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总裁豪门 > 狼性大少,别过来

正文 第一百八十二章 昭然若揭

书名:狼性大少,别过来 作者:五月·初夏 本章字数:3464

更新时间:2019年03月20日 16:35


  阿河偷偷瞄了陈夫人一眼,她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似真睡着了般。  其实宋莲不知道,她的这句话无意间正投中了陈夫人的心思。  陈夫人一向认为,做为一个手下,时刻要记得自己是为谁服务的,替谁尽忠才是最重要的,就算是生死一线,时刻将自己的上司,自己的主子摆在头等位置,那才是真的。  阿河定定的看了一眼宋莲的背影,心里不禁对这个看似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女人重新做了估量。  也是,宋莲还没到陈宅时,他已经对她是很了解了,因为蓝色之泪的事情,他和陈夫人查过她的详细资料。  而资料中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宋莲,性格内外兼具,外形甜美,内心冷漠,心理素质极强。  既然她是陈晋明的人,便也算是自己的同伙,他当然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搞内讧。  毕竟主子们都喜欢自己的手下和和睦睦的相处。  “宋莲小姐,听说你之前曾经盗取过一串项链,价值连城的?”阿河没有继续对陈家人的恭维,而是将声音压得极低,很神秘的看向宋莲的背影。  他不说还好,话一出口,宋莲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一下。  这一对老奸巨滑的狐狸,一个装睡,一个在这里探口风,看来他们急切想得到蓝色之泪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宋莲缓慢的转过头看向他,表情神秘的暼了一眼陈夫人,然后同样是低声的回应着;“阿河先生,这些好像不是我们应该讨论的事情。”  她的话很淡,可态度却很强硬,甚至是有些责怪的意思。  在德从,员工所执行的任务高度机密的东西,除了老板任何人无权过问,所以他们一向彼此间是三缄其口,以免招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她和西亚之间是例外,她们无话不说,但也不会对别人说。  “是是,宋莲小姐说得极是,我这不了是无聊,好奇心作祟嘛。”阿河听到她的回答,脸一阵红一阵白,有些挂不住面子,忙打起了哈哈。  “我理解的,我不会告诉别人。”宋莲故意做出了一个调皮的笑脸,挤了挤眼睛说着。  对于她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词,阿河只能心里冷笑。  真是一个鬼灵精的女人,果然不会轻易上当,还假意装好心。  他们两人的谈话,车里除了司机之外,陈夫人当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今天他的问话也是陈夫人授意的,就是想打探一下有关蓝色之泪的下落,因为她的人派去洛城已经有些日子了,经费花了不少,可是消息却是打探得少之又少,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派出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不知者没有发言权。这点陈夫人倒是错怪那些潜伏在洛城的老外了。  他们确实是在很努力的打探着蓝色之泪的下落,可是却被各种各样的说法混淆着。  刚一开始他们接到的命令是,项链在陈晋明身上,后来又到了宋莲身上,再后来又转移到了连洛的身上。  再然后,就是各种的传言,说是连洛把蓝色之泪给卖了,到了一个商人的手里。这个消息传到陈夫人的耳朵里,后者还很不屑的对那个连家四少一顿讥讽,说他成不了大器,连祖传的宝贝都能拱手相让。  但是商人又将宝贝卖给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然后那个小姐却和一个穷小子私奔了,最后,蓝色之泪的消息也到此戛然而止,再没有了下文。  陈夫人是越想越不对劲。  感觉这些传闻太过于戏剧性,简直是让人难以相信,所以绕了一大圈,她命人将注意力再次转移到连洛的身上。  蓝色之泪对外人来说也许是有价的,可是作为连家人,他没有可能不知道它的价值,更不可能随意就将它卖出去。  现在看到宋莲的口风那么紧,估计阿河也打探不出什么,陈夫人佯装轻咳一声,缓缓的坐直了身子。  “老夫人,醒了,先喝杯水吧。”阿河立刻将提前准备好的宋打水倒进茶杯递了过去,脸上是谦卑的微笑。  “人老了,一坐一就会犯困。”陈夫人点了点头,接过水轻抿了一口,然后将目光看向前方:“宋莲小姐,你要不要喝点水?”  “谢谢老夫人关心,刚才阿河先生已经给过了。”宋莲转头笑得很无害,扬了扬手中的水瓶。  “哦,阿河就是心细,跟了我这么多年,就像是自己家人一样了。”陈夫人了然的轻声说着,看了看自己的得力私助,又看向宋莲:“宋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有个哥哥,已经死了。”宋莲听到她的问话是心里一震,但还是实话实说。  宋燮没有告诉过她,当年陈夫人是如何用她做威胁,逼迫他和自己合作的,可是她却知道,当年是谁害得他

差点丢了性命。  此时,听到这样的问话,她的心里是五味俱全,她的直觉告诉自己,陈夫人在很早前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这种感觉很奇怪。  私助刚刚的试探过自己,又亲自上阵套话,还真是有点意思。  “哦?怎么会这样?”陈夫人一张白皙的脸听到这话立刻显出错愕的神情,有些不忍的继续着。  “具体我也不清楚,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他的尸首。”宋莲有些悲伤的脸上划下两滴泪水,顿时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真是可惜,你父母呢?”陈夫人婉惜的一叹,目光中尽是同情的看向她。  “也没了,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车祸了。”宋莲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在殡仪馆看到紧闭着双眼的父母的样子,那样的安祥,任她喊破了喉咙也不会再理她。  “原来是个可怜的孩子。”陈夫人心疼的砸了砸嘴,却让人感觉不到半分的温度。  她太冷了,她的心已经变成了石头,所以戏做得再真,也不会让别人有真实感。  “没什么,生活还是在继续,这些不如人意的事情不是只有我一个人遇到的。”宋莲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眶,再次绽放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宋莲小姐,你很坚强。”陈夫人定定的看着她,眼眸深邃如冰潭,根本看不懂里面的内容。  不过宋莲也懒得去探究,像她这样的人极少再将真面目示人了。她吃的盐比自己走的路都多,为什么要费脑子去揣摩她的心思呢?  只要自己能够借着这次机会,多靠近好些,多得到些有利于推倒她的消息,就足够了。  “人来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受苦的,一样的不容易,乐观的活下去,让逝去的人安息,这样就可以了。”宋莲做出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轻柔的说着。  “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想通了这些,不简单。”陈夫人听到她的话也不禁莞尔起来。  “陈夫人你过奖了,像我这样的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否则就真的没有意义了。”  宋莲翘起了嘴角,却满是酸涩,让人看着凄凉无比。  “晋明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他是不会亏待你的。”陈夫人点了点头,突然转移了话题,将陈晋明搬了出来。  “是的,晋明少爷人很好,他是我最敬重的大哥。”宋莲感觉她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但还是接了话。  她不能沉默,否则会显得过于没有礼貌,这个本就很讲究礼仪的老太太一定会挑刺儿,这是她绝对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的事情。  要做就做到完美,不能给别人留下话柄。  这是宋莲自我的督促格言,尤其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  自己想得不够全面,做得不够细致,给了对方挑刺儿的理由,那么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自己。  当然,如果在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对方还是鸡蛋里挑骨头,那也就无话可说了,毕竟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  “他对你的呵护可不止是一个普通的大哥。”陈夫人别有深意的注视着她,幽幽的说着:“你知道吗,他很少在我面前夸一个人,而且基本没有过在我面前袒护过别人。”  宋莲听到这里便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一定是以为陈晋明对自己有男女间的情义了,真是有意思。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妇人竟然不了解自己最看重的孙子,这样的祖孙是亲的吗?  “陈夫人,我是不会做出对不起晋明少爷的事的,你放心。”宋莲故意装出认真的样子,眨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露出无害的神情。  她现在已经是个资深的演员了,随时随地的表演信手拈来,根本不需要排练与提前斟酌。  此时,面对陈夫人直白的话语,她选择了装糊涂。  毕竟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多放点到即止,如果无休止的纠缠,那只会将气氛弄得很尴尬,接下来的日子也不好再面对面的相处了。  “嗯,这样我就放心了。”  果然,陈夫人也是见好就收,只是眼底有着某种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  宋莲当然不会真的以为,她是好心在替自己的孙子选孙媳妇,而她究竟是何用意,自己只能见招拆招,随机应变。  自己不是好肚子里的蛔虫,自然猜不到她内心的想法。  而坐在一边的阿河却是面带淡笑听着她们两个的谈话。  他在观察,他没有放过宋莲任何一个细小的神情变化,可是他捕捉到的线索却太少。  当所有人都开始沉默的时候,他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陈夫人,陈夫人当然也在看他。  两个人眼神的交流,都明白,彼此都没有从坐在前排的这个女人嘴里得到太多的线索,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还不知道宋燮是谁害死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