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来路不明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9933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5


  “小莲,查到什么了吗?”陈晋明当然也知道她出去是为了什么,便先试探性的问着。  他并没有对她抱很大的希望,毕竟从出事到现在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想查出连警察都没有头绪的事情并不容易。  整个巴黎警署出动了那么多警力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说明开枪的那些人的计划非常的严谨,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没有留下一点点的线索。  “没有,似乎并不是有内幕的人所为。”宋莲摇了摇头,无奈的叹息着。  德林作为专业的安全顾问公司,在世界多个地方派出过员工,自然也是与很多的地方的黑白两道有所联系,就算这样,能查到的资料也不是绝对的。  “来路不明,这倒有点儿意思。”陈晋明似有所思的想了想,一双俊郎的眉目深不见底:“你的伤怎么样了?”  “还好,皮肉伤。”宋莲不知他怎么突然转移了话题,但还是乖乖的回答着。  “我想派你去趟南非,有没有问题?”陈晋明现在对她的信任程度已经在于了其他任何人。  她曾经只身在连洛身边卧底,虽然没有帮自己得到蓝色之泪,可是后来在明知后者对她心意的情况下,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今天又救了自己一命。  纵观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员,没有人会比她更忠心替自己做事了。  虽然之前自己也答应过连洛,确保她的安全,但现在除了她,自己也想不到还有更合适的人选来帮自己完成接下来的这项任务。  “没问题。”宋莲没有任何的异议,坚定的回答着。  “明天动身吧,我会让林申从洛城再派几个人去南非与你汇合,然后去帮我除掉一个人。”陈晋明对她的态度很满意,声音稍小了点,表明了这件事情需要绝对的保密。  现在他必须要抢在陈景恒来巴黎前动手,否则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再想计划就不容易了。  而之所以没有让她即刻动身,他也是有所考量的。  陈景恒在得到陈夫人的召唤后是不可能立刻飞过来的,毕竟南非的生意很大,他想过来肯定是要将那边安排好。  作为一个规模较大的企业,想要离开,没有个三五天的时间是布置不好的,就拿自己而言,当时回陈宅,可是提前一个星期做准备的。  “嗯,我知道了。”宋莲点了点头,目光坚定,毫无波澜。  作为一名真正的商业间谍,今天陈晋明交给她的任务才是她本来的工作,保镖只是一个幌子,迷惑所有不知情的人的眼睛。  她,西亚,以及其他的一些人员,看似是德林的保镖,其实他们都会接手不为人知的特殊任务。  所以,也许说出宋莲,很多人会感觉非常的陌生,而如果提到香水百合,很多世界知名的企业巨头却很少有人不知的。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人物,曾经潜入多家公司成功盗取商业机密,乔装打探,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  香水百合,这个名字其实来历很简单,是宋莲三年前在一首歌里听到的歌词,感觉非常有意境,所以便决定做了自己的代号,西亚的代号是西雅图使者。  “稍后我把目标的资料发给你,先回住所去准备一下吧。”陈晋明这还是第一次直接给自己的下属下达命令,所以竟然忘记了提前准备有关陈景恒的资料。  “嗯,那我先回去了。”宋莲目光平静,现出了执行任务惯有的冷美人姿态。  恭敬的行了礼,缓步退出了陈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  终于可以收起被西亚称之为的伪装,长出一口气,宋莲一条条的重新整理着刚才和陈晋明的对话。  现在自己不知道该如何理解今天陈晋明安排的新任务,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陈家又要经历一次不小的风波了,她已经嗅到了改朝换代前的血腥味儿。  先是枪袭,现在又是要去除掉某个人,陈晋明那双满是计谋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开始排除异己了。  回到住所,她没有急着先收拾行李,而是用手腕上的表盘拔通了连洛的电话。  “小莲,你怎么样了?”通话刚通,对方紧张的问话便响起。  “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宋莲语气平缓的回答着,对于连洛紧张的问话并不感觉意外。  一定是他留下的那两个人汇报了今天的枪袭事情,而因为自己是留在陈晋明的身边没有自由时间,所以他才会耐着性子等着自己的消息。  “哦,这就好。”连洛长出一口气,这才恢复了镇定:“陈晋明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  还真是个实际的男人,前一句还在关心自己,后一句已经联系到了他所关心的对手的身上。  “他派我去南非,但是还没有告诉我具体的任务是什么。”宋莲完全能够理解他的行为,所以也不介意。  “南非?难道已经抓到了凶手了吗?”连洛远在洛城,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掌握所有信息,所以疑惑的问着。  “没有。黑白两道都没有消息。”宋莲的回答中也包括了自己调查后的结果。  “那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派你去南非呢?”连洛稍稍沉思了两秒,缓声说着:“南非……”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似的幽幽的说着:“是了,他一定是想除掉有权和他争夺陈氏的人了。”  “我想也是的,否则在这个节骨眼上,实在想不到他为什么做这样的决定。”宋莲自然也是赞成他的说法,点头同意着。  “你什么时候动身?”连洛声音冷漠,再没有半分的温柔可言。  “明天。”宋莲柔声的回答着,语气也是毫无温度。  此时他们的对话没有半分的亲昵,而是都很严肃。  “知道了,到时我去和你汇合。”连洛应答一声,坚定的说着。  “汇合?”宋莲以为他在琢磨着如何利用陈晋明这一步的安排,可没想到他竟然说要去南非与自己碰头。  “是的,人生地不熟的,你这样过去无疑会比在巴黎还危险,我在那里有朋友,可以帮到你。”连洛轻嗯一声,语气依然淡然,却让她听着心里暖如春天。  “可是……”宋莲想告诉他不用了,可话音刚起便被他打断。  “可是什么,南非可是陈景恒的地盘,你先想想如何应对吧。”连洛鄙视的冷哼一声,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收了线。  陈晋明明明答应过自己会保她的安全,现在竟然会安排她去南非,而且是去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狠狠的咬着钢牙,他的一双桃花眼中冒出阴险的锋芒。  静静的坐在连氏别墅的书房中,两只好看的剑眉紧紧拧成了麻花状。  “boss,巴黎那边传来消息,有关枪袭事件,好像是陈景恒所为。”Z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书房内,看到他发呆的样子,站得笔直的汇报道。  “陈景恒,确定吗?”连洛好像得到了一个急需的好消息似的,抬起头定定的看向他。  “确定,我也找人核实过,因为现在巴黎的风声很紧,他们还没有离开,正在想办法偷渡出境。”Z回复得很肯定,甚至连对方现在的状态都查得一清二楚。  果然是自己的得力助手,每次都能得到比自己想知道的更多的消息。  连洛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里面有陈景恒吗?”  “有,而且是他直接带队。”Z点了点头,给出了准确的回答。  “还真是个让人匪夷所思的男人。”连洛的眼里闪过一丝促狭,幽幽的说着:“这种情况竟然不懂得独善其身,是真傻还是假傻。”  轻笑一声,他的目光对上了Z眼中的笑意,然后淡淡的问道:“知道他们现在的藏身之处吗?”  “知道。”  “想办法通知巴黎警方。”说出这句话后,连洛长抒一口气,身子靠进了高级定制的皮椅当中。  “连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陈晋明回答得温文而雅,礼貌而谦逊。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何必客气。”连洛本来问候也不是真心的,听到他的回答也是毫不介意,只是淡淡的说着。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陈晋明笑得很假,呵呵两声过后又问道:“连先生,你今天打电话来,应该不是单单的为了关心我是否受伤的吧?”  自从成为了陈氏的代理总裁,他说话明显的底气足了很多,口吻也强硬了起来。  “当然不是。”连洛也毫不掩饰,直接给出了答案:“我只是想到有人敢光天化日之下枪袭陈氏的总裁,过于嚣张,所以想提供些线索给你。”  “哦?”陈晋明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里,反而感觉到一丝不屑。  自己在巴黎都没有查出来凶手的相关消息,他一个远在洛城的人怎么可能会有线索。  “没关系,陈先生日理万机,这些小事情也不应该劳烦你亲自动手,我已经将消息传给了巴黎的警察署,相信很快那边的警察便会联系你了。”连洛呵呵的冷笑两声,说得是委婉而含蓄。  “那就辛苦连先生了。”陈晋明淡淡的说着,虽然不相信还是礼貌的表示了感谢。  “我们之间可是伙伴关系,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呢。”  连洛对于他的客气却是嗤之以鼻,紧接着幽幽的说道:“对了,有件事我想提醒陈先生一下,别忘记我们之间约定,任何一条都不能轻易违背,否则我可就不会再念及伙伴关系了。”  “这个是自然。”陈晋明嘴角不由得上翘了一些,眼中却射出了两道凛冽的寒光。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当然听得懂。  宋莲,一定是他得知了自己准备派她前往南非的事情,所以才打了这通电话来,看起来像是慰问,其实是兴师问罪的。  “嗯,现在的事态正在朝着我们想要的结果努力,继续合作愉快。”连洛听到他的话,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不再多说,挂了电话。  聪明的人之间交流,很多时候不需要说得很透,都可以意会。  陈晋明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却是双眼如隼。  他竟然这样堂而皇之的警告自己不许对宋莲有想法,真是目中过于无人,荒谬至极。  无论她是他的什么人,可是她对自己来说,只是个普通的员工,自然是要替自己办事的,更何况自己又没有强迫她,所有都是她自愿的。  自己不会因为连洛的一个电话便放弃派宋莲去南非的想法,可是想起来对方的语气,还是很不舒服。  陈晋明正在对连洛的电话耿耿于怀之时,办公室的秘书打进了内线电话:“陈先生,警察局局长前来拜访。”  警察局长,已近下午四点,自己已经准备下班,他怎么又来了。  一阵不耐烦涌上心头,陈晋明还是轻了轻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礼貌而温柔:“请局长进来吧。”  “好的。”秘书微笑的应答一声,她那如花的面容似乎就在眼前。  巴黎警察署的局长,詹姆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体形魁梧,金发碧眼,高挺的鼻梁,相信年轻时也是很受女人欢迎的帅气男子,只是现在中年发福,身材走样。  “陈先生,不好意思,又来讨扰。”詹姆士一脸的笑意,刚进门便客气的先打起了招呼。  “局长先生,别这么说,你是在为我的事情而操劳,我要是介意就太过份了,快请坐。”陈晋明同样是微笑欢迎,看到他们进来,这才起身,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陈先生,别客气,我刚得到了今天枪击事件的一些线索,所以想来再核实一下。”詹姆士并没有坐下,而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照片摆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陈晋明看着照片中的图像,有些不解的抬起头回看向他。  一个破旧的仓库,里面似乎有人头窜动,可是照得过于模糊,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就是刚刚收到的举报相片,说是今天枪袭事件的肇事者藏身之处,而且还送了这几张照片,我已经派人前去侦察。”  詹姆士目光坚定的看着他,稍顿了一下又说道:“陈先生如果能从这几个头像里辩论出一二,那么我们到时也好及时的实行抓捕,否则短时间内是不能采取行动的。”  线索,相片。  看来连洛并不是在敷衍自己,而是真的找到了那些枪匪的藏身之处。  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竟然远在洛城都能查到这些资料,以前对他的认识还是太少,还是低估了他的实力。  “对不起局长先生,因为当时很混乱,根本不没有办法看清对方的真面目。”陈晋明仔细的看了看那几张照片,无奈的摇了摇头。  “哦,既然如此,我们只好依司法程序,先对这些人进行观察,然后再申请搜查令,调查完之后才能抓捕归案。”  詹姆士说得很系统,解释得也很清楚。  法国是个法制严明的国家,他们的立法比较完善,所以每件事情该如何处理,都是有明确规定的,一切都要按程序来进行,否则中间一旦出现什么纰漏,执行者要负全部的责任,所以做警察行事也要格外小心。  “如果在此期间这些人跑了呢?”陈晋明从小生活在法国普罗旺斯,自然知道这里的法律与规定,也不焦急,只是淡淡的问出了自己的担忧。  “这点陈先生尽管放心,我们会派人24小时监视他们,一旦有异动,我们会酌情变更行动的。”詹姆士脸上一直是机械性的笑容,说得很得体,让人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果然是人民的好公仆,一言一行都站在受害者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可是他的笑在陈晋明的眼里却感觉是那样的虚假。  去掉官方的一部分,他的话可信度不足一半

。  陈晋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更是秒懂了他今天之内第三次登门拜访的用意。  “那就要谢谢局长先生了。”陈晋明站起身,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平等的看着他说道:“我市警察警署尽职尽责的良好表现,如此尽心竭力的为我们市民服务,为了表示感谢,陈某决定在枪匪归案之后,向市长申请立啤,将所有警务人员的名字都刻在上面,尤其是局长你,必须要重点介绍。”  “陈先生,为市民分忧解难是我们的责任,立碑太隆重了,何德何能受此殊荣。”詹姆士听得早已是眉开眼笑,嘴上却是悻悻的推托着。  在法国,公务员的工资待遇已经很好,所以平日里收受贿赂的人很少,可是谁在从业期间不希望立名远扬,让自己在整个职业里成为佼佼者呢?  如果真的能在此次任务中,被陈晋明立碑表扬,那么自己这一辈子的警察也没有白干,更有了让自己后代骄傲的资本,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全世界的警察很多,能值得为其立碑,成为一代佳话的警察并不多。  “局长先生过歉了,这些都是小意思,陈某是心甘情愿的。”稍顿了顿,陈晋明的双眼阴鸷的看向他,低声的问道:“这件事情能不能三天结案?”  有钱能使鬼推磨,自己已经抛出了足够诱人的条件,这种隐私的合作能不能达成,就要看对方接不接招了。  “能。”詹姆士倒也痛快,一声应答了下来。  刚才还说需要一系列的流程办事,可现在又答应了三天结案,看来自己这次的宝押在了点子上。  陈晋明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是那样的和蔼可亲。  有些人的追求一生是为了利,有些人却是为了名,无论如何,只要有弱点,你就可以瞬间攻进他的心理防线,就像这位警察局长一般。  陈晋明遇枪袭,给他及陈氏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早一天结束就早一天能少些流言蜚语,他便有更多的心力去应对陈家的事情。  “哦,对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好像也是你们陈家的人。”詹姆士稍缓了口气,特意将陈晋明向一旁拉了拉,低声的提醒着,似乎两个人的关系瞬间熟悉了许多。  “陈家的人。”陈晋明想到之前和连洛通话时,对方的欲盖弥彰,一个不好的想法涌上了心头。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是陈家人所为,所以没有直接告诉自己,而是留了一个悬念。  也是,陈家的事情应该由陈家人自己解决,从这点来讲,他倒认为连洛是个真男人,胸襟够广,不会趁人之危给自己穿小鞋。  “是的,报信的人说里面有个叫陈景恒的人,不知陈先生你是否认得?”詹姆士说得很轻很淡,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  “局长先生,那就按照正常程度进行吧,这个人确实是我们陈家的人,不过我想从现在开始我已经与他不再有任何关系了。”  陈晋明的话说得很淡,也很冷。  “好的,有陈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詹姆士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客气的行礼告辞。  他此次而来,其实本意就是为了观察一下,看看陈晋明在得知作案人也是陈家人时的态度,毕竟陈氏集团在巴黎是大企业,处理案件时需要比普通人更加的慎重,没想到竟然有了意外的收获,一块关于自己的碑文。  经过市长同意篆刻的碑文,它必定是矗立在市里比较醒目的位置,这下整个家族都会经他为荣,脸上有光的。  送走了警察署的一行人等,陈晋明这才重新坐在办公室里思考起来。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自己本来还在琢磨着如何除掉陈景恒,扫清防碍自己接手陈氏集团的障碍时,竟然发生了这样戏剧的事情,他竟然就是刺杀自己的凶手。  这是不是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呢?  一番激烈的扫射,自己毫发无伤,却有了一个很好的反噬的机会,看来陈氏注定只能由自己来掌管。  越相心里越美,陈晋明似乎已经看到了自己终成正果的结局,是喜上眉梢,恨不得立刻找个人共同分享一下这种喜悦。  可是拿出手机,他却愣在了那里。  分享,一个很多人会在高兴的时候想到的词,他也想到了,可是却没有人选。  成年,用陈夫人给的启动资金成立了德林安全顾问公司,直到现在,他接触过的人无数,竟然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没有一个能够与他共享快乐。  不知不觉,电话簿里出现了宋莲两个字。  也是,陈景恒既然已经到了巴黎,她便不需要再动身去南非了,而且现在整个事件有警察介入,她的任务就此搁浅,也不需要再做什么准备了。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按下键,陈晋明拔通了宋莲的私人电话。  无论如何,任务取消了,还是应该和执行者说一声,否则她明天才会得到消息,也许到时她已经背好了行囊。  “陈哥,有什么指示?”宋莲拿起电话,声音轻柔而舒缓。  “小莲,明天的南非不用去了。”陈晋明听到她娇滴滴的声音,心似乎在一点点的被侵蚀,话也说得很温柔。  “哦,好的。”  同样是一声应答,没有为什么三个字。  这就是宋莲不同于他人的地方,也是自己特别欣赏的地方。  无论接到多么困难的任务,她从来就是无条件的接受,从来不会向上司反驳任务的不合性,更不会抱怨里面要付出多少苦才能达到。  “不想问问我为什么吗?”陈晋明真的找不到与自己一起分享喜悦的人,便难得主动的和她聊了起来,并没有立刻挂上电话的意思。  “陈哥,对于我来讲,任务只有做与不做,具体为什么,那不是我有权利知道的。”宋莲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话,稍愣了下,不由得轻笑了起来。  “小莲,你是个很称职的下属,可是现在我想和你像朋友一样的聊聊。”陈晋明轻声的说着,话语中竟然听起来多了些真意,少了些虚假的层分。  “嗯,陈哥,你说吧。”宋莲的心因为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冰冷,现在听到他的话,只是低声的应和着,并没有一丝的涟漪起伏。  “你真的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取消了派你去南非?”陈晋明听到她的语气似乎温柔了许多,便再次问出了刚才的问题。  “应该是有更合适的人选了吧。”宋莲这次不能再表现得无所谓了,否则她能够预感到谈话会有多冷场,而从此以后她也就和他真的没办法再说话了。  “不,是整个计划取消了。”陈晋明听到她的猜测,温柔的否定了她的话。  “哦,懂了。”宋莲以前是最喜欢和他说话的,可是现在却总是处于词穷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如何和他继续工作以外的话题。  “知道为什么吗?”陈晋明仍然是意犹未尽的问着。  “为什么呢?”宋莲是在心里直翻着白眼儿,可是嘴上却是附和着。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你是老板,你说了算,不去就不去呗,这有什么好问的。可是这些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说出来。  “陈景恒他来巴黎了。”陈晋明终于说出了想与别人分享的东西,心里好像轻松了许多,不由得长吐一口气。  “他来巴黎了?”  宋莲的反应很不解,这种态度是聊天继续下去的必需条件,所以陈晋明轻声的嗯道:“是的,而且……”  “而且,枪袭事件是他干的。”重新回到有话题的聊天上,宋莲的思维变得清晰了起来,紧接着他故意没有说出的话说道。  “嗯。”陈晋明一向都认为她是所有员工里最聪慧,最机智的一个,即使是西亚也比不了,虽然后者的学识更高一点,有头脑也更聪明一点,可是要说到抓重点,她绝对是无人能敌的。  “真是一个愚蠢的人。”宋莲冷哼一声,轻声的嘀咕道。  “是啊,作为陈家人,他的做法实在是太过于欠考虑。”陈晋明抛开了自己是受害者的角度,赞同的点了点头。  只要是稍有点脑子的,就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开枪射击,而且还做得那样的堂而皇之,招摇过市。  “陈哥,接下来怎么办?”宋莲以为他和自己说这个,是让自己在巴黎动手,便凝色问道。  “不要管,警察会对付他。”陈晋明悠悠然的摇了摇头,口吻很是淡然的说着。  好像这不是陈家的事情,更是与他无关的,而只是一则路边听来的新闻。  “嗯,好的。”宋莲这才明白为什么他能够如此淡定,原来警察已经插手这件事情,他就是想行动也来不及了。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明天再说。”陈晋明再次感到了冷场,为了避免更加的尴尬,他柔声的说着。  反正自己相与别人分享的话已经说出去了,目的达到了。  “嗯,那陈哥明天见。”宋莲应答一声,不再开口,只等着对方挂了电话。  枪袭陈晋明的人竟然和陈景恒有关,无论是他亲自做的,还是指使别人做的,现在一切已经公之于众,那么他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  纵观整个陈家,再没有人有实力与陈晋明抢夺陈家掌门人的身份了,难怪刚才通话时听起来他的心情很不错。  想到这里,宋莲再次开始疑惑起来。  明明自己出去查了很久,根本没有任何头绪,怎么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所有的人和事都浮出了水面呢?  正在这时,她的手表闹钟响起,两道柳陈弯眉紧紧的蹙在一起。  “莲莲,怎么样,对于这个结果还满意吧?”连洛有点幸灾乐祸的声音传来,话里有话的问着。  “什么结果?”宋莲正在想着陈景恒的事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你的老板没有找你谈话吗?”连洛听到她的口吻,倒是稍愣了一下。  他以为过了这么长时间,陈晋明该取消的任务也已经取消了,所以宋莲应该知道了所有的事情才对。  “是你做的。”宋莲听到他提陈晋明,瞬间是豁然开朗,所有的疑惑全部解开。  “嗯哼。”连洛对她的吃惊非常的满意,没有做作,更没有夸张的成份,自然的流露,他喜欢她这样的感觉。  轻松,活泼,浑然天成的豁达。  “你是怎么做到的,太厉害了。”相比起刚才与陈晋明的无话可说,宋莲此时却是肚子里的话多的如滔滔江水,直往外冒。  “天机不可泄露。”连洛得意的挑了挑两道好看的剑眉,卖起了关子。  “哦,那算了。”宋莲听出了他的故弄玄虚,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语气直接淡了下来,收起了无法相信的状态。  “嗯,是Z,是他查到的。”听到她兴致缺缺的样子,连洛立刻收敛了忘形的样子,主动的招认着。  又是Z,这个人真的是越来越神秘,越来越让人琢磨不透了。  不是说以前是随着师傅在深山老林里隐居的吗,为什么会这么神通广大,好像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难得倒他的事情一般。  “哦。”心里好奇,可是语调已经恢复了正常,波澜不惊的应答了一声。  这个女人又恢复了冷漠与镇定,这样就不好玩了嘛。  连洛一双桃花桃微眯着,慵懒的说道:“我告诉你,你是我的女人,只能为我负伤,所以没有我在的时候,离危险远点儿。”  “知道了。”宋莲答应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精致的小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花儿。  这个男人真是霸道的有些可爱。  难道有人比自己还了解景恒这个孩子,他整个计划掩饰得那么好,怎么还是被警察抓到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她心里满是悔意。  早知如此,当时就不经过阿河传话,直接应该把他叫到病房里来才对。  “景恒少爷,不可能啊,我明明两天前刚给他打过电话,他还说将南非的事情安排一下就过来,怎么现在进了大牢了。”阿河一双眼眸也是盯着电视,不可置信的揉了揉双眼。  “你确定打电话时是他亲自接的?”陈夫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有些加速的心跳渐渐平缓了下去,斜眼倪了他一眼。  “是的,绝对是他,景恒少爷的声音略显低沉,我是不会听错的。”阿河恭敬的站在一旁,回答着,脸上却现出了狐疑。  “怎么了?”陈夫人自然没有放过他的这个微小的异样,冷声问道。  “当时没留意,现在仔细想想,给景恒少爷打电话时,好像是听到了隐约有法文的歌曲,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阿河似在回答,又似在自己嘀咕。  确实,陈晋明在这次的行动中,没有告诉阿河一个字,所以他一直在想着前者也许已经派人去了南非,可没想到陈景恒会在巴黎被抓。  “你去打听一下吧,看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陈夫人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电视,淡淡的吩咐着。  她是想退去后患,可并不是意味着要送另一个孙子也进大牢。  私了的方法有很多,她本来是想给陈景恒一笔钱,让他的生活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过得比其他姐妹更富足,让他交出陈家分公司。  毕竟枪袭不是小事情,她早年在印尼群岛买过两个岛屿,这次本来还想将他安排到那里,一是为了躲避风声,二是为了让他放弃对自己一乃同胞的迫害。  可是现在,一切的如果都晚了,当务之急是要把他救出来才行。  “好的老夫人,我这就去办。”阿河领命快速的退出了病房,不做丝毫停留,直向着陈晋明的所在地而去。  “河叔,你怎么来了?”陈晋明正在办公室里看着文件,看到阿河走进来,忙不解的问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