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二百章 说者似无心,听者可有意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10050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5日 13:26


  “河叔,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我父母死亡的真相,仅此而已。”陈晋明再次重申了自己的目的。  他知道,阿河跟着老夫人多年,陪着南征北站,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是陈夫人并不是一个会体谅下属的人,她即便再喜欢身边的某个人,但也不会轻易的奖赏,她是新时代的女葛朗台,所以一旦被她知道自己的亲信竟然私底下掠了那么多财富,她一定不会轻饶他。  “晋明少爷,他们……他们是死于车祸啊。”阿河心里是忐忑不安,但还是不愿意松口。  他知道,一旦自己将陈夫人曾经的所作所为漏一点口子,那想再收起来可就不容易了。  四爷及四奶奶死亡的真相,如果公之于诸,那后果和自己的那些资产被老夫人知道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横竖都是不会有好结果。  “河叔,奶奶年事已高,你这样尽心尽力的伺候她也很多年了,说句不好听的,等她西去之后,你的晚年也应该享享福的。”  陈晋明看着他飘忽不定的眼神,知道他已经被说动,但还没有彻底的下决心,于是又继续说道:“我这前路过阿尔卑斯山时,感觉那边的小镇又清静又舒适,倒是个不错的养老的地方,所以也买了一套小庄园。”  “今天听河叔这么说,确实也是很不容易,突然想那庄园放着也是放着,我近些是不可以去住的,倒不如送出去。”  说者似无心,听者可有意。  “晋明少爷,你的意思是?”阿河听到他的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当年流浪街头他是身无分文,后被陈先生收留的,虽说这些年跟着老夫人没少打捞,可还是感觉心里不踏实,感觉还不够养老的,现在又有一个香饽饽摆在了面前,虽然有些代价是,但谁会嫌钱多呢?  “河叔,你我心里清楚,明人不说暗话,你愿意我就尽快办理过户手续。”陈晋明倒是说得坦诚大方,毫不作做。  从商几年,他自然知道什么时候应该伪装,而什么时候应该说真话,否则每天与一些富商政要打交道,他的德林公司不仅是靠实力在说话,更是靠人脉在业界广受好评。  “这……”阿河再次犹豫了一下,似下定了决心般长长的叹息一声:“也罢,晋明少爷竟然如此待我,我再不识实务就太不是人了。”  他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声音放得极低的看向陈晋明:“四爷和四奶奶的车祸不是意外,是人为的。”  “河叔,这是真的吗?”陈晋明目光深邃的看着他,心跳开始加速起来,双眉蹙在了一起。  虽然之前偷听时他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可是再次亲耳听到,他还是难抑心里的愤怒。  “是的。”阿河点了点头,倒是说得很委婉:“这件事情我也是偶然知道的,因为我到陈家时车祸已经发生了。”  “是谁干的知道吗?”陈晋明咬着钢牙,几乎是一字一顿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少爷,这么多年了,其实追究凶手已经没有意义了,就让四爷和四奶奶安息吧。”阿河无奈的叹息着,一脸的难色。  “是老夫人对吧。”陈晋明这次没有强迫他说出来,而是自己替他回答道。  “少爷……”阿河没想到他一猜就中,眼睛越发睁得大了许多,一脸的苦色。  “好了,河叔,我不会为难你,我说过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没有其它的什么意思,再说奶奶对我那么好,功过相抵,我心里有数。”陈晋明说得大义凛然,阿河的眼中顿时露出钦佩与赞许。  “具体阿河并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当时四少爷威胁到了老夫人在陈氏的地位,所以意外才会发生。”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阿河便也不再过多的隐瞒,只是极尽所知的回答着。  他一直认为陈晋明是个温文而雅的人,没想到还如此通情达理,所以他才决定悉数告之。  “少爷,说句实话,我感觉你不在陈氏里做事是最好的,这样反而能够多得到些老夫人的疼爱。”阿河依然说得小心,可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许多谨慎。  “嗯,我明白,毕竟奶奶用了一生去发展陈氏,她这样也是怕我们这些后辈毁了它罢了。”陈晋明点着头,话说得是极尽人情味儿。  “少爷,你真的是太善良了。”阿河看着他,幽幽的点着头。  话虽这样说,他心里当然不会这样想。  既然能查到自己多年处心积虑存下的资产,就说明这位少爷并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这样单纯、善良,他是个心机极重的人才是。  “河叔,还有件事想麻烦你帮我,不知行不行。”陈晋明清了清嗓子,似很顾及的看向他,根本让人无法相信,刚才威胁阿河的人会是他。  他的目光过于清澈、没有敌意。  “晋明少爷,有话直说,阿河自然是尽力而为。”阿河心里对他是恨得牙痒痒,可是又不得不满口的答应下来。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麻烦河叔以后在奶奶面前还得你多帮我,我不想再重蹈父亲的复辙,万一有让奶奶生气的地方,你得及时的提醒我才是。”陈晋明一脸的真诚,让人感觉他对陈夫人真的是死心的崇拜着。  “这点阿河绝对是义不容辞,放心吧。”阿河本来是心都要提到嗓子眼儿了,没想到一番交谈下来,不由得长出一口气,点头如捣蒜。  “对了,既然如此,后天的祭祀就一切从简吧,如果奶奶有异议,你就说是我的主意,家里开销多,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摆排场。”陈晋明越是说得通情达理,阿河的心里就对他越是崇拜几分。  倒不是佩服他的懂事,而是他能藏得住的耐心,仅凭这点就是个能成大事的人,不由得心里越发的对其忌惮起来。  “少爷,你如此深明大义,老夫人知道一定会对你大加赞扬的。”阿河当然也知道陈夫人本就有此意,现在他主动的提了出来,自己准备起来也会省心很多。  “河叔,别这么说,奶奶是我最尊敬的人,无论如何,我不想再失去最亲的人。”陈晋明说得非常动容,眼中竟然还升起一层水雾。  “少爷你放心吧,阿河心里有数,知道怎么做。”  两个人都能演,一番较量下来,阿河就这样被动的成为了陈晋明的眼线,成为了他安插在陈夫人身边最得力的一枚棋子。  而陈晋明也是遵守了开始的承诺,将自己手里的一处小庄园送给了他,并且另外还会施以各种的小心意,自然是让他收获得心满意足。  常言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自然也是越发尽心尽力的为陈晋明效劳,将陈夫人所有的动向都详细汇报。  从最初的不得已变为后来的死心踏地,倒是做得可圈可点。  后来,由于父母大仇不共戴天,陈晋明发现,自从自己知道真相后,每每看到陈夫人都会满心恨意,不得不尽力掩藏,为了避免哪天不小心激怒了她,让她对自己有了警惕之心,于是便借口回国发展业务,还说是为陈夫人寻找蓝色之泪,到了洛城。  可就是这样深谋远虑,他还是给了其他陈家人找到了嚼舌根的理由,说他对陈夫人不满,意图争夺陈氏。  陈夫人对陈家及陈氏的掌管大权有多重视,是每个人都心里有数的,所以这个说法一出来,陈夫人自然不会一笑而过,于是才有了后来的派手下人枪袭陈晋明等事情。  还好陈晋明及时的知道了这些事情,然后在阿河的建议下,适当的调整了自己的做法,并且又有了回陈府探亲的举动。  陈夫人上了年纪,即便对权势看得再重,也开始留恋亲情,开始顾惜起身边的子孙来,否则他就算态度再好,她也是断然不会领情的。  从回忆回到现实,陈晋明的眼圈已经红了起来。  不为父母报仇,他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陈夫人的下场是她命中注定的,自己现在也只是做到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罢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再有愧疚,迈步与主治医生一同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陈晋明终于与医生达成了共识,但不是让陈夫人出院,而是进入康复医院进行继续治疗,只是相比起现在的医院,那里的环境会更清闲,能使身心得到很好的放松。  “不,我不同意。”陈夫人听到他说的这些,大声的反驳起来。  她当然知道康复医院是什么地方,那就是养老院,是给那些没有自理能力的老人准备的地方。  “奶奶,手续已经办好了,医生说如果你去那里治疗,他就会签字,否则是绝对不会同意你出院的。”陈晋明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无奈的说着。  “开玩笑,我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被一个医生威胁了?”陈夫人两只略显狭长的眼睛倒立了起来,冷冷的暼了他一眼。  在这自主文明的社会里,竟然有这样强人所难的医生,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她自然是一清二楚。  “奶奶,你先别急,毕竟这个医生很尽职,如果我们不合作,一旦被媒体传出去也不好,所以我相还是先妥协,到时去了康复医院我再给你办理出院手续。”  陈晋明知道她是一个在乎名誉的人,所以将媒体搬了出来,相信她便会有所顾及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这样,不过你必须三天内给我好手续,否则我会直接收回陈氏集团的总裁职权。”陈夫人暼了他一眼,似乎在思量着什么,片刻之后才缓声的点了点头。  毕竟现在她处于被动位置,如果真和自己的这个孙子闹翻了并不占什么优势,更何况他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  法制比较健全的地方就是这点不好,一旦你越矩,各种媒体曝光及法院传票就会应声而至。  “好,放心吧奶奶。”陈晋明看到她终于点了头,心里的石头瞬间落了地,然后拿出了两张纸让她签字:“这是医院的流程,必须要本人签字。”  他知道,自己的说词根本不会让老太太完全的信服,所以也在担心她如果继续拒绝下去,自己该怎么办。  刚才在她沉默的时候,自己的脑子也在飞速运转,想着各种应对的办法。  陈夫人的心情糟糕,她拿起笔连看都没有看就将名字签了上去,龙飞凤舞,优雅至极。  她需要尽快的离开医院,然后才能再次重掌陈氏,重新让自己的势力恢复起来。可是她不会想到,这一次随意的签字却从此再也没办法夺回陈氏。  连续三天,陈晋明自从帮着陈夫人转院至康复医院后就没有再出现。  “阿河,今天该出院了,怎么还没有人来接我们?”大早晨陈夫人就收拾好了一切,坐在VIP病房中开始说着。  “老夫人,今天晋明少爷可能不会来了,听说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阿河仍然是恭敬的守候在她的身边,柔声的回答着。  “重要的会议?”陈夫人不解的抬起头来看和他。  陈氏集团里的重要会议,除了董事会好像没有更正式的了,她的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安。  “是的。”阿河没有再细说下去,只是点了点头。  “除了董事会难道还有比接我出院更重要的吗?”陈夫人的语气变得不善起来,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口吻中满是利箭。  “老夫人,好象是董事会。”阿河抿了抿嘴,还是含糊的说了出来。  “董事会?”陈夫人的双眼立刻瞪了起来,她听着他的话,心头紧缩在了一起。  陈氏集团,只有总裁才有权利召开董事会,自己现在明明还在医院里,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越过自己?  “老夫人……”阿河想再说什么,但是陈夫人根本不再理睬他,而是自己坐在了轮椅中。  “阿河,快送我去公司。”她已经明白了这种不寻常的意味着什么,篡位。  阿河看这次是真的阻止不了了,便也不再坚持,只是帮着陈夫人坐上了专属的高级轿车,当然,他在上车前还是找机会给陈晋明打了一个极短的电话。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陈氏集团的高层会议室内,门猛的被推开,陈夫人坐在轮椅上,盛气凌人的环顾着场内的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坐在总裁位置的陈晋明的脸上。  “奶奶,你来了。”后者依然像往常一样的恭敬有礼,缓缓起身。  “陈晋明,是谁给你权利开董事会的?”陈夫人已经气得浑身发抖,可仍然在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愤怒,声音低沉而隐忍。  “陈夫人,现在晋明已经是陈氏的总裁了,你当着这么多的人的面质问他,有点过分了。”一个年长的董事,声音缓慢而有力的抢了话去。  “这是我们陈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说什么。”陈夫人一双冷眸,毫无表情的暼了眼说话的人。  后者一声闷哼,真的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陈夫人毕竟是掌管陈氏集团多年,她的气场自然是令人畏惧。  “陈氏的各位董事,现在我宣布,陈晋明代理总裁的职权到此为止。”清了清嗓子,她再次开口说着,一双眼眸中透出无数的寒光。  “奶奶,这件事情我们稍后再说,河叔,先带奶奶去旁边休息一下吧。”陈晋明听到她的话,轻哼一声,看向阿河。  “老夫人……”阿河是心里为难到了极点,可还是硬着头皮弯腰准备和陈夫人说什么。  “我是陈氏的掌门人,你这是什么态度?”陈夫人没想到自己的孙子会说出这种话,脸色阴冷无比。  “奶奶,我现在已经不是代理总裁了,而是被正式任命过的,而且还是你亲自签字授命的,所以我们的事情会后再说会比较好。”  他正坐在离陈晋明不远的位置,不过因为角度问题,陈夫人起初并没有注意到他,此时听到他的话音,双眉蹙得越发紧了起来。  “连先生,你这是?”  “哦,作为陈氏集团新近的一位董事,连某只是感觉陈夫人这样

扰乱董东会议实在是欠妥,所以才好意提醒一句。”  连洛故意顾左右而言其它,好似用心良苦的解释着。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场陈氏与连氏的较量,最终还是连氏占了上风,因为后者成功的收购了陈氏的部分股权,成为了堂而皇之的董事会一员。  后起之秀如此猖狂,可是却没有人支声,毕竟他猖狂有他猖狂的底子在,就连陈氏的亲任总裁都没有说什么,其他人更不会多嘴,他们要的只是利益,关心的也只有分红是否又涨了,至于谁是掌门人,他们都不会过于的上心。  “新近的董事。”陈夫人深深的叹息一声,再次将目光锁定了自己的孙子。  良久,也许是十秒,也许是半分钟,也许更长。  整个会议室里没有人再说话,只有沉默。  最终,陈夫人咬了咬银牙,对身后推着自己的阿河说道:“我们先出去。”  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名义扰乱集团董事大会的召开,否则严惩不贷,这是她当年亲自立下的规矩,自然心里是最清楚不过的。  终于,连洛和陈夫人的暗斗,最终以陈夫人惨败收场。  白纸黑字,在授权书上,陈夫人面对着铁证如山只能哑马吃黄莲。  “这字真的是我签的吗?”她精神一下憔悴到了极点,双眼无光的耷拉着,淡淡的看了看仍然守在自己身边的阿河。  “老夫人,这个阿河也不清楚,但是字确实是你的字啊。”阿河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毕竟他也伺候了她这么多年,看到她的样子瞬间多了几分怜悯。  其实那个字确实是陈夫人亲自签的,不过是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签的,就是陈晋明劝她转院时,在那份转院申请上做了手脚。  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陈夫人一世英明,最后却被自己最信任的孙子算计,稀里糊涂的将陈氏传了出去,而她的金融帝国也瞬间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陈夫人轻叹一声,无力的摆了摆手,再次对阿河说道:“回康复医院吧。”  事实胜于雄辩,就在她看到那几个最熟悉不过的亲笔签名后,她知道这场博弈自己已经输了,再纠缠下去,只会让陈家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笑柄。  她刚才在董事会上看到了每个董事脸上的表情,冷漠、不关心、无所谓,大家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他们已经完全被陈晋明降服了。  在一个董事会中,陈晋明能够收买几个成员倒可以理解,可是收买了所有的人,让自己在质疑时竟然没一个自己的老同事为自己说话,可见他是下了多大的一番功夫。  “陈晋明,你现在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幽幽的说着,一张苍白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血丝。  陈夫人无奈的长叹一声,她在感叹陈晋明让连洛进入董事会,实在是最不明知的一种做法。  她想起了在会议室里看到的连洛的表情,虽然他的样子很谦卑,可是她却看到了他眼底的不屑与鄙视。  他竟然能够挤身进入陈氏,这个连家四少还真是个可怕的对手。  明明都快被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现在却完全是扭转了乾坤。  纵观整个陈家,没有一个子孙能够及得上他的能力,真的是令人不得不惊叹他的天赋。  细细想起来,这时的陈夫人才想到了自己这些天一直感觉奇怪的地方,就是那些公司的经营报表。  每次都是亏损及各种的错误决断,她虽然感觉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想,现在看来,陈晋明的这些所作所为是有预谋的。  这是一个阴谋,一个把她蒙在鼓里的大阴谋。  他是在故意的暗中帮着连洛对付陈氏,除了这个可能,那么连洛是不可能坐在陈氏集团董事会的会议室里,而他,更不可能成为陈氏真正的掌门人。  苦笑一声,陈夫人只能苦笑着摇头。  自己算计了一生,最后却被自己家人给算计了。  自认为为了陈氏集团的繁荣发展,自己是鞠躬尽瘁,可没想到整个董事会都会顷刻倒向陈晋明,连一个抱怨肯为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  “阿河,送我去看看景恒吧。”无奈的说着,此时的陈夫人完全变成了位七十多岁的老妇人。  陈氏被夺,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但是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她还是放心不下刚刚誓去的陈景恒,那可是她的孙子之一。  “老夫人,景恒少爷的遗体已经被火化了。”阿河稍事犹豫,还是缓缓的答复着。  就在陈景恒出事的当天,陈晋明便以其家属的身份向警察署要求了火化,理由是希望他早点上天堂,以得到主的安抚。  “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比我想像的还要阴狠。”陈夫人喃喃的说着,眼中再无了光泽。  “老夫人,你看……”阿河正在琢磨着如何劝她接受现实,不要为难陈晋明,好在后者面前表现一下,可是听到她的话也是心里一紧。  确实,一向温文而雅示人的晋明少爷,无论对谁都是一副谦恭有礼的样子,大家都认为他是陈家最有风度的,可是通过这件事情,看来他才是陈家最冷血的一位。  自己以前只是想找个陈夫人走之后的靠山,现在他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对于狠毒的人来说,卸磨杀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在一切平息之后,自己真的按预想的得到他的庇佑吗?他会不会翻脸不认人,直接将自己赶出陈府呢?  越想越是忐忑不安,脸色越来越苍白了起来。  “直接回陈府吧。”陈夫人淡淡的说着,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老夫人,不等晋明少爷开完会了吗?”阿河仍然在试探着问着,他不想就这样跟着她回去,他想得到陈晋明明确的暗示。  “没有意义了。”陈夫人黯然神伤的样子让人看着是心疼万分,可是此时却没有人真正的替她惋惜。  奋斗一生,最后稀里糊涂变得一无所有,她感觉自己的精力瞬间被抽干。  这些年似乎有些过于自负,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忽略了很多其它的东西,她需要时间好好的冷静冷静了。  但有一点,陈夫人可不是一个随意会认输的人,更何况此次这船翻的是绝对的不甘心,她还没有放弃最后的坚持。  董事会结束,陈晋明还没有起身,总裁办公室的秘书便向他报告了,老夫人离开的消息。  “这样也好。”毫无表情的说着,他抬头看向了坐在不远处的连洛。  诺大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们两个还没有离开,也许彼此都在等着这个时候,当然,他们绝对不会是仅仅为了分享胜利的喜悦。  “陈先生,现在风波暂停,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是不是应该让宋莲和我回去了?”连洛看着他眼眸如矅石,深不可测。  虽然在这些的暗斗中,自己得到的利益相比起来少了几层,可是他也并不吃亏。  连氏成功保住,而且还占了一部分陈氏的股份,最重要的是保全了宋莲的安危,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其实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干涉过小莲的自由,是她自愿留在我身边的,所以你的这个请求我也没办法回答。”陈晋明嘴角微微上扬,说得好像很无奈的样子。  “哦?原来如此。”连洛看着他言之凿凿的样子,不由得从心底里佩服他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但也不想多计较。  他是小人,可自己不是小人,如果就此争辩,反倒拉低了自己的身价。  “是的,所以连先生想带小莲走,你得去征求她的意见。”陈晋明的举止儒雅,伸手向门外示意了一下。  此时的宋莲正在会议室外与其他的同事等在那里。  总裁在屋内开会,他们当然要守在外面以确保没有外来人员图谋不轨。  “好吧,那我先告辞了,下次董事会时再见。”连洛眼中含笑的看了他一眼,眼底却冷若冰霜。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用利益来牵扯,那么他们的关系会很微妙,也会很脆弱,经不起任何的考验,所以他也不想再和陈晋明多说什么。  其实,他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本身一开始两个人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没有任何的情义可言。  陈晋明笑得和蔼可亲,可在连洛转身的一刹那,他的眼里多出了许多的复杂神情。  宋莲,一个对他来说不轻不重的女人,虽然自己对她始终都是不冷不淡的样子,可是此时,失落却占据了整个心里。  “莲莲,明天和我一起回洛城吧。”连洛走出会议室,并没有避讳周围人的目光,而是径直走到宋莲的面前,温柔的说着。  “连先生,你……”宋莲正在和同事聊着什么,听到他的话,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堂堂一个连氏的总裁,怎么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和自己说话?这算是表白吗?  “我已经和陈晋明说过了,他也同意了。”连洛看到她羞涩的样子,眼中更是柔情一片,轻声的补充着。  宋莲犹豫的看着他,并没有立刻表态。  “莲莲,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来日方长,现在是最不稳定的时期,你再待在这里会很危险。”连洛看到她的眼睛,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便将脸靠向她的耳边,以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  “我明白了。”宋莲听到他说的话,知道他已经猜出了自己想一口气将陈晋明整垮的想法,深邃的看了他一眼,只能微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确实,陈夫人的垮台让自己有些无法相信,如此的直接她就没了反抗的余地。  陈晋明,这个男人比自己所了解的更可怕,更琢磨不透。  阴狠毒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竟然连自己的同胞兄弟,还有自己的亲奶奶都要设计陷害,如果不是他使用下三滥的手段偷梁换柱,今天的陈氏总裁宝座他根本不可能坐得稳。  “放心,有我在,迟早会实现你的愿意。”连洛嘴角上翘,被她温顺的样子逗得心花荡漾,真的想上去吻一下那张樱桃小口,但是碍于周围人的目光,还是忍住了。  毕竟一个女人,尤其是宋莲,她非常的矜持,他不想让她尴尬。  深夜,宋莲正在房间内收拾着行李,门外有人在敲门。  “陈哥,是你。”打开门,陈晋明挺拔的站在门外。  “小莲,明天你要回洛城,而我以后可能过去的机会不多,所以来给你送行。”陈晋明依然是温润如竹的说着,语调中尽是不舍。  “谢谢陈哥。”宋莲似乎还是第一次受到这种礼遇,他竟然来给自己送行。  可是听着他的话,她的心里只是在冷笑着,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怎么,不准备请我进去坐坐吗?”看到宋莲仍然站在门口没有任何表示,陈晋明略显尴尬的问道。  “哦,失礼了,陈哥请进。”宋莲微微一笑,身子转向一边将他让了进去。  屋内很干净,只有零星的一些摆放在桌子上的物件,沙发上还放着一只皮箱,述说着主人即将离开。  “小莲,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说。”陈晋明看着眼前一情景,他幽幽的说着:“连洛是个男人,值得托付一生,但有时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让自己受委屈,知道吗?”  他的话说得很深情,好似兄长与妹妹道别,可是在宋莲的心中,曾经他的形象已经不复存在。  “嗯,陈哥,谢谢你这几年的栽培。”宋莲知道,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对他不理不睬,毕竟连洛和他还有合作,更何况冤家易解不易结,自己和他并没有什么冲突,这样道别也挺好。  “西亚向林申提出了辞职,你知道吗?”陈晋明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她的感谢,然后话锋转向了其它地方。  “西亚辞职了,我不知道。”宋莲一时猜不出他问这话的意思,但还是装糊涂的摇了摇头。  她知道自己和西亚在德林里的重要性,两个人同时离开,对公司造成的损失不是一个小数,当然,这相比于在此次行动中他得到的东西,简直是九牛一毛,不足挂齿。  “哦,小莲,连洛这次带你离开,我真的很不舍,就像西亚的辞职信,我也正在犹豫,我不想失去你们两个最有潜力的员工。”陈晋明轻嗯了一声,很缓慢的说着,目不转晴的看着宋莲。  “陈哥,你一直以兄长般待我们,相信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只要你需要,还是会义不容辞的支持你的。”宋莲听到他如此煽情的话语,便抿了抿嘴,同样附和着。  逢场作戏谁都会,她也只不过是摆个过场罢了。  “好,小莲,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陈晋明听到她说的好像非常的动容,嘴上浮出一丝笑意。  “陈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呢?”宋莲看着他,已经察觉出了他这样拐弯抹脚必定是有目的的,所以便微笑着问道。  她不想和他继续周旋下去,与其假惺惺的在这里演戏,她倒想早些收拾好行李睡觉,好赶明早的飞机。  “小莲,我一直当你像妹妹般,所以有些事情也不瞒你。”陈晋明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看着她的黑眸,定定的说着:“这次我成功的坐上陈氏总裁的位置,连洛在背后也出了不少力,我想你也应该是很清楚的。”  宋莲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于是他稍顿了顿,又接口道:“商场如战场,今天的同盟不一定是永久的互不侵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所以……”  “陈哥,你是想让我作为卧底,留在连洛身边,替你搜集一些有关连氏的商业情报?”宋莲看他故做思量的样子,直接点破了这层纱窗,同样是严肃的问着。  “嗯,我知道这个对你来说有些勉强,可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唯一值得我信任的人了。”陈晋明点了点头,目光中透出一丝凄凉。  宋莲瞬间明白了他今晚来找自己的目的,送行是假,卧底是真。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