多话。  “阿洛,我不是一个喜欢打白条的人,场地就不用你费心了。”  “我又没说打白条,你何必这么快就拒绝我呢?”连洛却是慵懒的看着她,反而显得很无辜似的。  “什么意思?”西亚本来是捂着自己嘴巴的,但还是忍不住又多问了一句,然后偷瞄了宋莲一眼,快速的又将嘴巴捂起。  宋莲看到她滑稽的样子,不由得摇头轻笑了起来。  多年的好姐妹好搭档,她是真的接受了连洛,心里完全没有排斥,否则不会表现各种调皮的样子。  要知道在执行任务时,西亚除了冷漠与安静再无其它。  “我入股,场地我出,设备与教学你们来,基于你们付出相对多些,所以三七分,我三你们七,大家都不吃亏。”  连洛耸了耸肩,慢条斯理的说着。  “不行,耀森的房租有多少我心里清楚,相比起来你的投入还是太多了。”宋莲仍然是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给予了否定的答复。  “四六分,我四你六。”连洛一双桃花眼现出了惊蛰之色,他这还是第一次尝试讨价还价的感觉,对象却是自己的女人。  “小莲,你要想清楚哦,培训班想打出名气,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地利可是很重要的。”西亚怕宋莲再次拒绝,忙又开口劝道。  “五五,各占一半。”宋莲略微沉思了一下,最终没有再拒绝,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西亚说得对,天时地利人和,综合考虑起来,以自己和西亚的实力,培训班的实力绝对不会差,但是地段不好,招不到学生,也是惘然。  “好吧,就按你说的吧。”连洛无奈叹息一声,缓缓点了点头。  “不过,我还有个条件。”宋莲微蹙着眉,再次说道。  “说吧。”连洛是见招拆招,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等我们挣到了足够的钱,我会用现金买回你的股份。”宋莲可是一个很固执的人,虽然暂时的同意了他以房子入股,可并不代表会一直让他插足自己的生意。  “莲莲,你真的要这么薄情,将我彻底的赶出你的小世界吗?”连洛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脸上现出一丝阴森之气。  “我说过,我要靠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已经有了耀森和连氏,根本不会有精力放在培训班上,与其挂羊头卖狗肉,倒不如撇开省事。”  宋莲连自己都被自己说出的理由折服了,实在是过于牵强。  “到时再说,蚊子肉也是肉,有谁会嫌钱多呢。”连洛双眼微眯,露出一副生意人精打细算的样子。  “白纸黑字,这些都要一一写清楚,否则,合作就免谈。”宋莲可不会被他如此轻易的糊弄过去,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那我要提醒你,你要买回股份要按到时的地价算,不能按现在的折合。”连洛不屑的轻暼了她一眼,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无奈的表情。  “当然。”宋莲终于在和他的争执中赢了一回,立刻脸上笑意浓浓,眉目动人。  “见过别人为了多赚钱而讲价的,没见过你们因为怕对方少赚了钱而讲价的,作为合伙人的我,突然感觉那么不真实,这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不幸?你们确定都是认真的吗?”西亚看到他们两个人终于有了结论,悻悻的嘟囔着。  “当然。”宋莲和连洛从未有过的一致,同时回答道。  “好吧,如果你们感觉钱太多的话,欢迎都砸到我这里来,我是不会介意的。”西亚听到他们异口同声回答,看着宋燮大笑了起来:“宋燮大哥,你可要做证人哈,到时我给你分层。”  “想得美。”宋莲和连洛再次毫无征兆的同时说道,连他们两个人都彼此互看一眼,愣了起来。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如此有默契,就早点儿商量商量把婚事定下来吧。”西亚此时笑得越发的腰肢乱颤,再次看向宋燮:“宋燮大哥,你说呢?”  宋燮没有回话,也只是呵呵的笑着。  宋莲此时都想直接咬舌了,这个西亚,实在是让人又气又爱,说话太直率。  “我看行。”而连洛却是毫不介意的样子,坦诚的回应了三个字。  “想得美。”西亚看到他瞧着宋莲羞涩的样子有些痴了,一下跳到他的眼前,直接挡住了他的视线。  “西亚小姐,本来陈泽向我申请要扩大实验室,我还准备通过,现在看来得好好的考虑考虑了。”  连洛被她挡住了视线,不气也不恼,只是开始上下打量起她来。  “别啊,支持科学建设,这没什么好考虑的,而且研究出了成果不也是为了连氏做贡献吗?”西亚听到他的话,立刻现出一脸的献媚样子,瞬间转身从宋莲身前移开。  “言之有理。”连洛被她逗得不由哈哈大笑起来,爽朗而豁达。  多少年了,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开怀的笑过,甚至在遇到宋莲之前已经忘记了自己还会笑。  温馨、甜蜜的幸福感充斥着他整个身心,让他感觉生活再次有了美好的东西。  “看来我得抓紧让林申批准我辞职了,否则我怎么到培训班里当老师呢。”西亚似乎想到了什么,拍着手大叫了起来。  “不急,他不是已经答应再等两个月,有新人来了就放你的吗?”宋莲也是难得有这样开心的时候,眼睛一直笑着,像两道弯月,好看极了。  “教术玉人,这可比做保镖重要多了,更何况成为了合伙人之一,钞票大大的,怎么能等。”西亚似乎下定了决定,直接迈开两条大长腿便向外走去。  “西亚,要这么急吗?”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女人,宋莲笑看追了上去。  “当然急了,别送了,看房子时给我打电话,一起去。”西亚提起手包,一闪身便关上了房门。  “说得像真事儿一样的。”宋莲看到她这样风风火火的样子,笑着低喃起来。  要知道,在德林,西亚的工资和自己是一样的,都是年薪百万的收入,怎么会在乎开培训班这点儿小钱呢。  她不说自己心里明白,她只是不想让自己太辛苦,想过来与自己共同分担罢了。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有了西亚,哥哥又死而复生,连洛也为自己排队了所有的后顾之忧,宋莲用力的拍了拍脸,感觉像是在梦境中似的。  三个月之后,。  未来武术培训学校正式开始招生,西亚也已经成功辞职,正式的融入了学校的教学工作。  要说连洛的投入确实是没得说,整整两层楼,六十八个房间,全部清空作为未来的教学场所,成为了洛城最大的私立教学机构。  因为前期的宣传非常的到位,虽然提前招了十名老师,可还是天天忙得团团转,最终连洛不得不先从自己的保镖处调了五个人过去帮忙,更是方便保护宋莲的安全。  “连先生,最近你的公司没有什么事了吗,总在学校里待着?”西亚每天都能在学校看到连洛的身影,拿他寻开心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消遣。  “我是这里的股东之一,关注是理应的。”连洛因为可以每天和宋莲等在一起,心情极好,和她斗嘴倒也消磨时间。  “哦?我好像记得小莲说你不得干涉这里的运营哦……”西亚的声音拖得很长,眼睛看向办公室的门口放出光来。  “我没有干涉,只是关注。”连洛却是看向窗外的车水马龙,手放在衣兜里随意的说着。  “小莲,下课了。”西亚没再理睬他,而是对刚走进来的人说着。  连洛随着她的声音转身。  “不客气,举手之劳。”连洛缓步走向她,温柔的说着。  “西亚,下午还会有一个招生活动,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宋莲看到他向着自己走来,轻笑着,转头看向西亚。  “我也一起去。”连洛却不请自荐的开口说道。  “四少,别开玩笑了,你带着几个保镖跟着我们,招生会有问题的,难保还会引起现场混乱。”西亚冲着他无奈的看了一眼,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那算了,我还是别去了。”连洛仔细的考虑了一下,这才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我们大约两个小时就会回来的。”宋莲看到他失落的样子,完美的五官瞬间好像没了光彩,于心不忍,温柔的劝慰着。  “小莲,注意身体,别太累了。”连洛心头一热,她时时透出的这种暖心让他极其受用。  走到宋莲的面前,他伸出双手轻轻将她抱在怀中,一瞬,很短便分开,但是两人眼中的柔情蜜意让站在一旁的西亚是惊叫连连。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