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10151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2日 14:42


  “陈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她沉思片刻,还是附和着说道。  她要给他造成一种错觉,让他感觉自己现在并没有完全的投靠连洛。  现在,宋燮的仇已经报了大半,可是她却并没有忘记之前听到陈晋明和陈夫人的谈话,他们在害死哥哥的时候竟然还想将自己作为另一个替他们卖命的棋子,实在是可恶至极。  陈夫人垮了,可是陈晋明还在,她不会就此罢休。  而且,她这样做还有一部分是为了连洛,她担心陈晋明再做出对他做不利的事情,自己却无能为力。  “嗯,小莲,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陈晋明定定的看着她,点了点头。  其实他在这话说出去之前也很犹豫,他以为宋莲已经完全臣服于连洛,以为她会直接拒绝自己的要求,可是听到她答应了自己,心里自然是意外面惊喜。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稍事停顿,他的一双眼睛清亮而真挚。  “什么事?”宋莲实在无法理解,如此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为什么总在背后做出那么多让人发指的事情,可是她依然在听着。  既然打定了主意不和他翻脸,自己当然要处处配合,不能表现出一丝的反感。  “是有关你哥哥宋燮死亡的真相。”已经做好了见招拆招,以不变应万变面对他的各种招式,可是他的这话还是让宋莲感觉意外。  “宋燮?!”他的目光深如墨潭,她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是的。”陈晋明看到她略显意外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话还是深深的触动了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毕竟她的心理素质是极强的,在她们的专业训练中也要求喜怒于无形,所以他认为她的这种表现只是出于职业的原因,她在克制自己的情绪罢了。  宋莲没有再接话,而是转向走向开放式的厨房,冲了两杯咖啡。  陈晋明静静的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直到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递到了他的手中,他感觉到她的手在轻微的颤抖,这才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宋燮果然是能最直接牵动她心弦的人,只要自己说出一切,她的心一定还会偏向自己,从而真正的做好在连洛身边的卧底工作。  “陈哥,我哥哥究竟是怎么死的?”宋莲看着自己手中三分之一加糖的咖啡,缓声的问着。  她此时心确实有些凌乱,但那是对他的恨。  “是我杀了他。”陈晋明说得很柔很轻。  宋莲没想到他能如此坦然的承认,瞬间抬起头看向他,眼中复杂的目光一览无遗。  “当年是奶奶下的命令,而少不更事的我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知道他会对奶奶不利,所以……”陈晋明的表情很痛苦,似乎心里满是愧疚。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又要接近我,带我入德林?”宋莲咬了咬银牙,问出了自己很久想知道的问题。  此时,她已经不需要作太多的伪装,毕竟在听到杀死自己的亲哥哥就坐在面前,她表现出愤怒与恨意是正常的,如果再镇定自若下去,反而会让对方起疑。  她用力的紧握着双拳,似乎在克制着自己站起来的冲动。  “我知道你此时的感受,你会感觉我是一只匹着羊皮的狼。”陈晋明抿了抿嘴,并没有就此停顿。  他知道,她坐着没有动是想知道更多,这正是他所希望有的状态。  “可我现在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本来我是想这辈子都不告诉你这些,可是又感觉你有权利知道这些,所以想在你和连洛回洛城前告诉你。”  陈晋明说得很无奈,眼中的真挚令人动容,就连宋莲都分不清楚他现在是否真的在戴着面具。  “那么为什么现在又要告诉我。”宋莲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失控,冷声问着。  “我想让你知道,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欺骗你,利用你,因为为了完成你哥哥的遗愿,我已经真的将你当做了我的妹妹。”陈晋明不紧不慢的说着,目光微垂着。  “你这样说无非是想让我更加对你忠心罢了。”宋莲的眼中浮起一层水雾,她知道,如果此时自己不说几句尖酸的话,他一定会发现自己的异常。  此时,她多么想告诉他,宋燮还活着,而且就是连家别墅里住着。  可是她没有,因为很多事情不需要说得很明白,他迟早会自己知道,她要看到那时他的反应。  是面具被摘下的懊恼,还是会良心发现而有所悔悟?  “小莲,你这样想无可厚非,我确实是为了达到一些目的不择手段,但是对你,我却总有种特别的情愫,不忍心,真的不忍心。”  陈晋明长舒一口气,好像卸下了一块大块石头似的:“你在这个世界上是无依无靠的,其实我们有相同的遭遇,为了不被其他人吞噬,我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变强,然后顽强的活下去。”  这是宋莲第一次听到他说这话,她的心不由得被触动。  陈晋明从小无父无母,据说是在他很小时便出了车祸,小的连他自己都没有任何的印象,所以是陈夫人一直关注着他长大的。  “你做到了,而且活得很好。”宋莲冷若冰霜,一双大眼睛中满是鄙视。  陈夫人是他的奶奶,更是养育他成人的人,他竟然阴险的推她下位,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人性可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想我是多么的忘恩负义。”陈晋明抬眼看向前方,双眼似两团迷雾,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东西:“我的父母是她害死的,只因为当年我父亲太过于优秀,严重的威胁到了她在陈氏的地位。”  宋莲此时完全感觉得到他释放出的恨意,此时的他再没有了那副儒雅温和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被愤怒充斥着整个身心。  “没错,车祸是她安排人制造的。”陈晋明苦笑着,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这些是我去洛城前才知道的,当时我是想直接找她理论的,但是很快明白,只有以牙还牙才是最好的报仇方法。”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宋莲淡淡的问着,声音缓和了许多。  “因为你是宋莲,我相信你对我就像我对你一样,是绝对不会有二心的。”陈晋明的口吻再次恢复了镇定,轻柔的说着,脸上再次现出儒雅的神情。  他的面具重新回到了那张帅气英俊的脸上,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宋莲几乎会以为刚才的都是幻觉,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能不能告诉我,我哥哥后来是怎么被处置的?”此时她的情绪在渐渐的平息,口吻也少了很多的怨恨。  “这个我不知道,是由手下去办的。”陈晋明的话是亦真亦假,让人无从判断。  “陈哥,我需要冷静一下可以吗?”宋莲长出一口气,眼神冷漠的看着他,直接下了逐客令。  陈晋明看着宋莲由激动到愤怒再到平息,相信此时她的心情一定很复杂,不过自己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虽然这招棋他出得很险,但是如果成功了也会有事半功倍的成效。  如果真能如他所预料的,那么宋莲会重新对自己死心塌地起来,因为按自己对她的了解,相信在她经过时间平复之后,定会对自己感激不已。  “小莲,我还是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我是你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再次悠然的说完最后一句话,他便起身走出了宋莲的房间。  “可惜,我并不这样认为。”宋莲看着门板缓缓被关起,她坐在沙发上并未起身,而是低声的自喃着。  陈晋明在走出宋莲的房间后长出一口气,他的眼中再次黯然神伤起来。  他刚才确实是在打亲情牌再次想收拾宋居的心,可是里面提到的有关自己父母的事情却是真的。  从小失去父母,受尽白眼,他却毫无半点的不公想法,从来没有抱怨过任何人,也许就这样的状态一直生活下去,他会活得很轻松潇洒。  可是老天并没有让他这样糊涂度日,真相无意间在他面前揭穿。  如果没有陈夫人的狠心与薄情,他是绝对不会想到要争夺陈氏,更不会对自己的亲人们下手,也就没有今天的各种不安。  虽然他生性狠毒,完全的继承了陈家人的无情冷漠,但是因为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被陈家人排挤,他已经习惯了夹着尾巴生活,用温和有礼面对所有人的白眼与冷嘲热讽,几乎没有与什么人起过争执。  陈家人彼此之间明争暗斗的事情很多,可是大家几乎都忽略了他这个同样是陈家孙子的人,都感觉他是最没有威胁力的,最不足一提的人。  也许就是因为大家都不关注他,他才会有了更多的机会进行计谋。  现在他成功的夺得了陈氏集团,就相当于成为了陈家的一家之主,那些曾经欺凌过他的人是否会夜不能寐呢?  想到这里,陈晋明不禁莞尔,这是他成为陈氏总裁后第一次有了优越感,掌握那么多人命运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在陈家就是这样,谁掌管集团,谁就是家里的老大,因为吃白食的人太多,他们只拥护给钱的人,否则一旦被赶出陈家,便会竹篮打水一场空,过起食不果腹的生活。  “父亲母亲,儿子现在为你们报了仇,你们在天之灵是否安息?”仰天看着满眼的繁星,陈晋明幽幽的说着,语气中却满是凄凉。  星星们毫无规律的闪着亮光,却没有声音回答他的问题。  踩着亲人的鲜血走到了最顶端,他深深体会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他夺得陈氏是为了父母报仇,可是他的骨子里同样是流淌着陈家人的血,不服输与家族荣誉让他不得不为振兴与继续发展陈氏而操心。  这也是他为什么深夜来看宋莲,打感情牌说服她替自己做连洛身边的卧底的原因。  虽然他此刻并不能完全的信任她,不过他知道,今晚的一席谈话对她触动很大,毕竟是自己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了她,并且让她拥有了现在的一切。  就算是他承认杀了宋燮,但是他的解释已经很完美,她一定不会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再责怪自己,因为她本身就是个善良的人,更是个明事理的人。  人性的弱点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优点反而会更容易成为被别人利用的工具。  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完全的忽视掉了,那就是连洛,宋莲选择的依靠是足智多谋,比他更攻于算计的连洛。  宋莲和连洛一同回了洛城,但是她没有再回连氏别墅。  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德林保镖的身份,所以她想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让自己的人生换一种活法儿。  更何况,在她回洛城前,陈晋明也找她谈过话,想让她帮着自己监视连洛,如果现在她不能时时看到他,那么她也有说辞搪塞过去。  起码暂时是这样。  “如果你想创业也行,去帮我打理耀森集团。”连洛对于她愿意与自己回洛城已经非常的开心,也不勉强她,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他这倒不是信口开河。  现在一人担任着连氏和耀森两大集团,他确实是有些力不从心,很希望有难能够帮他分担一下,可连家除了连熙就是连老爷子,目前为止他是实在无人可用,此时宋莲如果能帮他一把,那是最好不过的。  更何况耀森已经完全步入了正轨,她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每天例行签几个字,听一下公司里的高层汇报便好。  “别开玩笑了,我只是一介武夫,怎么可能去管理一个集团公司。”宋莲看到他温柔的目光,不觉脸一红,半头转向另一边。  她不想做一个依靠他生活的女人,自己有能力自立,完全可以脱离他的羽翼,省得被无数人在背后指点。  “女人,别忘记你是我的,你吃我的喝我的是很正常的事情。”连洛当然已经猜出了她的小心思,依然是满脸的笑意,薄荷香的口气吹在她的脸上,让她有些心辕意马。  他的霸道总是这样不讲理,但是却越听越顺耳,似乎心里还会有丝窃喜。  “这只是你的想法,我是现代女性,我需要有自己的小世界。”用力的咽了几下口水,宋莲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依然在据理力争。  “你的小世界,怎么?还没过门儿就想另起炉灶了?”连洛用力的将她揽入怀中,双眼有些不满的瞪着她,一双桃花眼放出噬人的光泽。  “真是不可理喻。”无聊的翻着白眼,宋莲趁着他大意的机会,转身逃出了他的怀抱。  “如果这样说,那我就命人将你24小时监视,不得走出连氏别墅半步。”连洛自然有自己的办法对付她,敬酒不吃那就上罚酒。  “阿洛,我们不是在商量吗?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呢?”宋莲听到他的口气透出了慵懒样,立刻改变了说话的方式,以免他说到做到,真的软禁起自己来。  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各种的斗志将全部变为泡影。  “那你告诉我你的打算。”听到她的口吻软了下来,连洛这才得意的轻笑了起来,嘴角微翘着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又被他算计了,这个狡猾的男人,真的是让人无语。  心里暗暗咒骂着,宋莲轻声叹息一声,声音如水的回答着:“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自己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西亚已经说好了,会来帮我,和我一起做。”  “不可能,你不说我就不会放你离开。”连洛的目光却是很坚决,淡淡的说着,再次将她揽入怀中。  “还没有想好,也许会开个武术培训班,和孩子们在一起,我能感觉到简单的快乐。”宋莲靠在他宽阔的胸膛上,幸福感充斥着整个心房都是甜如蜜的样子。  “也行,一个女人,做个老师也挺好。”连洛听到她的话,并没有反对,点着头。  本来挺好的事情,被他这么一说宋莲倒感觉怪怪的:“什么叫一个女人?你有性别歧视?”  对上他那双如墨的黑眸,宋莲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如此一个万人迷的男人,竟然对自己有好感,而且此

时自己与他的距离如此之近,几乎数得清他那浓密睫毛的数止,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长期以来自己孤独的生活着,她属于无依无靠的流浪者。  与陈家的恩怨暂时的告了段落,现在她真的累了,攻于算计让她心身疲惫,她想好好的重新开始思考人生。  如果宋燮愿意,她几乎不想再和陈晋明有任何的瓜葛,仇到此为止就好了。  “如果你非要这样认为,我也无话可说,实话实说罢了。”连洛并没有否认自己对于男女有别的看法,反而说得是理直气壮。  一个女人,嫁夫从夫,再怎么折腾也是白搭,自己只想要每天看到她开心快乐便好。  “别小瞧女人,有时她们的能力大得会让你惊叹。”宋莲很不服气的白了他一眼,一把推开他转身向外走去。  她要去找宋燮,她要告诉他自己不会留在连家,看他如何打算,是和自己一起还是另有计划,反正他们兄妹暂时是不会再在连家住下去的。  “等等。”连洛被她推得向后退了两步,看到她赌气的样子,小小的脸蛋憋得有些通红,透着不服气的劲儿,可爱至极:“我在市中心有座公寓,你住到那里去。”  “再说。”宋莲回头暼了他一眼,幽幽的说着。  现在自己不再受制于他,说话做事自然也随性起来,不用再顾及他的神情与想法。  可是越是如此,她心里越清楚,现在自己对他的关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也更用心,因为他对自己已经越来越重要。  “不要考验我的耐性。”连洛听到她不置可否的回答,声音瞬间变得阴鸷起来。  “好了,知道了。”宋莲再次很无语的回头看着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她自从遇到他,是真的被他吃定了,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自己根本没有余力反驳,就算是自己不同意,最后也会屈服,久而久之,自己倒也不再反感这种状态。  有人帮自己做决定,少死一些脑细胞也好,自己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考虑创业的事情。  无论怎么说,自己现有的积蓄如果全拿来办培训班,场地费,还有一系列的准备,还有师资,都是需要钱的,确实没有更多的钱拿来买房为自己和宋燮找住的地方了。  “这才乖。”连洛看着她的样子,这才会心的笑了起来,整个屋子瞬间变得阳光灿烂起来。  “真是一个妖孽一样的男人。”宋莲看着他都有些痴了,无奈的轻叹息自喃着。  “你说什么?”连洛看到她嘴唇在动,便微蹙起双眉问道。  因为宋莲已经走出了几步,所以以她的声音他是不可能听得清楚的。  “没什么,只是动动嘴唇,以免舌头打结。”宋莲听到他问自己,忙快速的回答一句,大步的走了出去,不再逗留。  任哪个男人也不喜欢别人说他是妖孽吧,否则不男不女的形象一定会让他自尊心严重受挫。  所以为了避免连洛猜自己所说的话后发怒,三十六计,当然走为上计。  “彼此彼此。”连洛看到她逃似的出去,这才缓声的自言自语着,嘴上笑意越发浓了起来。  从小他便学会了读唇语,靠唇形便能将对方所说的话看得八九不离十,所以刚才宋莲的话他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并不认为妖孽是一种贬低,主要看是从谁的嘴里说出来的。  至少宋莲这样说,说明自己在她的心里是有份量的,而且是举足轻重的。因为女人总是喜欢正话反说,这点他自然也是很清楚。  更何况,自己相貌是父母给的,根本无从决定,所以别人说什么,他根本不会介意。  但是皮囊之内是什么样子,自己是完全可以作主的。  所以连洛从小便知道自己的相貌可以吸引无数人的目光,但他从来没有以此为荣过,反而是早早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做到真正的内外兼修。  一个男人,如果空有一副好皮囊,最终却一事无成,那才真正的不能算是男人,自己目前为止,也算是事业有成,应该配得上真男人几个字吧。  轻笑着,从身上掏出了一只黑色的雪茄点着,连洛翘起二郎腿坐在了沙发里。  淡淡的薄荷香充斥着他的周围,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生活中充满了阳光。  陈氏的事情圆满解决,而宋莲也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连氏和耀森也在平稳的发展着,而且蓝色之泪也被自己成功拥有。  接下来除了考虑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之外,就要考虑如何替连家繁衍后代,让老爷子在有生之年抱上重孙。  想到这里,他的一双桃花眼中闪过点点繁星,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boss,陈夫人派人送来了一封邀请函。”Z迈着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站在他不远处说道。  “陈夫人,她竟然来了洛城。”连洛的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她在这个时候找自己有什么用意,连想都不用想便猜得出来,而且她会来找自己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只不过没想到她会来得如此之快。  一个幽静的私人会所中,连洛按着邀请函上所写的时间与地点准时的出现。  “连先生,又见面了。”依然坐在轮椅中,而此时的陈夫人却是单独的在屋里等着他的到来,再没有往日那前呼后拥的保镖与私助。  “陈夫人,你好。”连洛倒是没有了上次的桀骜不训,话说得非常的有礼,态度也很是恭敬。  大大方方的坐到了她对面的椅子中,他看着面前满桌子的美味佳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陈夫人如此有雅兴,竟然不远万里从法国飞到洛城来请连某吃饭,感谢之至。”  “连先生言重了,作为长辈,对于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后起之秀,理应多多关照才是,何出感谢二字。”陈夫人笑看着他,眼中是看不透的深邃。  “陈夫人,你是我爷爷的旧友,按理来说我确实应该尊称你一声陈奶奶,所以有什么吩咐你直说就好,作为晚辈,我定会尽全力帮忙。”  连洛看到她的笑,感觉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得脚底生寒,便首先挑破了那层窗户纸说道。  姜是老得辣,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所以她是摆明了人自己主动的提出来帮忙,也便有了台阶可下,看在她七十多岁的份上,自己去救一下也无所谓。  “嗯,请直说。”连洛听着她的话,不禁心里感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如此的拐弯抹脚,还真是老油条,花花肠子真多。  “帮我夺回陈氏集团,我给你陈晋明提出的双倍的好处。”陈夫人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了本意  “陈夫人,恕晚辈冒昧说一句,陈氏集团的争夺问题本来应该是你们陈家自己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外人,不应插手,当时我之所以与陈晋明,也就是你的孙子联手,只不过也是为了连氏集团的利益着想。”  拿起面前的红酒轻轻抿了一口,湿润了一下有些干涸的嘴唇,连洛继续说道:“现在连氏的危机解除了,所以我也不想于平添烦恼,卷进你们陈家的私事里面,否则舆论的力量太过强大,我怕被唾沫淹死。”  “哦,连家四少原来还怕别人议论,这倒是我没有想到的。”陈夫人听到他的话,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抬起头来毫无温度的看着他。  “人活在世上,谁不想往自己的脸上多贴些金子呢。”连洛呵呵干笑了两声,然后慵懒的身进椅子里。  “说吧,你想要多少?”陈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淡淡的问着。  “陈夫人,我想你是理解错了,我是说我不会再牵扯进你们陈家内部的争斗中,我已经在陈氏集团里占有了一定的股份,这样就够了,我是个知足常乐的人。”  连洛微微笑了笑头,眉目中现出一丝无奈。  这老太太是年纪大了,还是自己的话她理解不了,于是再次以更直接的方式说道。  “连洛,你是连家四少,曾经为了得到连氏也曾不择手段过,何必装得如此正义凛然?”陈夫人冷眼看着他,眼中的笑意全无,取而代之的是阴寒之气。  “这就像我不愿参与你们陈家自己的事一样,我们连家的事情也轮不到别人来说三道四,事情的始末我们自己家里人清楚,这就足够了。”  连洛眼中闪过一丝惊蛰,口吻冷漠的说着,完美的五官透出一丝不屑。  “连洛,难道你一开始说会全力帮我那句话是假的吗?”陈夫人顿了顿,促狭的看着他问道。  “当然不是假的,不过那是能力范围之内的,夺回陈氏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范围,我当然只能遗撼的说不行了。”连洛可不会被她的话绕进去,有理有据的解释着。  “诺大的一个连氏集团,怎么会对付不了已经千疮百孔的陈氏,更何况你还有耀森集团不是吗?”陈夫人可并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执念,仍然坚持着。  “瘦死的连驼比马大,我的耀森自然是不值一提,而连氏集团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产业,它的运营是整个公司上下齐心协力推动的,所以我不能利用它去谋私利。”  连洛说得是有条不紊,滴水不漏,让陈夫人一时语塞起来。  片刻的沉默,最终,她还是冷笑了起来:“连尧横,看来你的孙子确实是够固执,并不上道啊。”  话音未落,她身后有扇门在缓缓打开,连老爷子柱着拐仗走了出来。  “爷爷,你怎么会在这里?”连洛看到他大为吃惊,立刻站了起来。  他的第一感觉是陈夫人挟持了他,但是环顾左右,老爷子身后并没有人跟出来,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忙走过去搀扶着他。  “洛儿,爷爷只是遇到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彼此见见面,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你。”连老爷子目光和蔼的看着他,眼中尽是赞许。  “哦,是有点巧,看来我们是受邀于同一个人。”连洛瞬间明白了什么,淡笑着接着话。  陈夫人这是想利用连老爷子给自己施加压力,让自己答应帮她夺回陈氏,这算盘打得还真是精细得很。  “似乎是的。”连老爷子也是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陈夫人:“陈氏,我说过,孙子是我的,我自然是最了解他的人,你偏不信。”  连老爷子由连洛搀扶着,走到刚才后者坐的地方坐了下去,得意的挑了挑眉。  很显然,他对刚才自己幺孙的言行很是满意,给予了高度的赞赏。  “连尧横,他不帮我那就你帮我,反正这是你欠我的。”陈夫人看着连洛笑了笑,倒也不介意他刚才的执拗,转而看向连老爷子。  话说得很是不讲理,不容丝毫的反驳。  “陈氏,虽然当年我是有些对不住你,可是感情的事情谁能确切的分清对与错呢?洛儿他已经长大了,自然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我没有权利干涉他的决定。”  连老爷子是一脸无奈的看着她,目光中闪过一丝愧疚,但是却在极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孙子。  果然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关键时候,爷爷还是最维护自己的一个人。  连洛双眸闪动,定定的看了看连老爷子后背,不着痕迹的将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面。  “是对是错,当事人最有发言权,从那以后我的心就再没有完整过,你知道吗?”陈夫人说得有些激动,双眼竟然有些湿润起来。  一向以坚强与独立示人的她,竟然有如此柔情的一面,俨然像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儿,让人看着倒有些心疼起来。  连老爷子和陈夫人年轻时是情人关系,这点连洛自然清楚,所以只是恭敬的站在老爷子后面,安静的听着,没有插话。  这个老太婆还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她竟然想利用年轻时的恋情替自己拉票。  “好吧,陈氏,如果可能,我会尽可能的补偿你,这样可以吗?”连老爷子看到她的样子,竟然真的于心不忍起来,口吻也变得缓和了许多,再没有平日里的霸道专横。  “补偿?一辈子的时间你怎么补偿?”陈氏咬了咬银牙,狠狠的瞪着他说道。  这是不是就叫做因爱生恨的恨之入骨呢?  连洛反正也是闲来无事,便开始研究起陈夫人此时的心态来。  看来她当年对爷爷还真是动了真情,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使起了小性子,好像一个受了多大委屈的少女般开始蛮不讲理起来,谁会想到她也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呢?  “陈氏,有话好好说,你这样硬抬杠就没意思了嘛。”连老爷子无奈的叹息一声,淡淡的说着。  “好,我也没有其它的要求,帮我夺回陈氏,然后将蓝色之泪给我。”陈氏听到他的话,语气立刻再次变得温柔起来,缓声的说道。  “不可能,这些我都做不到。”连老子没想到她质疑自己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放弃她的目的,立刻摇头拒绝着。  “连尧横,你……”陈夫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听到他出尔反尔的样子,立刻再次瞪圆了狭长的眼睛。  “陈氏,你我年纪都不小了,已经是大半个身子几乎埋在了土里,这个世界还是年轻人的,为什么要坚持握在手里不放呢?”连老爷子无奈的看着她,声音悠然的劝解起来。  “只要我活着一天,陈氏就是我的,就没有人能够动陈氏半根毫毛。”陈夫人的眼中开始充起血丝,话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她竟然如此执着的要掌控陈氏,这种占有欲强烈的几乎有些变态。  “你究竟在怕什么?”连老爷子轻叹一声,再次抛出了一个高深的问题。  “你不会明白,我的大半辈子都献给了它,我不允许任何人毁了它。”陈夫人被他问得一愣,转而眼神变得非常复杂。  “陈氏,其实你心里也很清楚,这几年陈氏集团在你的管理下已经毫无起色,它需要新鲜血液的注入,它需要年轻的领导者去发展更广的空间。”连老爷子听着陈夫人的回答,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着。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